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現?特拉斯政府或經曆大規模“辭職潮”

2022年10月20日15:38

  就在英國首相特拉斯向英國議會表明自己留任的決心,稱自己是“一個戰士,而非一個臨陣脫逃者”後不久,她本就搖搖欲墜的內閣又塌下了一角。

  當地時間10月19日,英國內政大臣佈雷弗曼宣佈辭職。這已經是在不到一週時間內辭職的第二名內閣大臣。此前,英國前財政大臣誇西·克沃滕因大規模減稅措施引發市場動盪,隨後於14日按照特拉斯的要求辭職。

  有關佈雷弗曼辭職的官方說法是,她是因違反內閣規定而離職。《華盛頓郵報》指出,佈雷弗曼在辭職信中強調是她主動選擇離職,暗示自己與克沃滕的情況不同。

  隨著佈雷弗曼的離開,外界開始了對特拉斯內閣穩定性的猜測。畢竟在三個月前,正是英國政府爆發的大規模“辭職潮”成為了壓垮英國前首相約翰遜的“最後一根稻草”。

  被迫離職還是主動辭職?

  在克沃滕被解職的5天后,又有一名內閣大臣離開了特拉斯政府。

  當地時間10月19日,內政大臣佈雷弗曼宣佈從政府中離職。她的任期只有43天,這讓佈雷弗曼成為自二戰以來,英國任期最短的內政大臣。但與克沃滕不同的是,一時之間還無法立即確定佈雷弗曼究竟是被逼辭職,還是自己主動選擇離開。

  佈雷弗曼辭職的官方說法是,她因使用個人電子郵件向其他議員發送官方郵件,違反內閣規定而離職。英國《衛報》指出,這份官方文件極為敏感,因涉及移民規則,可能對英國預算責任辦公室(OBR)就市場敏感的增長預測產生重大影響。

  不過,佈雷弗曼的支持者對辭職的官方理由表示了不滿。英國北愛爾蘭事務次官史蒂夫·貝克(SteveBaker)表示,使用私人電子郵件只是在技術上違反了規定,與其他議員就政策進行聯絡是完全正常的。還有其他憤怒的保守黨右翼人士懷疑佈雷弗曼是被特拉斯和新任財政大臣亨特聯手逼走。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8日,英國倫敦,英國時任內政大臣佈雷弗曼前往唐寧街出席內閣會議。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8日,英國倫敦,英國時任內政大臣佈雷弗曼前往唐寧街出席內閣會議。圖/IC photo

  佈雷弗曼在辭職信中使用的措辭極為嚴厲,這也讓她和被解僱的克沃滕形成了鮮明對比。佈雷弗曼似乎有意將自己塑造成政府中為數不多敢於為錯誤承擔後果的官員。

  “假裝我們沒有犯錯,就像沒有人發現我們犯錯那樣繼續(工作)下去,並希望事情會奇蹟般地好轉,這並不是嚴肅的政治。”佈雷弗曼在辭職信中寫道,“我犯了一個錯誤,我對此承擔責任,我辭職。”

  如果說上述這段話還是在含蓄地批評特拉斯政府,接下來佈雷弗曼話鋒一轉,開始直接書寫她對特拉斯政府的不滿。佈雷弗曼表示,每個人都很清楚,現任英國政府正在經曆一個動盪的時期,她對政府的方向感到擔憂。“我們不僅違背了對選民的主要承諾,我也對這屆政府履行宣言的承諾感到嚴重擔憂。”

  相比於佈雷弗曼洋洋灑灑、直抒胸臆的辭職信,特拉斯的回覆顯得十分簡短,其中寫道“我接受你的辭職,並尊重你的決定。”

  接替佈雷弗曼的是曾任英國交通大臣的保守黨議員格蘭特·沙普斯。沙普斯在一個月前的保守黨黨首競選中,是前財政大臣蘇納克的主要支持者。

  特拉斯政府經曆一場混亂的議會投票

  被自己欽點的內閣大臣批評,並不是特拉斯在當天經曆的唯一糟心事。

  就在佈雷弗曼辭職的同一天,英國議會舉行有關禁止水力壓裂技術的關鍵投票。原本英國已經在2019年宣佈在全英範圍內禁止使用水力壓裂法開採頁岩氣。當時的報告指出,目前的技術還不能準確預測與水力壓裂作業相關的地震風險。

  但由於英國能源價格上漲,英國政府想要增加本土能源供應,減少對進口能源依賴,特拉斯在就任首相後,於2022年9月末正式解除頁岩氣生產禁令,並確認支持新一輪石油和天然氣開採許可。

  但該決定引發英國工黨不滿,工黨提議禁止水力壓裂技術,推翻特拉斯此前決定。當地時間10月19日,英國議會就此舉行關鍵投票。保守黨方面認為,這場投票在某種程度上,可被視作針對特拉斯政府的信任投票。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9日,英國倫敦,英國首相特拉斯出席議會質詢。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9日,英國倫敦,英國首相特拉斯出席議會質詢。圖/IC photo

  最終,英國議會以326票對230票的投票結果反對引入水力壓裂禁令,特拉斯政府贏得了這場關鍵投票。儘管結果遂了特拉斯的心願,但整個投票現場一度陷入混亂之中。

  據美聯社報導,有人指控稱,這場投票陷入了激烈的爭吵和欺淩,還有部分保守黨后座議員被強行拉去投票,反對引入水力壓裂禁令。保守黨被指責使用高壓手段來獲得選票。

  工黨議員克里斯·布萊恩特表示,他看到有許多議員被粗暴對待和欺淩,要求對此進行正式調查。雖然根據官方記錄,保守黨官員否認存在粗暴行為,但特拉斯本人確實在混亂中沒能參與投票。

  政府的崩潰或不可避免

  一週內,兩名關鍵職位大臣接連辭職,議會上又經曆了混亂一夜,這些似乎都讓特拉斯的“生存狀況”變得愈發不確定。

  英國《衛報》指出,克沃滕被要求辭職後,佈雷弗曼也戲劇性地辭職,這或讓特拉斯政府經曆迫使約翰遜下台的那種大規模“辭職潮”。

  今年7月,蘇納克與前衛生大臣賈維德共同表示對醜聞纏身的約翰遜政府感到失望,並辭去政府職務。此舉在隨後混亂的40小時之內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50多名保守黨官員紛紛辭職,最終結束了約翰遜的首相生涯。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9日,英國倫敦,英國議員格蘭特·沙普斯站在唐寧街10號前。圖/IC photo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19日,英國倫敦,英國議員格蘭特·沙普斯站在唐寧街10號前。圖/IC photo

  保守黨內部也對英國政壇的混亂局面十分不滿。英國保守黨議員鮑勃·希利在接受電台採訪時表示,“我和聽眾們一樣,真的厭倦了這種肥皂劇,我和其他人一樣感到困惑,並對現狀感到不滿。”

  外界甚至開始傳言有其他保守黨官員辭職的消息。《太陽報》爆料稱,保守黨首席黨鞭溫迪·莫頓已經辭職。特拉斯辦公室隨即闢謠,發表聲明稱,莫頓仍然在任。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逼宮”約翰遜的“辭職潮”中,保守黨官員均是出於對約翰遜政府失望和不滿而出走。截至目前,從特拉斯政府辭職的兩名內閣大臣則是因為自身工作引發爭議或出現錯漏。

  但出現大規模辭職潮的可能性依舊存在。彭博社指出,由於特拉斯此前的減稅計劃引發了金融市場的混亂,她本人及其領導的保守黨的支持率已經跌至創紀錄的低點,憤怒的反叛人士(這裡應指保守黨議員)正在努力就誰能代替特拉斯達成一致,大規模辭職仍被視為推翻特拉斯的一種方式。

  BBC指出,這種混亂幾乎不可能被封存或掩埋,一場內爆(implosion)感覺上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迫在眉睫的。“這個深陷危機的年輕政府的壽命正在一天天縮短,混亂可能還會加劇。”

  記者 | 欒若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