公共政策專家黃嚴忠:放開前需要做好充足的疫苗、藥品和醫療資源準備

2022年12月07日07:50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12月6日,北京,進入商超、商務樓宇及各類公共場所,可不查驗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掃碼進入即可。進入社區(村),不查驗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常住居民可不掃碼。

  近日,中國一些城市陸續放開了經濟活動,對於公共交通、公共場所的核酸也不再做硬性要求,很多人認為,這是為“放開”做準備。12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主任瑞安表示,樂見中國調整防疫策略。

  但與此同時,奧密克戎毒株仍在全球範圍廣泛傳播。根據奧密克戎變異株致病力減弱的特點,中國放寬了有關防疫政策,但這並不意味著無所作為。結合國際上一些國家防控奧密克戎的經驗教訓,中國需要不斷優化完善防控措施,開展科學精準的防控。

  何為科學精準的防控?個人又將如何做好各項準備和應對?針對這些問題,《中國慈善家》專訪了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西東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暨全球衛生問題研究中心主任黃嚴忠,希望能從國際經驗中找到一些借鑒。

  《中國慈善家》:最近,中國一些城市陸續放鬆了管控政策,從國外的經驗來看,目前中國是否已經進入到放開前的過渡階段?普通民眾應該如何防護?

  黃嚴忠:中國目前的放鬆,實際上和很多國家放開前的過渡階段還不一樣。比如在澳州、新加坡這些國家,他們在放開前,都沒有經曆過像中國這樣嚴格、徹底、長時間的清零。

  在放開前階段,這些國家會向民眾公佈路線圖,比方說澳州的開放主要依據疫苗接種水準,新加坡在疫情18個月疫苗接種達到一定比例後就開始準備開放時間表。對於當前病毒的嚴重程度,會有哪些針對性的政策,這些都會事先告知,民眾比較清楚,也有心理準備。

  目前中國老年人口的疫苗接種率還不高,儘管60歲以上老年人新冠疫苗全程(兩針)接種人數已經達到老年人口的86.42%,但由於中國人口基數大,老齡人口絕對數值較高,還有相當一部分老人沒有接種加強針,在還沒有統一的放開路線圖情況下,各地就自行決定放鬆,會造成一些缺乏協調甚至混亂的狀況。

  另外,現在雖然各地有不同程度的放鬆,取消了一些措施,但配套措施並沒跟上,比如大規模核酸檢測取消了,但是一些地方進入某些公共場所還要求掃健康碼,這實際上不僅變相保留了核酸檢測,而且給人民帶來很大不便。

  12月5日,湖北武漢,市民乘坐公交出行。自當日起,武漢公交、地鐵不再查驗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乘客憑健康碼綠碼乘車。

  《中國慈善家》: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在放開前,還需要做哪些準備?

  黃嚴忠:其他國家的經驗,對於中國來說只能作為一個借鑒,不能完全照搬,畢竟中國的情況比較特殊。在當前的情況下,首先要明確防疫的策略是什麼,清零之後,下一步要做什麼?

  首先,從清零、嚴防死守的政策,轉為止損,側重保護重點人群、風險人群的策略要明確下來。在明確新的策略的前提之下,再決定地方具體要做哪些事情,否則各地就會比較茫然。

  如果將保護老人和風險人群作為重點,一些當前措施就需要作出調整。比如大規模核酸還有這個碼那個碼就沒有必要了,但社交距離還得遵守,還要鼓勵公共場合戴口罩。前陣子我去印尼,室內室外還是要求戴口罩的,基本上大家都遵守這個規定,外國人去了也要入鄉隨俗。韓國也是前一陣子才提出室外不需要戴口罩,室內還需要戴口罩,這需要一個過程。

  從保護老年人和風險人群角度,在大規模放開之前,一些準備措施得做足了。比如老年人的疫苗得接種充足,80歲以上老年人加強針接種率要達到90%。此外,還要給他們準備充足有效的抗病毒藥物。目前美國的投保人群,只要是有醫生的處方,基本上可以得到免費藥物。醫院的分流分診措施也要做好,如果這個時候醫院還在承擔無症狀患者的醫學觀察,反而會造成很大的困擾。關鍵還需要做好民眾的科普和教育,輕症不需要去醫院。此外,我們還要採取措施,確保醫院只接受重症病人。當這些措施都做好了,各地就可以有一個放開的有利條件了。

  總之,疫苗、藥物、醫院都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中國慈善家》:什麼是無症狀,什麼是輕症,什麼是重症,有沒有具體的標準?

  黃嚴忠:對於輕症、重症的標準劃分,中國跟歐美不一樣。為什麼中國能查出那麼多的無症狀,可能更多是與大規模的核酸檢測有關。

  但在美國,由於不做大規模核酸檢測,人們沒有症狀也不會主動要求去做核酸檢測,官方統計的無症狀病例就很少,在被檢測人群中只有0.25%,在確診人群中也不過40%。如果出現了症狀,比如明顯的類似感冒的症狀,一般就是做一個抗原檢測,很快就會知道是不是已經感染上了。只要不是出現呼吸困難等重症症狀,一般就呆在家裡自我隔離,等待恢復。

  《中國慈善家》:在放開之後,核酸和抗原各自應發揮怎樣的作用?比如在中國香港,抗原似乎在社會面篩查上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黃嚴忠:抗原能夠快速篩查,準確率也不算低,特別是在第一週症狀發生的時候,一般來說能達到82%左右,目前是檢測新冠病毒的主要手段。

  香港的情況,主要是政府在推廣抗原的使用。政府對此有要求,比如有訪客,或者居家隔離,都需要將抗原結果拍照上傳,這樣就不用做核酸。但實際上,我個人對此不是特別認同,在很多國家並沒有這樣的一套系統,基本上也都挺過來了。

  在美國,抗原檢測是可以自主決定的事情,即使出現感冒症狀,也不一定去檢測,不一定非要弄清楚到底得的是感冒還是新冠。很多國家基本上不採用介入模式來檢測,因為奧密克戎加上疫苗使得新冠的毒性已經快降到流感之下了。

  《中國慈善家》:一旦放開,我們要對什麼樣的情況有所準備?

  黃嚴忠:在一段時間內,病例肯定會上升,因為像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而且大部分人實際上還是沒有接觸過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大部分已經過了一年,所以在一段時間內,感染率急劇上升應該是大概率事件。

  至於可能導致的後果,我認為首先取決於現在的準備措施。會不會造成醫療擠兌,會不會造成較高的死亡率,目前還比較難預測。如果是看廣州的數據,感染人數那麼多,但重症率並不高,如果是這樣的話,醫療資源擠兌可能也不會那麼嚴重。所以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中國慈善家》:目前很多信息表明,即使感染過新冠,也會再次感染。那麼,怎樣才能形成自然免疫?

  黃嚴忠:的確,感染了新冠病毒還是會出現第二次感染。所以,我說的自然免疫,是從目前來看,個體感染之後,一般三個月內不會再次出現感染。如果再加上疫苗的作用,比如現在的二價疫苗比較有效,這樣會形成一個較強的混合免疫保護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