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業城市的低碳轉型,徐州為什麼能?

2022年10月19日18:41

  說起江蘇徐州,離不開厚重二字。

  徐州古稱彭城,是“劉邦故里”,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近代以來,徐州成為老工業城市的典型代表,曾經“一城煤灰半城土”。可令人驚訝的是,近些年來,通過采煤塌陷地治理、製造業轉型升級、發展新型能源和雙碳產業等“組合拳”,這座昔日老工業城市實現蝶變,一城青山半城湖的畫卷正徐徐鋪展,充滿生機與活力。

  這樣的反差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首先要牢固樹立認知:轉型固然痛苦,但也意味著機遇。正如徐州市委書記宋樂偉在主持召開新型能源和雙碳產業發展座談會時表示,作為老工業基地和資源型城市,徐州能源資源相對富集,發展新型能源和雙碳產業基礎較為紮實、體系相對健全、創新優勢突出。面臨建設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範區、國家“雙碳”戰略深入實施等疊加機遇,徐州新能源產業發展迎來了新的重要“風口”,潛力巨大、前景廣闊。

  如果說轉型是一場新時期的“淮海戰役”,那麼近半年來,徐州可謂步履穩健。7月,總投資53億元的邳州格雷博電驅動總成項目正式開工;8月,百億級的弘元新材料新能源產業一體化項目在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開工建設;另外,協鑫科技在徐州的顆粒矽產能今年昂首邁入“6萬噸時代”,並一舉拉動徐州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上半年增長70%以上;9月,江蘇省政府辦公廳正式發文,釋放出支持徐州市建設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範區的一攬子政策……

  宋樂偉表示,徐州將始終牢記總書記殷殷囑託,樹牢答卷意識,堅定不移用新發展理念指引轉型實踐,在創建可持續發展示範標杆上實現明顯突破。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國內像徐州這樣,因資源而興又因資源而困的城市,並不在少數。徐州為什麼能?

  關停並轉,彰顯徐州擔當

  徐州地處蘇魯豫皖四省交界,交通便利,工業底蘊深厚。新中國成立後,徐州曾長期扮演著國家老工業基地的重要角色,也是國內資源型城市的代表,長期進行大規模、高強度的礦石開採。生態環境部相關數據顯示,徐州一度累計形成了采煤塌陷地42.33萬畝,以及採石宕口400餘處,足見徐州採礦業昔日之興盛。

  但隨著煤礦資源的日漸枯竭,以及小煤炭安全事故頻發,重壓之下的徐州,在發展的“十字路口”,選擇了勇敢和過去說再見。

  除了開始在全市範圍內陸續有序關閉各類煤礦,同時,還對鋼鐵、焦化、水泥、熱電等多個傳統產業進行了大幅壓減和關停並轉。

  寫實的數據,可以體現出徐州的決心。這些年,徐州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改造升級傳統產業,全市鋼鐵、水泥、焦化、熱電企業由最初的115家壓減至36家,化工企業由365家壓減至71家,單位GDP能耗累計下降34.5%、降幅省內第一,傳統產業實現減量提質,老產業煥發了新生機。

  對於采煤塌陷地、廢棄煤礦等城市“傷疤”,徐州也拿出了創新做法。2007年,徐州提出對廢棄采煤塌陷地進行生態再利用,規劃建設了國內第一個利用采煤塌陷地改造的城市生態濕地公園——九里湖生態濕地公園。

  還有2010年,賈汪區開始對潘安湖采煤塌陷地進行改造,並提出改造不僅要有決心,更要有智慧,通過“挖深填淺、分層剝離、交錯回填”為核心的土壤重構技術,對采煤塌陷破壞的土壤進行重構,成功恢復土地生態調節功能。

  昔日的潘安湖采煤塌陷地,如今已變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潘安湖濕地公園。同時,當地還在圍繞潘安湖打造科教創新區,目標成為淮海經濟區科技創新高地。

  德國國家工程院院士伯恩哈德·穆勒此前在到訪徐州時曾談到,徐州讓他想到了德國著名的魯爾區,後者曾經也是著名的重工業基地,如今通過修復和治理,已華麗轉變為風景秀麗的科技創新重鎮。

  新徐州,堪稱東方魯爾。2021年,徐州市區優良天數、PM2.5平均濃度兩項指標改善幅度均居江蘇省首位;生態修復深入實施,治理采煤沉陷區2.5萬畝,綠化造林17.5萬畝,森林覆蓋率江蘇全省第一。

  搶抓機遇,瞄準系統轉型

  不挖煤了,挖什麼?不賣煤了,賣什麼?

  破局資源陷阱,徐州堅持減法加法一起做,做大增量、優化存量、主動減量,下決心調整優化產業結構,不斷深化和昇華引領產業轉型持續深入,構建多元發展、多極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

  走進江蘇華美熱電有限公司,7000餘塊單晶矽高效光伏組件映入眼簾,頗為震撼。這個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於今年4月開始並網發電,一年可發電約400萬度,除供淮海大數據中心使用外,賸餘電量進入國家電網銷售。根據測算,該項目每年可節約標煤1320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3480噸。

  值得一提的是,這座成立於2014年的電廠,是在徐州龐莊煤礦原址上拔地而起的。實現了由“黑”到“白”的轉變後,如今的他們又開始了“綠色”進擊。

  轉型路上,徐州信心滿滿。

  7月21日,徐州市委書記宋樂偉主持召開新型能源和雙碳產業發展座談會,研究謀劃轉型發展新思路新舉措。在他看來,作為老工業基地和資源型城市的徐州,發展新型能源和雙碳產業基礎較為紮實、體系相對健全、創新優勢突出。

  他提出,要聚焦重點領域,明確主攻方向,統籌考慮頭部企業、市場應用、技術支撐等關鍵要素,發揮前端應用市場的先發優勢加快發展壯大太陽能光伏產業,立足現有基礎大力推動煤電等傳統能源產業轉型升級,搶抓發展機遇積極培育拓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科學把握產業發展態勢佈局拓展氫能等潛力產業,加快儲備一批人才、技術和應用場景,紮紮實實推動產業做大規模、提升層次、優化佈局。

  要多管齊下,加快做大做強產業集群,發揮頭部企業帶動作用,推動產業鏈深度融合、加快實現高端躍升;聚焦產業發展薄弱環節,大力推進補鏈強鏈延鏈;注重發揮重大產業項目支撐作用,招引一批具有較強資源整合能力、帶動能力的基地項目;另外,要推動產業融合發展,重點探索“光伏+智能電力裝備”等融合發展新模式,推動“新能源+工程機械”融合發展,拓展“光伏+建築”等多元化應用場景。

  令人欣喜的是,近半年來,徐州捷報頻傳。除了多個重大項目陸續落地,上半年徐州新能源產業集群規模達278億元,大大超過了年度目標。同時,徐州納入規上工業統計的45家光伏產業鏈企業完成產值172.85億元、同比增長138.6%,對全市規上工業的產值增長貢獻率高達140.6%。

  徐州市發展改革委工業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光伏發電項目占地較多,而較為豐富的土地資源和屋頂資源,正是徐州在新能源賽道角逐的一個優勢所在。近年來,徐州以培育發展太陽能光伏產業為核心,通過土地優惠、政府服務等多種手段,重點支持以中能矽業、協鑫矽材料和強茂集團為主的龍頭企業,以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為載體,發展光伏產業相關的高端製造業,正揚鞭奮力馬蹄疾。

江蘇協鑫矽材料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顆粒矽技術應用示範項目 江蘇協鑫矽材料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供圖
江蘇協鑫矽材料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顆粒矽技術應用示範項目 江蘇協鑫矽材料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供圖

  澎湃新聞記者從徐州市“十四五”相關規劃獲悉,徐州立誌做精新能源產業集群,產業規模目標到2025年突破千億元。

  在業內看來,在新能源賽道上,光伏、氫能等無異於“新煤炭”“新石油”。而徐州的目標就是要在能源的新賽道上,實現換道領跑。

  南秀北雄,誌在淮海崛起

徐州城市夜景 徐州市委宣傳部供圖
徐州城市夜景 徐州市委宣傳部供圖

  奮進中的徐州,利好不斷。

  8月,國家發改委等聯合公佈了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建設2021年度評估結果,8個優秀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城市中,徐州昂首躋身前三。

  9月,江蘇省政府官網全文公佈《關於支持徐州市建設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範區的若干政策》,其中多條政策足以讓徐州人倍感振奮。比如,加強可持續發展領域科技攻關與應用示範,通過專題組織、定向委託等方式,支持徐州實施煤礦塌陷地修復、產業接續等碳達峰碳中和重大科技示範。

  支持徐州探索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新興產業加快發展、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可持續發展新路徑新模式,推動體制機制創新,在項目審批、核準、土地、投融資、人才等重要方面給予傾斜。

  還有,在培育壯大綠色低碳能源產業方面,支持徐州打造綜合能源基地、新能源特色產業集群、新能源汽車和非公路用車生產製造基地。支持光伏產業集群發展。支持徐州發展氫能產業,探索構建製氫到用氫全產業鏈條,助力能源供給結構調整。支持徐州建設綠色低碳智慧交通體系,開展公路沿線充換電基礎設施建設……

  各種機遇疊加,徐州新能源低碳轉型可謂潛力巨大、前景廣闊。更重要的是,徐州高昂的轉型姿態,也是給整個淮海經濟區的轉型發展指明了方向。

  2017年,國務院正式批複同意《徐州市城市總體規劃(2007~2020)》,明確了徐州作為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的定位。淮海經濟區系蘇魯豫皖四省交界的十座城市抱團而成,南連上海大都市圈,北接京津冀,向東可出海,向西則直入中原城市群。

  儘管戰略地位重要,淮海經濟區近年來卻成為了東中部“經濟窪地”,大多都面臨著資源型城市的艱難轉型。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一哥”徐州的出路,就是淮海經濟區的出路。江蘇出台的上述政策中也提到,要大力支持徐州建設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進一步提升綜合承載能力和區域輻射帶動能力,引領推動淮海經濟區高質量協同發展,為同類型的老工業城市和資源型地區轉型發展探索新路徑。

  宋樂偉表示,徐州將始終牢記總書記殷殷囑託,樹牢答卷意識,堅定不移用新發展理念指引轉型實踐,在創建可持續發展示範標杆上實現明顯突破。以創新引領資源地區中心城市高質量發展為主題,加快建設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範區,打造全國同類地區轉型示範樣板。

  馳而不息,只此青綠。徐州,煥新出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