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油價大跌,緊縮風暴再度升溫

2022年11月19日15:43

作 者丨吳斌

編 輯丨包芳鳴

圖 源丨新華社

在供應衝擊和需求減弱的天平左右搖擺之際,國際油價大幅波動。

儘管美聯儲12月大概率將加息幅度降至50個基點,但緊縮浪潮仍在繼續,美聯儲官員持續發表強硬言論,美國經濟衰退風險進一步加劇,歐洲等地區的經濟前景也不容樂觀。

受需求擔憂和美元走強等因素拖累,國際油價11月17日大跌,布倫特原油期貨跌破90美元/桶。截至當天收盤,紐約商品交易所12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下跌4.62%,收於每桶81.64美元;2023年1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3.32%,收於每桶89.78美元。11月18日國際油價繼續下挫。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 Fawad Razaqzada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地緣博弈下的供應擔憂暫時退居幕後,市場注意力再度轉向需求側。經濟挑戰愈加嚴峻,石油需求預期繼續下行。不過,與2020年和2021年相比,石油價格仍然整體偏高。

一方面,明年全球經濟下行程度仍不明朗,需求會受到多大沖擊並不確定。另一方面,12月5日俄油限價和歐盟禁令都將落地,對供應的衝擊程度也不明朗。多空博弈下油價接下來會怎麼走?

緊縮風暴再度升溫

目前美聯儲正以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快的速度加息,今年美聯儲共進行了六次加息,其中四次激進加息75個基點,累計幅度高達375個基點,將聯邦利率目標區間上調至3.75%-4%。

雖然美國10月CPI數據超預期回落的確是個利好,但最終還是沒能讓美聯儲迅速由鷹轉鴿。

多位美聯儲官員仍在表達強硬立場。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11月17日表示,美聯儲的基準利率將需要進一步提高到足以使通脹率下降的水平。即使基於鴿派立場的假設,利率也至少需要上升到5%左右,而更嚴格的假設則可能需要升至7%,才能給通脹帶來下行壓力。

與此呼應的是,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利也表示,對於利率該升到多高才能使供需平衡,這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需要確保我們沒有落後於形勢,然後我才會支持停止加息,現在還沒到那個階段”。

實際上,上週美國10月通脹數據超預期回落後,市場過度樂觀的反應反而“害了自己”。

景順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Kristina Hoop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市場預期美聯儲迅速轉鴿,並對此作出過分樂觀的反應,進而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金融環境放鬆可能迫使美聯儲反而採取更大程度的緊縮政策。

如今市場對美聯儲終點利率的預期再度回到了5%上方。華爾街大行方面,高盛首席經濟學家Jan Hatzius也上調了對美聯儲終點利率的預期,從之前的4.75%-5%提高至5%-5.25%,預計美聯儲12月將加息50個基點,隨後在明年2月、3月和5月分別加息25個基點。

超出預期的緊縮政策也會給經濟帶來更大沖擊,摩根大通警告稱,由於美聯儲的加息政策,美國經濟明年將進入溫和衰退,這可能讓100多萬美國人失去工作。小摩還同時預測,美聯儲將在2024年轉向降息。

美國等地區疲軟的經濟前景也勢必會拖累原油需求。在本週公佈的最新月報中,歐佩克調低了今明兩年全球原油需求預期。具體來看,歐佩克將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長預期再度下調10萬桶/天至255萬桶/天,這也是歐佩克今年4月以來第5次下調需求預期。同時,歐佩克也將明年的需求增長預期下調10萬桶至224萬桶/天。

此外,歐佩克還警告稱,2022年四季度,世界經濟進入了一個充滿不確定性和挑戰日益增加的時期。原油需求面臨一系列下行風險,包括高通脹、主要央行收緊貨幣政策、部分地區主權債務水平偏高、勞動力市場收緊和供應鏈持續受限等。

儘管歐佩克再度警告需求前景,但高盛全球大宗商品主管Jeff Currie仍然力挺油價,隨著歐盟對俄羅斯石油禁令的生效時間越來越近,西方國家也接近達成俄油價格上限,石油供應短缺可能會成為未來的問題。若俄羅斯對價格上限採取報復行動,油價可能會被推高。

多空博弈下,油價高位震盪或成常態

儘管原油需求前景蒙陰,但供應端也存在巨大不確定性。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本週發佈的最新月報,發達國家的石油庫存已經降至2004年以來最低水平,隨著對俄羅斯石油出口的製裁即將生效,市場岌岌可危。

“進入冬季之際,石油市場保持著微妙的平衡。”IEA警告稱,歐盟對俄羅斯原油和石油產品的禁運以及對海運服務的禁令即將實施,將給全球石油平衡帶來更多壓力。與俄烏衝突爆發前相比,到明年3月底,俄羅斯可能會損失近200萬桶/日的產量,明年的產量僅為960萬桶/日。

值得警惕的是,柴油比原油受到的衝擊更大。今年10月柴油價格,以及柴油與原油之間的價差均飆升至創紀錄的水平,同比漲幅達到驚人的70%和425%。對比來看,同一週期內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只上漲了11%。

造成今年柴油短缺的一個主要驅動因素是俄烏衝突,俄羅斯的柴油出口比原油出口受到的干擾更大,俄羅斯減少向歐洲輸送天然氣也提高了歐洲的煉油成本,同時推動發電廠等終端用戶從消耗天然氣轉向柴油。

IEA也對近期風波不斷的柴油市場發出警告,接下來對非俄羅斯柴油的競爭將變得非常激烈,歐盟國家將不得不前往美國、中東和印度爭奪更多的燃油供給。目前正在提升的煉油廠產能有希望解決這個問題,但如果在問題解決前價格已經漲得太高,將不可避免地進一步破壞需求。

對於油價而言,需求端存在下行風險,而供應端存在上行風險。在多空力量博弈下,油價接下來還將大幅波動,大概率將高位震盪。

彙豐認為,今年四季度市場對經濟衰退的悲觀情緒及強勢的美元會限制原油需求,從而限制油價上漲,但隨著情緒釋放和美國戰略原油儲備子彈越來越少,明年一季度油價將漲至100美元/桶。

在中信期貨首席能源分析師桂晨曦看來,若無突發重大利空或利多事件,短期油價或維持90-100美元/桶區間震盪。未來油價上行風險包括歐佩克加碼減產、俄羅斯主動削減出口、俄烏衝突擴大等。下行風險包括經濟衰退、全球政治和金融系統危機、伊核協議達成等。

鑒於俄羅斯原油價格上限仍未確定,未來對油市的衝擊也存在不確定性。桂晨曦預測,如果目標價格設定在80美元/桶,俄羅斯接受概率增大,油價重心可能下行5-10美元/桶。如果目標價格在60美元/桶以下,俄羅斯拒絕接受甚至減產,可能反而推升油價上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