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華文第三次衝刺港股,手握好聲音IP上半年營收1.8億

2022年11月15日19:29

《中國好聲音》開播十年之際,中國最大綜藝節目IP創造商星空華文三次衝擊港股。

據港交所11月14日披露,星空華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星空華文”)第三次遞表港交所主板,中金公司及中信建投國際為聯席保薦人。

星空華文曾於2021年11月、2022年5月兩次遞表港交所,由於遞表後6個月未通過聆訊,星空華文招股書於11月13日顯示失效。

據瞭解,星空華文是上海燦星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燦星文化”)與中國香港的星空華文傳媒電影在2021年重組後的主體公司。其前身燦星文化成立於2006年,為電視和互聯網節目製作和運營商。公司旗下節目包括《中國好聲音》《中國好歌曲》《這!就是街舞》等,旗下藝人包括陳冰、希林娜依•高、黃霄雲、蔣敦豪等。

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稱,按2021年收入計,星空華文是中國最大綜藝節目IP創造商及運營商,市場份額為1.6%,同時,星空華文也擁有並運營龐大的中國電影IP庫,也是中國音樂IP創造商及運營商。

連續兩年半虧損,商譽高達14.8億元

招股書顯示,星空華文2019年、2020年、2021年營收分別為18.07億元、15.6億元、11.27億元;期內溢利分別為3.8億、- 0.28億、-3.52億;毛利分別為7.04億元、5.87億元、2.74億元,毛利率分別為39%、37.7%、24.3%。

2022年上半年,星空華文營收1.83億元,去年同期營收1.55億元,同比增長18%;期內虧損0.13億元,去年同期虧損0.25億元,同比減少47%。對於今年虧損的大幅收窄,星空華文表示,這主要是由於2021年上半年確認了與公司已於2021年5月終止的燦星員工股票期權計劃相關的以股權結算的股份獎勵開支。

圖片來源:招股書
圖片來源:招股書

招股書顯示,主要是由於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產生的收入減少以及商譽減值。此外,收入分成模式下的綜藝節目產生的收入由2019年的9.48億元減至2020年的5.71億元,主要反映出新冠疫情的負面影響以及中國綜藝節目市場規模的全行業下降。

2019-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星空華文錄得商譽賬面淨值22.56億元、18.52億元、14.65億元及14.78億元,分別占星空華文總資產的42.7%、36.3%、32.3%及33.3%。這與其收購夢響強音及電影版權業務有關,星空華文2020年就收購夢響強音錄得商譽減值3.87億元,2021年與收購夢響強音有關的商譽減值為3.81億元。

《中國好聲音》去年毛利率降至2.2%

招股書顯示,星空華文的業務由四部分組成: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音樂IP運營及授權;電影及劇集IP運營及授權;其他IP相關業務。截至2022年6月30日,星空華文的綜藝節目IP數量為84個,音樂IP數量為8549個,電影及劇集IP數量為758個。

圖片來源:招股書
圖片來源:招股書

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業務是星空華文的核心業務及主要收入來源。2022年上半年,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業務收入1.37億元,占總營收的74.7%;音樂IP運營及授權業務收入0.2億元,占總營收的10.7%;電影及劇集IP運營及授權業務收入0.14億元,占總營收的7.5%;其他IP相關業務收入0.13億元,占總營收的7.1%。

2012年,星空華文推出歌唱比賽節目《中國好聲音》。播出11季後,該節目創下中國季播持續時間最長的綜藝節目的紀錄。此後,星空華文創造及運營了《蒙面唱將猜猜猜》《中國好歌曲》及《出彩中國人》等綜藝節目IP。2018年,星空華文與優酷合作製作的網絡舞蹈比賽節目《這!就是街舞》上線,同年總播放量超過17億次,位居舞蹈類綜藝節目排行榜榜首。

從招股書中不難看出,星空華文收入主要依賴《中國好聲音》等知名綜藝節目IP。但隨著近年來《中國好聲音》的熱度逐步消退,星空華文來自《中國好聲音》的收入、毛利也在持續下滑。招股書顯示,《中國好聲音》節目的收入由2019年的4.91億元減少至2020年的3.25億元,並進一步減少至2021年的人民幣2.56億元,毛利率由2019年的46.6%減至2020年的16.8%,並進一步減至2021年的2.2%。

星空華文表示,這主要是由於企業客戶的廣告預算減少,反映出在新冠疫情的負面影響下經濟及業務存在高度不確定性,以及嚴重影響某些行業(如校外教育培訓及智能手機)的政策或經濟變化;以及在線媒體平台的授權收入減少,反映出疫情對經濟環境的負面影響。

星空華文更新的招股書並未披露《中國好聲音》等老牌綜藝節目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及毛利。可以看到的是,與2021年同期相比,2022年上半年公司在委託製作模式下產生的收入百分比增加,主要是因為已確認優酷委託製作的《了不起!舞社》的收入5330萬元。

圖片來源:招股書
圖片來源:招股書

招股書顯示,本次募資擬用於為公司的IP製作及運營提供資金,擴大公司的受眾範圍以提供更好的客戶服務以及宣傳公司已建成的文娛IP產業價值鏈。

曾因股權架構複雜等問題折戟A股

這是星空華文第三次遞表港交所,其前身燦星文化已經兩次嚐試登陸資本市場。2018年2月,燦星文化向證監會遞交IPO輔導備案資料,因公司頻繁的股權變動等原因中斷。2020年7月,燦星文化再次向深交所創業板遞交招股書。2021年2月,深交所上市委員會就其A股申請發出終止通知。

彼時星空華文IPO審核未通過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拆除紅籌架構後股權架構複雜,缺乏充分依據確定燦星文化的實際控製人。二是燦星文化於2020年4月應用會計調整追溯確認2016年3月夢響強音收購事項產生的商譽減值虧損約3.47億元,並未反映燦星文化於相關期間的實際財務狀況。

星空華文更新後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22年11月14日,華人文化、田明、金磊、徐向東通過多間中間實體共同構成星空華文的控股股東,合計持股82.48%。

西藏源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7%,上海奧遐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平潭灃淮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淘寶中國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2.02%、1.79%和1.17%。

圖片來源:招股書
圖片來源:招股書

招股書顯示,燦星文化的股權架構源於十餘年的一系列曆史性股權變動,包括News Corporation投資海外架構及隨後退出、管理層收購及拆分海外架構。

公司中國法律顧問認為,緊接重組前後燦星文化的股權架構並未違反相關中國法律。適用的中國法律項下的“實際控製人”一詞不同於上市規則項下的控股股東概念,即通過合約協議對公司共同行使控製權的一組股東,因此不應被視為有關或影響上市規則下本公司控股股東的確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