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即將迎來曆史性一刻

2022年12月05日09:25

2月4日,沙特代表團亮相北京2022年冬奧會開幕式。這是沙特和海灣阿拉伯國家曆史上首次參加冬奧會。
2月4日,沙特代表團亮相北京2022年冬奧會開幕式。這是沙特和海灣阿拉伯國家曆史上首次參加冬奧會。

  在中國外交部本月初發佈的《新時代的中阿合作報告》中,明確提到計劃於近期在沙特阿拉伯王國舉辦的首屆中國與阿拉伯國家峰會將為中阿戰略夥伴關係開闢更為廣闊的前景。

  沙特是一個能源大國,原油和天然氣探明儲量分居世界第二位和第八位。近年來,為擺脫對石油經濟的依賴,沙特正通過一系列有條不紊的“沙特式改革開放”,推進國家的長遠發展。

  變革中的沙特,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未來投資”和“看向東方”,在沙特成為大勢所趨。

  記者:黃培昭 夏雪 雨晴 王臻

  從依賴能源到經濟多元

  沙特面積225萬平方公里,人口3617萬,其中沙特公民約占62%。伊斯蘭教為沙特國教,遜尼派占85%,什葉派占15%。沒有到過沙特的人,總會覺得這個從綠洲部落壯大到石油帝國的海灣國家十分神秘,認為人均國內生產總值2.35萬美元的沙特人生活無憂無慮。

  確實,在阿拉伯語里,“沙特”一詞有“幸福的”之意。

  《環球時報》記者最近幾年每次到沙特採訪,都會發現那裡的變化。沙特首都利雅得如今是一個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的現代化城市,有了精彩的流行歌星表演和激烈的拳擊比賽,女性也可以駕駛車輛,電影院開放……在很多省份,都能看到逐漸增多的外國遊客,而宗教警察看上去也比過去少了。

  記者前兩天一到沙特,就注意到阿拉比亞電視台發佈消息說,沙特已正式遞交申辦2026年亞足聯女子亞洲盃的文件。

  國際輿論普遍認為,沙特的變化離不開2016年推出的“2030願景”和“2020國家經濟轉型規劃”。“阿拉伯經濟”網站評價說,這是擁有豐富油氣資源、以石油出口作為國家主要收入來源的沙特為保持經濟可持續發展和社會穩定,及時作出的經濟改革措施。

  《日本經濟新聞》近日一篇研究中東產油國主權財富基金動態的文章稱,沙特加速經濟改革以擺脫對石油的依賴,培養新興產業自然需要資金投入。正因如此,海灣國家石油資本在開始轉向亞洲的同時,也轉向中東本地。在利雅得前不久舉辦的第六屆“未來投資倡議”論壇上,要求增加對沙特投資的信息明顯增多。“未來投資倡議”論壇是中東地區規模最大的國際投資和創新論壇,自2017年舉辦以來,每年都會吸引眾多政商界人士參加,被稱為“沙漠達沃斯”。

  埃及阿拉伯研究院院長卡邁勒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沙特未來會有更大的變化,因為這是一個“塊頭大”、經濟實力雄厚的國家,而且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地位舉足輕重。

  《沙特阿拉伯發展史:權力、政治與穩定》一書的作者、英國中東問題研究專家蒂姆·尼布洛克認為,自2017年以來,沙特的政治體系和權力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沙特正經曆變革階段,在這個階段,人們正在嚐試解決發展問題的新方法。當然,這些新方法也面臨著風險和挑戰,特別是“曆史的影響一直存在”。他舉例說,沙特政府和大部分沙特人想盡力減少本國經濟對移民勞動力的依賴,但沙特的經濟結構使這一想法並不現實。

  清華大學國際與地區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沙特費薩爾國王研究中心高級客座研究員王霆懿這些年一直關注沙特的發展變化,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自“2030願景”實施以來,“沙特式改革開放”有條不紊,正讓這個中東國家從傳統的能源依附型國家轉向經濟多元的現代國家。

  首先,沙特女性的社會參與度顯著提升。在利雅得機場入境處,有一多半是女性工作者。在沙特公共投資基金總部,也有很多女性員工。這在以前是難以想像的。

  其次,沙特年輕人的態度明顯轉變。過去,沙特年輕人不願意從事體力勞動,如出租車司機等基本都由印巴勞工擔任。現在,沙特優步司機全部都是當地年輕人,有些人還同時做其他兼職。在沙特東部城市達曼,甚至還有沙特年輕人在街頭擺小攤。據他介紹,以前沙特的旅遊簽證極難獲得,但現在只要符合要求幾分鍾就出簽。

  “這些轉變是沙特的大勢所趨,其中王儲是重要的推動者和決策者。”王霆懿介紹說,沙特人口結構非常年輕且持續增長,40歲以下的人已約占70%。原有依賴石油收入的社會福利模式和相對保守的文化氛圍,難以滿足年輕人口日益增長的就業和生活需求。因此,沙特王儲順勢而為,大力推行社會經濟改革,贏得了廣大年輕人的支持。在此過程中,王儲有一支由中青年王室成員和技術官員組成的施政團隊,一方面為其出謀劃策,一方面貫徹執行其方針政策。

  “將所有雞蛋放在美國的籃子裡是危險的”

  今年俄烏衝突升級後,沙特成為歐美國家格外“關照”的對象。德國總理朔爾茨9月訪問沙特、阿聯酋和卡塔爾時,德國輿論認為,此次“破冰之旅”除了為購進液化天然氣緩解今冬能源困境外,擴大雙方能源戰略合作也是重點內容。德國智庫“阿特拉斯夥伴”分析稱,一方面,歐洲國家與沙特開展密切合作的意願強烈,另一方面,沙特正在為進入“後石油時代”做準備,因此,在可再生能源和氫能領域雙方的合作潛能也很大。沙特領導層知道,西方夥伴對其經濟轉型和社會開放程度非常關注。

  2016年,當國際油價處於底點時,沙特等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成員國與俄羅斯等非歐佩克產油國聯手創建“歐佩克+”,這些國家原油產量約占全球的40%。今年10月,“歐佩克+”舉行會議後宣佈從11月起大幅減產。12月4日,“歐佩克+”再次舉行部長級會議,歐美擔心石油產量可能還會進一步減少。

  摩洛哥前財政和經濟大臣瓦拉盧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擁油自重、依油自強”是沙特固有的做法,作為“歐佩克”國家中的大國,沙特在組織中有很大的話語權。瓦拉盧認為,圍繞油價的較量,是沙特維繫其外交地位和影響力的重要籌碼,可以說,對石油價格的控製權越大,其國際影響力越強。通過減產及團結“歐佩克+”國家一起行動,沙特“成果顯著”。

  美國《外交事務》網站的文章稱,石油是沙特用來影響國際事務和引起全球關注的關鍵“武器”,如果對石油產量和價格的控製權減弱,對沙特而言就意味著自身國際影響力在減弱。德國《世界報》稱,發生在美國和沙特間的這一幕清楚地標誌著西方與海灣國家之間關係的反轉——曾經的阿拉伯盟友不再是“聽令者”,不再滿足拜登政府提出的降低油價以掏空俄羅斯並為西方經濟減負的要求。

  俄羅斯政治分析家哈薩諾夫表示,看到西方國家集體凍結一些國家的資產時,沙特意識到“將所有雞蛋放在美國的籃子裡是危險的”,因此不再信任美國。美國總統拜登曾多次試圖說服沙特增加石油產量,但遭到拒絕,因為這不符合沙特的經濟利益。在地緣政治方面,沙特一直聲稱自己是地區的領導者之一,並依靠美國作為安全保證,但美國在“阿拉伯之春”中的所作所為,已讓其失信於沙方。因此,沙特從2011年後開始尋找其他合作夥伴。

  目前,沙特和阿聯酋等國都認為,美國無權在所有問題上對海灣國家發號施令。沙特領導人知道,美國正在失去其作為世界指揮中心的角色,他們能夠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解決地區問題,在“歐佩克+”框架內奉行獨立政策,只有擺脫美國的許多束縛,才能在新的世界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美國為何似乎不能疏遠沙特?”美國VOX新聞網11月17日刊文稱,“畢竟,美國依賴沙特的多種地位:主要產油國、擁有重要航道的經濟大國、牽製伊朗和打擊恐怖組織的親密夥伴,同時也是美國重要的貿易夥伴和武器的頭號購買國。那些能感受到美國與沙特共同利益的政府核心人士對此都心知肚明。”

  文章認為,拜登政府為了與中俄等國競爭,仍將沙特視為一個合作夥伴。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中東中心訪問研究員伯頓認為,拜登今年夏天的中東之行試圖加強對沙特的安全承諾,包括推進武器銷售和提出將美國的反導彈防禦系統留在沙特等,這些都是為了繼續推動其全球戰略。

  “不希望像冷戰期間那樣被迫選邊站”

  沙美關係近來矛盾不斷,曾有美國學者說雙方就像開始了“一場漫長的離婚”。但在王霆懿看來,建立在“石油換安全”基礎之上的美沙同盟已經近80年之久,美國在安全、金融等諸多領域仍對沙特有較大影響。沙特在美國持有大量資產,一些美國精英還在沙特多個重要機構擔任顧問,雙方人員往來密切。相比之下,中國在與沙特等海灣阿拉伯國家貿易增長迅速、政治互信逐步加深的同時,人文社會交流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比如現在能深入瞭解且長期訪問過對方國家的學者還比較少。

  談到即將在沙特召開的首屆中阿峰會,王霆懿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是中阿關係提質增速的大事件,在中阿關係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同時,作為不同文明體系的代表國家,中沙關係走近對於國際社會多極化和海灣局勢穩定具有積極意義。他還表示,在與美國關係若即若離的大背景下,沙特等海灣國家在烏克蘭危機、歐洲能源危機中的表現,以及其在地區事務中扮演的角色和自身的轉型都格外引人關注。

  “德國經濟新聞”網刊文稱,當前沙特與美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正推動沙特加強與中國的合作。文章稱,儘管沙特多年來一直是美國的盟友,但早在本世紀初,美國就開始通過增加對天然氣和頁岩氣投資來削弱沙特在全球石油市場的影響力,經濟上的疏遠也使得沙美關係逐漸冷淡。中國長期以來一直是沙特最大的貿易夥伴,並不斷增加對沙特的投資。沙特“2030年願景”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契合,中國已參與了沙特的一些重大項目,如從麥加至麥地那的高鐵以及拉斯海爾工業城的薩勒曼國王國際綜合港務設施項目。

  一些西方國家觀察人士簡單地認為,“利雅得是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尋求平衡”。但在柏林經濟研究所中國研究安全專家海倫娜·萊加達看來:“部分中東國家認為自己過於依賴西方,而中國正在為它們提供多元化和對衝的機會。” 俄東方學家葉蓮娜·蘇波尼娜也強調說,中沙兩國的貿易額在過去30年增長了近200倍,雙方合作不僅涉及石油和天然氣行業,還涉及軍事技術。

  俄羅斯《獨立報》近日報導稱,沙特邀請中國領導人訪問以及舉辦中阿峰會將會對地區局勢產生影響。這些重大事件的背景是美國正對其長期的安全夥伴沙特堅持石油減產感到不滿。事實上,美沙之間的緊張關係因人權、伊朗核計劃等問題而加劇。文章還說,中國支持沙特加入金磚國家,沙特也考慮在與中國進行石油貿易時用人民幣結算。有美國前駐沙特外交官稱,美國在某種程度上已從中東的關鍵角色變成局外人。

  《華爾街日報》的文章認為:“利雅得擴大了與華盛頓競爭對手的關係,而此舉有助於中國加強在曾受美國主宰的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文章還說,沙特官員駁斥美國有關該國與俄羅斯結盟的說法,稱沙特不希望像在冷戰期間那樣被迫在世界大國之間選邊站,而當時沙特完全站在美國陣營內。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公司全球大宗商品戰略及中東和北非研究主管克羅夫特認為,沙特正在調整自己的外交方向,更傾向於建立一系列多層面關係,特別是在東方探尋自己的未來之路。▲

  來源:環球時報|黃培昭 夏雪 雨晴 王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