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前信心滿滿,比賽令人失望,日本0-1不敵哥斯達黎加

2022年11月27日19:54

雙方在比賽中拚搶。
雙方在比賽中拚搶。

  27日晚,E組日本與哥斯達黎加的比賽在賴揚阿里體育場上演。

  在首場2-1逆轉德國隊後,日本隊被寄予厚望——日本國內5大標誌性建築東京塔、京都塔、劄幌電視塔、名古屋電視塔和福岡塔同時亮燈為球隊助陣。

富勒為哥斯達黎加破門。
富勒為哥斯達黎加破門。

  但是日本隊卻辜負了期待——比賽第81分鍾,哥斯達黎加前場偷球,富勒得球後打出一記漂亮的挑射,權田修一全力撲救,但依舊無法阻止皮球入網。

  這個進球也是哥斯達黎加本屆賽事第一腳射正。

  最終,日本隊0-1不敵哥斯達黎加,和哥斯達黎加兩場後都積3分。

媒體聚焦日本隊主帥森保一。
媒體聚焦日本隊主帥森保一。

  對陣哥斯達黎加賽前,日本隊是絕對被看好的一方。

  日本隊主帥森保一賽前也豪言要繼續贏下去,“勝利能夠振奮人心,我得知了一些戰勝德國後的反應,因此我們想在與哥斯達黎加的比賽中戰勝他們,為日本國民獻禮。”

  首場0比7慘敗的哥斯達黎加也表示要有所表現,主帥蘇亞雷斯告訴媒體:“我們還沒有死,我們必須踢出和西班牙那場完全不同的比賽內容。”

喬爾·坎貝爾(右)曾在阿森納效力。
喬爾·坎貝爾(右)曾在阿森納效力。

  世界盃上,哥斯達黎加與亞洲球隊曆史上只有過一次交手——2002年世界盃,哥斯達黎加在小組賽首輪2比0戰勝中國。

  不過與日本隊的總共4場各項賽事交鋒,哥斯達黎加1平3負,丟10球僅進2球。

哥斯達黎加門神納瓦斯。
哥斯達黎加門神納瓦斯。

  根據《德國轉會市場》網站統計, 日本全隊陣容總身價為1.54億歐元,哥斯達黎加僅為1875萬歐元,日本身價最高的球員是法蘭克福中場鐮田大地,一個人就值3000萬歐元。

  此役,日本隊首發有五處調整,除了首戰後備進球的堂安律外,還有山根視來、守田英正、相馬勇紀、上田綺世先發出戰,後四名球員均迎來個人世界盃首秀。

  開場後日本隊努力將戰火燒到對方半場,30分鍾時間里日本門將權田修一隻有4腳觸球,不過在哥斯達黎加的頑強防守面前,日本隊並沒有獲得什麼好機會。

堂安律本場首發出戰。
堂安律本場首發出戰。

  賽前,森保一強調對皮球的控製,“與德國的比賽,我們的控球率不如人意,這一戰希望提高控球率,掌握更多主動。”

  令人驚訝的是,上半時控球率占優的一直是哥斯達黎加,控球率一度達到6成,但進攻端毫無建樹——因為哥斯達黎加為了降低比賽的風險,增加了太多的橫傳和回傳。

  BBC現場評論員麥克納馬拉認為比賽非常乏味,“通常我會去尋找比賽中積極的一面,但我現在很掙紮,這不是一場經典的比賽。”

相馬勇紀首發出戰。
相馬勇紀首發出戰。

  前英格蘭後衛斯蒂芬·沃諾克表示:“太可怕了,我通常不喝茶或者咖啡,現在我需要來一杯咖啡喚醒我。我告訴大家這是一場值得期待的比賽,現在我需要向大家道歉。”

  “球在哥斯達黎加的腳下時他們很掙紮,他們好像只想去防守,日本隊也沒有好的進攻。事實上,在上一場比賽做出換人後,他們才有所表現。”

鐮田大地在比賽中突破。
鐮田大地在比賽中突破。

  網上吐槽比賽糟糕的言論同樣比比皆是,“迄今為止最糟糕的45分鍾”“很高興只補時了1分鍾”“現在是哥斯達黎加首都聖何塞的淩晨3點,希望看比賽的球迷們不會打瞌睡……”

  半場結束,數據顯示,雙方總共只有5次射門,沒有一次發生在禁區內,並且無一命中目標,這在本屆世界盃開賽以來還是第一次。

淺野拓磨後備出場。
淺野拓磨後備出場。

  下半時,森保一用淺野拓磨和伊藤洋輝換下上田綺世和長友佑都——日本隊開始提速後,前5分鍾就打了4腳門,是上半場的2倍。

  這並不讓人意外——在上一場比賽中,日本隊到淺野第57分鍾上場前只有2次射門,隨後日本隊有了9次射門,淺野一個人射門5次,包括打進製勝球。森保一的球隊似乎喜歡後發製人。

富勒幫助哥斯達黎加取勝。
富勒幫助哥斯達黎加取勝。

  但在圍攻哥斯達黎加球門之後,日本隊的防守卻出現問題——比賽第81分鍾,哥斯達黎加前場偷球,富勒得球後打出一記漂亮的挑射,權田修一全力撲救,但依舊無法阻止皮球入網。

  最終,賽前氣勢滿滿的日本隊只能接受一場失利,也讓德國隊在對陣西班牙的賽前,又吞下了一顆定心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