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亞·希勒乳腺癌已康複 曾在抗癌中保持信心

2022年11月28日11:11
克利亞·希勒搖鈴紀念抗癌成功
克利亞·希勒搖鈴紀念抗癌成功

  新浪娛樂訊 據媒體報導,真人秀節目《房屋整理專家》的主演克利亞·希勒(Clea Shearer)發佈了一系列與丈夫約翰·希勒(John Shearer)在癌症中心拍的照片和視頻,並宣佈她正式擺脫了癌症。

  今年4月,克利亞向媒體透露,她被診斷出患有浸潤性乳腺癌。回顧癌症的發現過程:這位40歲的真人秀主演當時正在紐約和她的搭檔、最好的朋友兼商業夥伴喬安娜·特普林(Joanna Teplin)為節目中拍攝一個片段,她在自檢時發現右乳房有兩個小腫塊。幾週後,她得知自己患上了浸潤性乳腺癌。希勒告訴媒體:“我感覺到了什麼東西,好像是一個腫塊。但我不知道腫塊是什麼觸感,所以我只是在酒店房間里搜索‘患有乳房腫瘤是什麼感覺?’”

  發現腫塊後,她立即打電話給婦科醫生,但被告知最快要到5月份才能預約進一步的檢查。迷茫和焦慮的克利亞又立刻去找了她的初級保健醫生,幸運的是,這位醫生在幾天內給她安排一次檢查。她回憶說:“我去做了乳房x光檢查,然後又做了超聲波檢查。超聲波檢查的結果是‘可疑和令人擔憂的’,這導致我當天進行了緊急的三重活檢。當時的放射科醫生幾乎能夠確認這就是癌症,但我們還要等待活檢的病理結果。”

  3月11日,克利亞得到了確切的消息。她說:“因為我的年齡,也因為我的家族沒有乳腺癌病史,我幾乎已經說服了自己這隻是一種疾病,但不會是癌性腫瘤。但是最後,我對著鏡子告訴自己,我是一個癌症患者。這是很瘋狂的,大聲說出來太瘋狂了。那真的很可怕,而且真的非常令人動容。那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處於癌症的什麼階段,也不知道癌細胞是否擴散了。在能夠獲得更多信息之前,人們會進入一個相當黑暗的狀況中。”

  確診後,克利亞曾告訴媒體,自己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將積極接受治療。她將接受雙乳切除手術,之後再決定她是否還需要做化療或其他進一步治療。她和丈夫、攝影師約翰·希勒(John Shearer)共同撫養11歲的斯特拉和8歲的薩頓。對於克利亞來說,最難的部分、也是唯一能讓這位明星在採訪中出現激動情緒的話題,就是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孩子。克利亞說:“我不想在手術前提前通知他們,因為我覺得他們真的很難承受這種焦慮。這實際上是我最緊張的部分。我知道我會沒事的,我知道我在手術和恢復過程中都會很好,但我很緊張,不敢告訴我的孩子們。”

  克利亞對於戰勝病魔一直充滿信心:“我是個鬥士。如果有人能戰勝癌症,那就是我。我真的很害怕癌症,但我已經得了這個病。即使我知道我在手術前一晚會很害怕,而且我敢肯定,在恢復的最初幾週,我會很暴躁,這都不意味著我對徹底治癒癌症的決心有所減弱。”

  在與癌症鬥爭九個月後,克利亞於11月22日在她的社交帳號上發佈了長文來紀念自己最終取得了與癌症的鬥爭的勝利:“我完成了!今天標誌著我從癌症患者轉變為了癌症倖存者。自從我能搖響象徵著出院的門鈴後,我就一直在哭。起初我曾從9小時的(雙乳切除)手術中醒來,發現癌細胞已經進入了我的淋巴結,這意味著化療和放療是必要的……當我正試圖消化這個信息時,我不得不再次接受一次壞死手術(我的皮膚無法存活)。但在第二次手術後,我恢復得非常好,並順利度過了難關。手術後6周,我開始化療——包括 8周的AC和12周的紫杉醇。我度過了非常艱難的日子,但令人震驚的是,我也有過美好的日子!在這裏向躺椅、頂級廚師和止吐藥致敬!我在9月8日提前6周結束化療,但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產生白細胞,而額外的治療將帶來長期的損傷。10月,我開始放射治療,這到今天才結束。我的病情曾有過幾次反複,我不得不放掉左胸擴張器的氣才能使輻射照射到我的右側。我還得過COVID,也曾在醫院沒有人的情況下進行夜間治療,還在病人更衣室里更換過慶典禮服。”

  回想起她一路經曆的“許多一線希望”,克利亞分享道:“4月6日,我媽媽在我手術前搬來和我們住在了一起,並只回了幾次加州(去看我爸爸)。雖然這麼說很瘋狂,但我們度過了最特別的時光。我從沒想過在我40歲的時候會再次和媽媽住在一起,我喜歡這段時光里的每一分鍾。我也從未有過這麼多時間和約翰以及孩子們在一起。這是我生命中值得珍惜的一段時光,儘管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非常艱難。” 克利亞在帖子的結尾處寫道:“隨著我的治療之旅接近尾聲(儘管,它永遠不會結束!),我想從心底感謝你們所有人。愛的流露將永遠伴隨我,愛你們大家。”

  (文/樂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