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析:“長新冠”背後的西方抗疫不力“後遺症”

2022年11月24日13:33

  新華社倫敦11月23日電 新聞分析:“長新冠”背後的西方抗疫不力“後遺症”

  新華社記者

  在歐美西方國家,為數眾多的人口在感染新冠後長期遭受“新冠後症狀”(“長新冠”)等多種症狀的影響。專家認為,西方國家抗疫不力,不僅讓公眾承受健康風險,也留下了醫療系統承壓、社會勞動力減少、貧富差距拉大等多重社會“後遺症”。面對尚未結束的疫情,人們應保持高度警惕。

  “長新冠”可能被低估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定義,“新冠後症狀”(“長新冠”)定義是指可能或確診感染新冠的個人在感染3個月後還有症狀,症狀至少持續2個月,且沒有其他的明顯誘因。世衛組織估計,約10%到20%新冠患者可能患有中長期症狀,如疲勞、呼吸困難和認知功能障礙。

  英國知名免疫學家丹尼·奧爾特曼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指出,“長新冠”的影響有可能被低估。

  本月發表在英國《自然綜述·腎病學》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指出,“長新冠”可能會對人產生長達數十年的影響,並對社會生活、經濟、政治和全球安全等多個方面產生深遠影響。

  英國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初,英國受“長新冠”影響的人數已超過230萬,約占英國總人口的3.5%。美國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的研究模型顯示,在2020年和2021年期間,世衛組織歐洲區域中至少有1700萬人出現“長新冠”。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報告顯示,約1600萬處於18歲至65歲之間的美國人表示自己有“長新冠”症狀,其中200萬至400萬人因“長新冠”失業。

  抗疫不力暴露危機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近期警告說,“長新冠”正危害數千萬人的生命和生活,對醫療系統及社會經濟帶來巨大沖擊,他敦促各國“立即”行動並保持“持續”努力,應對這一“非常嚴重的危機”。

  在社交媒體上,有眾多西方國家民眾和組織不斷發佈著“長新冠”患者的經曆。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實驗醫學教授彼得·奧彭肖指出,有人可能會終生受到“長新冠”影響,但很難知道眼下這種情況會有多普遍。由於“長新冠”仍屬新課題,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但“長新冠”影響生活的案例並不鮮見。

  發表在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的一項研究發現,22%的“長新冠”患者因健康狀況不佳而無法工作,另有45%的人不得不減少工作時間。英國工會聯盟的一項調查發現,20%的“長新冠”患者沒有工作,另有16%的人不得不縮短工作時間。四分之一的英國公司將“長新冠”列為員工長期缺勤的主要原因之一。

  奧爾特曼認為,“長新冠”會對醫療系統造成更大壓力和開支,並表示擔心英國醫療系統的“不穩定狀態”,“會陷入崩潰”,難以應對冬季流感和新冠雙重流行導致的入院病例數激增。譚德塞也強調:“對(各國)政府而言,對衛生系統和工人長期投資並立即製定應對‘長新冠’的計劃至關重要。”

  此外,“長新冠”還凸顯西方社會分化及不公。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指出,因居住或工作的地點,或無法獲得醫療保健,一些人感染新冠風險增加;醫療衛生不公也可能會使一些種族或少數族裔群體,以及一些殘疾人更容易患上“長新冠”。

  疫情威脅遠未結束

  不少衛生專家批評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疫“躺平”政策,並強調新冠大流行尚未結束,希望人們仍保持謹慎,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在室內公共場所等戴上口罩,對抗疫的事情“認真一點”。

  奧爾特曼在採訪中表示自己“擔心又沮喪”,奧密克戎毒株傳播浪潮導致的“長新冠”將繼續破壞不同年齡段人群的生活。他批評一些歐洲國家“已經喪失了抗疫意誌”,並就英國政府多次公開表示不會採取進一步抗疫行動評論說,在英國“與病毒的競賽中,病毒已經牢牢控製了戰場。我們失去了(戰鬥的)興趣,但病毒並沒有”。

  英國“長新冠”SOS組織指出,如此眾多的人員遭受“長新冠”影響,這“不僅僅是個人的悲劇,更是一個社會、健康和勞動力問題”。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報告稱,如果“長新冠”患者不能盡快康複,將繼續增加經濟負擔。

  美國媒體報導稱,“長新冠”對公眾健康和勞動力市場的影響不容小覷,而美國政府卻任由疫情蔓延,眾多社會“後遺症”正在嚴重拖累美國經濟、撕裂美國社會。美國智庫尼斯卡寧中心發表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國對大流行病的總體反應必須被判斷為令人震驚和令人沮喪的失敗”。

  一面是奧密克戎毒株新亞型掀起新一波感染高峰,一面則是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疫“躺平”。“長新冠”及其帶來的社會問題,再次向人們敲響了新冠疫情對全球的威脅遠未結束的警鍾。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