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觀察|歐盟對俄能源製裁艱難出爐,60美元石油價格上限“聊勝於無”?

2022年12月03日16:11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吳斌 上海報導

  在各國爭吵了數月後,歐盟對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終於出爐。

  12月2日,歐盟各國政府同意對俄羅斯海運石油設定每桶60美元的價格上限,並建立調整機制,將上限保持在較市場價低5%的水平。對比來看,上週G7最初提議的價格上限是每桶65-70美元,沒有調整機制。

  歐盟文件還顯示,價格上限將在明年1月中旬進行審查,此後每兩個月審查一次,評估該計劃的運作情況,並應對石油市場因此可能出現的“動盪”。

  如果接下來歐盟和G7能夠達成一致,對俄羅斯海運原油的價格上限將於12月5日啟動,取代歐盟對俄羅斯海運原油的直接禁令,保障全球石油供應。

  整體而言,60美元/桶的價格上限對俄羅斯影響並不大,基本上和俄羅斯石油的折扣價相差無幾,60美元石油價格上限基本上算是“聊勝於無”。

  從國際油價波瀾不驚的走勢也能看出價格上限的雞肋之處。12月1日,紐約商品交易所2023年1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上漲0.83%,收於每桶81.22美元;2023年2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0.10%,收於每桶86.88美元。12月2日國際油價跌幅也不大。

  石油價格上限影響有限

  在執行價格上限後,歐盟和G7將禁止航運、保險和再保險公司在全球範圍內處理俄羅斯原油貨物,除非銷售價格不高於規定的價格。由於世界上主要的航運和保險公司都在G7國家,價格上限將使俄羅斯很難以更高的價格出售石油。

  價格上限的目的主要有兩個,首先是通過限價壓縮俄羅斯的石油營收,另外也要保證俄羅斯繼續向世界供應原油,但把握好平衡並不容易。低油價上限存在攪動市場、引發俄羅斯報復、推高價格和運費的風險,而高油價上限則可能收效甚微。

  因此不少歐盟國家的官員也對價格上限的意義提出了質疑,在平衡歐洲各國和G7國家利益訴求的過程中,價格上限無法定得太低,從某種意義上說,這項製裁已經成為儀式性的舉措。

  根據俄羅斯的數據,60美元/桶的提議僅略低於目前烏拉爾原油的價格,烏拉爾原油交易價格基本一直低於布倫特原油價格逾20美元/桶,這也意味著目前的價格上限對俄羅斯影響並不大。知名市場定價公司Argus Media的數據顯示,本週在普里莫爾斯克港,烏拉爾原油價格甚至一度跌至每桶45.31美元。

  在中信期貨首席能源分析師桂晨曦看來,2月底俄羅斯宣佈特別軍事行動後,引發美歐大規模製裁。國際能源署和美國能源信息署曾預計製裁將導致下半年俄羅斯產量減少150萬-300萬桶/日。但從實際情況來看,截至10月底俄羅斯原油產量僅下降約20萬桶/日,出口更是增至三年高位,對歐洲出口減量幾乎全部轉移至亞洲。

  從俄烏衝突升級後,原先運往歐洲的俄羅斯石油和石油產品便開始逐漸轉向亞洲,印度便是其中的典型。根據Refinitiv的數據,全球最大煉油廠的運營商印度信實工業正在搶購俄羅斯精煉燃料油,並且罕見採購俄石腦油。

  今年9月至10月,印度進口了約41萬噸俄羅斯石腦油,其中信實從俄羅斯魯戈港、圖阿普謝港和新羅西斯克港接收了約15萬噸石腦油。對比來看,信實在整個2020年和2021年都未曾購買俄羅斯石腦油。在截至2019年的四年里,信實每年進口的俄羅斯石腦油量也極其少。

  在地緣政治的影響下,“捨近求遠”的行為自然也會導致運費飆漲。越來越多的油輪所有者規避相關貿易,俄羅斯原油的運輸成本正在大幅飆升,來自希臘等歐洲國家的一些全球頂級油輪所有者將停止為俄羅斯生產的原油提供航運和其他服務。

  船舶經紀商數據顯示,在12月5日歐盟最新俄油製裁生效後,從波羅的海至印度的運費將達到約1500萬美元,即每桶20美元,而之前大約為900萬美元。但有一點目前尚不清楚,如果烏拉爾原油價格低於價格上限,波羅的海至印度的運費是否仍會維持在1500萬美元的高位。

  桂晨曦認為,2023年需重點關注歐盟對俄羅斯石油製裁是否按原計劃持續實施,以及對俄羅斯供應的實際影響。俄羅斯是否能如今年繼續維持產量,亦或者選擇主動減產挺價,將導致供需平衡和油價預期做出較大調整。

  供應端前景難料

  相比逐漸放緩的需求,油市供應端的不確定性更大。

  本週早些時候,市場幾乎一度確信歐佩克+將在12月4日的會議上宣佈進一步減產,但隨後形勢又發生了變化,歐佩克+會議由線下轉為線上舉辦,市場上又傳出歐佩克+可能維持產量不變,原油需求前景好轉、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Joe Perry對記者表示,價格上限對俄羅斯石油供應的影響尚未完全明朗,疫情下的需求前景也存在變數,歐佩克+12月4日是否會進一步減產仍不確定,估計會“見機行事”。如果歐佩克+保持產量政策不變,但中國需求增加,原油價格仍將會上漲。

  桂晨曦認為,在需求增速逐漸放緩情形下,如果歐佩克繼續通過產量調節來對衝需求變量,從而實現供需動態平衡,可能使油價維持高位震盪。

  需要注意的是,歐佩克+上月已經大幅減產。10月5日,沙特主導的歐佩克與俄羅斯等非歐佩克產油國宣佈,從11月開始實施200萬桶/日的石油減產。在達成新協議後,歐佩克上月減產幅度達到2020年以來最大。一項調查顯示,11月歐佩克原油供應減少105萬桶/日,日均產量為2879萬桶。沙特日產量下降47萬桶至1044萬桶/日,科威特和阿聯酋也大幅減產。

  另一方面,俄羅斯的產量卻意外沒有受到太大沖擊,包括原油和凝析油在內,俄羅斯11月石油產量升至八個月高點,達到1090萬桶/日。

  目前油市供給端仍存在一些問題,美國和歐洲的取暖用油更是尤其緊張。隨著冬季臨近,油價不確定性加劇,拜登政府正在考慮動用更多的取暖油和原油儲備。白宮正在考慮是否呼籲國會提高取暖油儲備上限,可能會提高一倍,建立額外的儲備,以便政府在供應收緊或油價再次上漲時釋放這些儲備。

  美國能源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雖然近期情況有所改善,但行業擁有的燃料庫存仍低於平均水平,政府繼續與業內接觸,要求他們增加燃料庫存,政府繼續與立法者和行業合作,找出能夠幫助美國消費者的所有選項。”

  與此呼應的是,美國能源信息署本週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上週原油庫存大降1258萬桶,創2019年6月以來最大單周降幅,煉廠加工量增長是一大關鍵原因。

  展望未來,桂晨曦預測,2023年相對確定的是經濟增速放緩,或導致油品需求壓力仍大,而地緣政治對原油供應的影響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具體而言,如果出現地緣衝突擴大、俄羅斯主動減產、歐佩克超量減產等情形,可能導致油價額外上行。如果出現歐盟取消製裁、伊核協議達成、歐佩克大幅增產等情形,可能導致油價額外下跌。

  (作者:吳斌 編輯:李瑩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