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釋放加息放緩信號 是拐點將至還是臨時安撫市場?

2022年10月24日22:11

  在通脹數據出現實質性改善之前,任何關於美聯儲政策轉向的押注都可能是短暫的。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唐婧 北京報導

  自3月啟動加息以來,美聯儲已將其聯邦基金利率提高了300個基點,這是史上最快的加息步伐之一,其中包括罕見連續三次加息75個基點。美聯儲年內還有兩次議息會議,分別是在當地時間11月2日和12月14日。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的“美聯儲觀察(FedWatch)”工具顯示,截至當地時間10月24日,美聯儲在11月議息會議上加息75個基點的概率達到92.9%,加息50個基點的概率為7.1%;美聯儲在12月議息會議上加息75個基點的概率為42.4%,加息50個基點的概率為53.8%,加息24個基點的概率為3.9%。

  可以看出,市場對美聯儲11月議息會議加息75個基點的預期是較為一致的,但對12月議息會議的加息幅度出現了明顯分歧。該分歧主要來源於美聯儲官員最近的鴿派發言和媒體放風。

  當地時間10月21日,有著“新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資深記者Nick Timiraos撰文表示,美聯儲可能考慮暗示縮小12月加息幅度。美聯儲內部目前存在分歧,一些人希望放慢加息步伐,另一些人則擔心通脹沒有下降。同日,美聯儲官員、2024年擁有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會議投票權的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表示,美聯儲應該避免因為加息太激進而讓美國經濟陷入“主動低迷”,現在是時候開始談論放慢加息的速度了。消息傳出後,美元指數高位回落,非美貨幣表現強勁,美股大幅反彈,貴金屬出現了拉升。

  如何看待美聯儲近期的鴿派“放風”?是再次施展“預期管理藝術”臨時安撫市場,還是貨幣政策的拐點真的臨近了?

  不要過度解讀美聯儲的“語氣軟化”

  中航信託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美國股市對鴿派的言論給以較大的熱情,這背後主要是股市跌幅過大,借鴿派言論順勢反彈。實際上投資者仍對美國接下來的加息進程仍然悲觀,一方面美國的通脹沒有明顯下降,失業率處於曆史最低位置,美聯儲沒有理由減緩加息進程;另一方面從美國債券市場看,在美聯儲個別委員的鴿派言論發出後,債券收益率並沒有下行,反倒繼續上升,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到4.3%,創下新高,美國兩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到4.6%,同樣創新高,說明債券投資者認為美國的利率仍然會繼續大幅上升。

  從經濟數據來看,通脹方面,美國9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長8.2%,較8月份上升0.4%,高於美國經濟學家的預期。美國核心通脹率從8月到9月上升了0.6%,同比上升了6.6%,核心通脹率達到40年來最大增幅。通脹率的大幅上升表明,美聯儲今年以來的五次加息對緩解通脹壓力幾乎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就業方面,美國9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了26.3萬,超出預期,平均時薪同比增長5%,失業率為3.5%,降至50年低位附近,顯示出勞動力短缺的現狀並沒有發生很大改變。

  事實上,中金宏觀認為,近期公佈的宏觀數據並不支持美聯儲放緩加息,“鴿派”言論更多是出於防範金融風險的考慮。過去數週美債收益率持續攀升,美元流動性趨緊,再加上英國養老金事件和瑞信風波,引發市場對金融風險的關注。另外本週歐央行加息在即,美聯儲也希望避免與歐央行形成“緊縮共振”,加劇市場波動。總體看,美聯儲不希望市場把加息預期“打得太滿”,但也不希望給市場留下緊縮“態度鬆懈”的印象。建議投資者“多看少動”,不要過度解讀美聯儲的“語氣軟化”。退一步講,即使是加息速度有所放緩,只要加息高點不變,對市場的利好也會比較有限。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分析師白雪也向記者指出,考慮到核心CPI的變動(尤其是房租)具有一定的粘性,年內美國通脹壓力難以顯著回落;從此前鮑威爾的表態中也可以看出,美聯儲十分警惕放慢緊縮步伐可能導致通脹“死灰複燃”。因此,短期來看,考慮到當前美國經濟基本面仍然強韌,控製通脹依然是美聯儲的第一要務,內部分歧不會影響美聯儲政策在今年年內、明年年初繼續保持緊縮的大方向,更不代表貨幣政策將要轉向寬鬆,當前不宜過早盲目定價政策“拐點”的到來。

  白雪認為,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本身立場偏鴿,其對後續加息節奏表現出謹慎態度並不意外,美聯儲官員立場不完全一致也是常態。另外,明年美國經濟增速將低於趨勢水平已是共識,戴利的言論僅代表美聯儲可能會在後期的政策節奏中逐漸納入對經濟增長的考量,而不是貨幣政策就此轉向。

  美債已經逐步具備配置價值

  記者多方瞭解到,儘管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的鴿派發言和“美聯儲通訊社”的鴿派放風不能解讀成貨幣政策的拐點,但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美聯儲加息已經進入中後期,美債收益率大概率會在年底前見頂,美債已經逐步具備配置價值。

  據統計,美聯儲今年以來已經加息五次,已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至3%至3.25%的區間。如果11月加息75個基點,12月再加息50個基點,聯邦基金利率將升至4.25%至4.5%的區間。

  美聯儲9月公佈的點陣圖顯示,2022年底的利率中位數為4.4%,2023年目標利率中位數為4.6%,2024年目標利率中位數為3.9%。點陣圖是美聯儲對未來加息或者降息做預測的圖譜,是一種前瞻性的信息。

  興業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張憶東日前在直播中表示,美國的加息週期已經到了後期,2022年12月或者2023年2月可能會是美聯儲最後一次加息。無論哪種節奏,美債收益率都傾向於11月底到12月初見頂。曆史規律表明,美國的長端利率基本都會早於政策利率見頂,而且往往可能在一個季度左右。也就是說,今年四季度,美債從中期的維度來說,可能進入到配置的時間窗口。

  吳照銀此前也向記者透露,美國國債收益率一般領先於美國聯邦基準利率見頂,如果聯邦基金利率在明年上半年見頂,那麼美債收益率大概會在今年年底見頂。

  行情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10月24日19:15,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延續上週跌勢,從14年新高的4.3%回落至4.1%附近,市場普遍解讀為“美聯儲通訊社”鴿派放風和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鴿派表態所致。

  中金公司研究部固收研究負責人陳健恒表示,如果最終美國10 年國債收益率上升到4.5%附近,可以考慮開始加大配置力度,因為即使最終美聯儲加息到5%,2 年期國債利率到接近5%的水平,那麼10 年期國債在曲線倒掛的情況下,也一定程度上充分反映加息預期。這種情況下,即使不能馬上看到利率的回落,但隨著時間推移,到明年年末,美債利率可能會有不低幅度的下降。中長期而言,這是一個較好的配置機會。拐點判斷上,明年一季度甚至不排除今年年末時點,可能就會見到美債長端利率下行的拐點出現。

  值得注意的是,有著“新債王”之稱的、海外對衝基金雙線資本首席投資官岡拉克已經“用腳投票”,在美國債市遭遇拋售之際一直在買入美國國債。他不僅親力親為,還建議投資者買進長期美債,並暗示美聯儲激進的緊縮行動會造成經濟放緩,明年長期美債將跑贏大盤。

  除了岡拉克,增持美債的還有另一位重磅選手。美國財政部10月17日公佈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顯示,中國在8月份增持美國國債18億美元,持倉總量升至9718億美元。這是中國連續第二個月增持美國國債。

  銀科控股首席經濟學家夏春曾指出:“中國增持美債的時間節點與投資策略都把握得相當好,一方面美元指數持續走強,令增持美債的彙兌收益水漲船高,另一方面美國經濟衰退跡象日益明顯,令美債的避險配置需求開始增加,美債價格有望回升。更重要的是,當前美國國債收益率已明顯偏離長期趨勢,超賣跡象日益明顯,適度增持也能獲得不菲的抄底收益。”

  白雪還向記者提到,今年年底至明年一季度,美國經濟及勞動力市場將開始面臨較高惡化風險,因此美聯儲明年初加息一次後,大概率將放緩甚至暫停加息。結合長端美債收益率往往早於政策利率一個季度左右見頂這一曆史規律,今年12月左右長端美債收益率有望見頂。此外,近期地緣局勢不穩,短期內市場避險情緒恐難消退,這將是美債具備吸引力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因此,可以認為,今年年末美債將進入到一個配置的窗口期。

  (作者:唐婧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