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準後首個交易日人民幣走弱 短期彙率將如何波動?

2022年11月28日18:31

上週五央行降準後首個交易日,在岸美元兌人民幣即期彙率盤中再度突破7.20關口。11月28日美元兌人民幣彙率以7.2275高開後一度上衝至7.2387,隨後大幅回落至7.20以下,午後美元兌人民幣彙率在7.20附近窄幅震盪。

市場人士指出,降準對人民幣彙率造成一定的貶值壓力,疊加疫情擾動下,國內經濟修復速度或有反複,短期人民幣彙率料將偏弱運行。11月28日-12月2日當週在岸美元兌人民幣即期彙率運行區間或為7.05-7.30,但中長期彙率呈雙向波動走勢的可能性較高。

南華期貨宏觀外彙分析師周驥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表示,在降準消息出現後,人民幣彙率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下跌,且離岸人民幣彙率較在岸人民幣彙率的反應更大一些。此次降準,不論從時間還是力度上看,皆屬市場廣泛預期之內。預計人民幣彙率大概率保持現狀,有一定的貶值壓力,但難以造成人民幣彙率超越前期貶值高位的行情。

周驥表示,從曆史規律的角度來看,根據曆次降準後(3個月內)美元兌人民幣彙率的走勢情況統計結果分析,發現人民幣彙率在降準後短期內趨於走弱的情況為多數。

美元上漲動能趨緩

國際市場方面,受感恩節假期影響,上週彙市整體波動有限。隨著感恩節假期歐美市場流動性逐步恢復,本週美元走向將極為關鍵,或將為中期走勢提供明確指引。

華南某銀行交易人士表示,週一亞市早盤美元指數小幅跳空高開,可能是對感恩節前走勢的技術性修正。隨著短期彙市流動性逐步恢復,關注美元指數在106一線的爭奪。

本週將有諸多重要經濟數據將公佈。週四美國將公佈核心PCE物價指數(個人消費支出平減指數),此數據是美聯儲最關注的通脹指標之一。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Joe Perry表示,目前市場預計該數據同比下降至5%,而9月為5.1%。

週五美國還將發佈就業數據,11月非農就業數據預計將增加20萬,而10月為21.6萬。儘管市場預期該數據將有所下降,但仍有望保持強勢。此外,本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在12月會議前的最後一次公開講話。

周驥指出,在美聯儲加息預期較難大幅上升,歐美貨幣政策差異可能收斂,美國經濟出現惡化跡象以及美元今年已持續較長時間上行的背景下,預計美元已經接近大漲的終點。若美國經濟或美聯儲加息幅度超預期,美元或再獲升值動能,但大概率為強弩之末。

市場人士認為,美國經濟衰退預期不斷加劇,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的鷹派程度或接近峰值,偏鷹派表態對美元彙率的提振效果難以抵消市場對美國未來經濟的消極預期。不過市場也擔憂明年全球經濟或進入衰退,避險情緒或將對美元提供短暫支撐。

中信期貨宏觀研究員認為,長期來看,需提防美聯儲二次緊縮的外部壓力。美聯儲加息幅度放緩對應實際政策利率難以有效抬升、信貸條件無法收緊,核心通脹失控風險大幅增加。

此外,通脹失控意味著美聯儲第二輪緊縮再度拉升實際政策利率,美國經濟“軟著陸”概率降低,上述路徑對應著美元短期實際政策利率無法有效抬升,美元走弱;二次緊縮重新拉升實際政策利率後,美元重拾上漲。

歐元區方面,本週三將發佈11月CPI數據初值,目前市場預計整體數據同比下降至10.4%,而前值為10.6%。如果數據過高可能會令歐洲央行在12月會議上也加息75個基點。

人民幣彙率貶值預期較前期有所回落

對於後續人民幣走勢,周驥指出,從銀行結售彙方面的數據來看,顯示當前企業部門層面對人民幣彙率有一定的貶值預期但並不是非常強烈。從離岸與在岸人民幣彙率價差來看,顯示當前海外投資者對人民幣彙率的貶值預期較前期有所回落。

從專業投資者預期來看,上週五離岸人民幣一年期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彙交易)收盤價為7.0047,相較於前一週週五貶值463個基點。美元/人民幣風險逆轉期權指標方面,多數指標均下行,表明目前市場整體看貶人民幣的情緒有所回落,但短期仍存。

華泰證券宏觀研究團隊認為,由於美聯儲維持鷹派立場的時間及加息終點可能超出市場預期,疊加全球美元流動性加速收緊,美元指數或將到明年一季度才會見頂回落。隨著美元指數衝高回落,明年二季度後人民幣彙率可能明顯回升。

他們並預計,今年底美元兌人民幣彙率為7.28,但兌一籃子貨幣有望保持穩定。明年二季度後,隨著美元指數回落,疊加中國內需企穩回升,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可能逐季走強,到2023年底升值至6.98。

中信期貨宏觀研究員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表示,2023年一季度人民幣彙率或將升值至6.80至6.95。短期人民幣彙率或受到三個方面的支撐。第一,臨近農曆年關人民幣彙率將季節性走強;第二,美聯儲加息步伐放緩造成實際政策利率無法有效抬升,對美元的拉動減弱,人民幣受到外部壓力減輕;第三,近期穩增長政策出台有利於修復市場預期和風險偏好。

此外,美元指數面臨的外部貶值壓力有限,人民幣受益於非美貨幣上漲而出現明顯升值的概率偏低。歐元區和英國的經濟狀況難以支撐大幅加息,歐元、英鎊的反彈難以維繫。日本央行難以退出目前的超寬鬆貨幣政策,日元不存在自髮式上漲的基礎。

總的來說,明年人民幣走勢大概率先升後貶。關鍵的轉折點在於美聯儲放緩加息幅度後,美國通脹失控概率增加,屆時美聯儲將會開啟二輪緊縮以拉升實際政策利率,美元指數將重拾上漲,非美貨幣再次承壓。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曉翀

編輯 陳莉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