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一年後,伊拉克新總統為何仍然“難產”?

2022年10月13日07:00

  伊拉克的無政府狀態已持續一年有餘。自去年10月10日舉行國民議會選舉以來,伊拉克各政治派系之間分歧難以調和,總統、總理之位遲遲難產。政治僵局引發社會經濟動盪,過去幾個月間,伊拉克多次爆發暴力衝突,民眾不滿逐漸加劇。

  如今,伊拉克政治困境似乎迎來微弱的曙光。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伊拉克國民議會議長穆罕默德·哈布殊(Mohammed al-Halbussi)辦公室10月11日宣佈,伊議會將於10月13日複會,選舉產生新一屆總統。聲明稱,此次議會會期“只有一項議程,選舉產生這個國家的總統”。

  伊拉克總統是一個偏禮儀性職位,但它對於破解伊拉克政治僵局非常重要,因為總統人選產生後,後續的任命總理、組建內閣等程序才能得以推進。也因此,專家分析認為,伊拉克議會舉行總統選舉是伊拉克政局邁向穩定的重要一步。但是,長遠來看,伊拉克政治派系之間的分歧仍然難解,該國政治前景仍然令人擔憂。

  大選結束一年仍無新政府

  2021年10月10日,伊拉克舉行了國民議會選舉。這場選舉原定於2022年舉行,但面對政府腐敗、失業率居高不下、基礎設施腐爛落後等問題,伊拉克民眾爆發了持續的大規模反政府抗議示威活動,這迫使大選提前一年舉行。

  按照規定,大選結束後,伊拉克議會今年1月9日舉行首次會議後應在30天內選出新總統,隨後由新總統指派議會最大黨團推選出的人選出任新總理,新總理在30天內組建新的內閣。然而,從2月7日至3月30日,伊拉克議會兩次試圖推選新總統的嚐試都以失敗告終。

  當地時間2022年1月9日,伊拉克巴格達,伊拉克新一屆國民議會舉行首次會議。圖/IC photo

  “如果伊拉克週四選舉總統的程序能順利推進,它將成為伊拉克政局邁向穩定的重要一步。”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餘國慶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只有議會按正常程序選舉出了總統,才能進一步推進總理選舉並組建新的政府。

  根據伊拉克自2003年後形成的政治分權體制,該國總統由庫爾德人擔任,總理由什葉派人士擔任,議長則由遜尼派人士擔任。

  法新社報導指出,伊拉克總統一職通常由“庫爾德斯坦愛國聯盟”推選產生,但控製著伊拉克北部庫爾德斯坦自治區的“庫爾德斯坦民主黨”也瞄準了總統之位。多方認為,來自“庫爾德斯坦愛國聯盟”的現總統巴爾哈姆·薩利赫和來自“庫爾德斯坦民主黨”的庫爾德自治區內政部長雷巴爾·艾哈邁德將是主要的伊拉克總統候選人。

  來自智庫Century International的研究員Sajad Jiyad對法新社表示,伊拉克週四舉行的議會會議預計能夠達到開展總統選舉的標準——根據規定,至少需要220名議員參與投票。不過,此次能否順利選出新總統,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庫爾德斯坦的兩個政黨能否達成妥協。

  現實情況是,妥協似乎仍然遙遠。據路透社10月11日報導,來自“庫爾德斯坦民主黨”的議員Mahma Khalil表示,他所在的黨派和“庫爾德斯坦愛國聯盟”之間的談判仍在進行中,雙方並未達成相關協議。來自“庫爾德斯坦愛國聯盟”的高級成員Gayath al-Sorchi也表示,目前雙方仍未達成協議,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一場“令人窒息的危機”

  伊拉克議會能否在週四的會議中順利選出新總統尚且難料,但留給伊拉克打破政治僵局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聯合國日前呼籲伊拉克各派重回對話,以打破政治僵局、組建穩定的新政府。其警告稱,“伊拉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今年以來,石油資源豐富的伊拉克從能源出口中獲得了巨額收入。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伊拉克中央銀行持有870億美元的外彙儲備。然而,由於看守總理穆斯塔法·卡迪米無權以看守總理的身份向議會提交年度預算,這筆錢仍然被鎖定著。聯合國方面表示,伊拉克在年底之前通過預算是“當務之急”。

  伊拉克能否在年底之前組建新政府並通過預算,選出新總統只是第一步。餘國慶分析稱,伊拉克議會如果順利按照此前的權力分配傳統選出新的總統,那麼接下來的政治進程可能會相對順利。“但若是各方對產生的總統仍存在分歧,甚至一些派系不認可或不服從議會選舉的結果,那麼伊拉克政治可能陷入新的動盪之中。”

  實際上,導致伊拉克陷入長時間政治僵局的主要原因,就是伊拉克國內各個政治派別之間的嚴重分歧。其中最核心的矛盾就是什葉派內部的矛盾。

  餘國慶介紹稱,伊拉克什葉派內部目前主要有兩大派,一個是什葉派宗教領袖薩德爾領導的“薩德爾運動”,這是伊拉克新近形成的一股政治勢力;一個是以前總理馬利基為首的“協調框架聯盟”,“兩派在總統選舉、總理選舉等關鍵問題上都存在矛盾,由此導致議會難以順利推選總統”。

  當地時間2022年8月30日,伊拉克納傑夫,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薩德爾運動”領導人薩德爾舉行新聞發佈會。圖/IC photo

  去年10月的大選結束後,薩德爾領導的“薩德爾運動”成為最大贏家,在329個議席中獲得73個。據新華社報導,薩德爾本欲借助在議會的席位優勢,打破伊拉克戰爭後由各派分享政治權力的傳統,尋求聯合部分政黨組建多數派政府,將馬利基領導的“協調框架聯盟”排除在外,但他始終未能爭取到足夠的議員支持。

  今年6月12日,“薩德爾運動”議員集體辭職,呼籲解散議會、提前大選。按照規定,空缺的議會席位由其所在選區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遞補,隨後馬利基領導的“協調框架聯盟”成為議會最大黨團,但其推出的新總理人選穆罕默德·蘇丹尼遭到薩德爾反對。7月底,薩德爾的支持者兩度闖入議會大樓,並開始在多省舉行示威抗議。

  8月29日,薩德爾宣佈將“退出政壇”,由此引發了伊拉克首都巴格達近些年來最嚴重的暴力衝突。薩德爾的支持者衝入政府大樓,和其他什葉派團體發生激烈衝突。路透社報導稱,超過30名薩德爾支持者在衝突中死亡。

  8月30日,伊拉克現任總統薩利赫呼籲提前舉行“符合全國共識的新一屆大選”,稱如此或許可以找到結束這場“令人窒息的危機”的出口。

  當地時間2022年9月28日,伊拉克巴格達,抗議者與安全部隊發生衝突,當日伊拉克國民議會召開會議。圖/IC photo

  然而,什葉派內部分歧難解,這場危機的結束就遙遙無期。法新社報導指出,對於伊拉克當前的政治僵局,薩德爾希望解散議會、提前大選,但“協調框架聯盟”則希望直接組建新政府。

  目前來看,“協調框架聯盟”是伊議會第一大黨團,其也表現出希望加速結束危機的意願。但是,沒有薩德爾的配合,政治僵局仍然難解。據新華社報導,伊政治分析人士奧斯曼·古勒皮說,薩德爾是伊拉克最有“人氣”的政治家,不管他是否身處政壇,要打破政治僵局都需要他的配合。

  據法新社報導,政治分析師阿里·巴達爾認為,若是議會順利選出新總統,新總統可能會指定“協調框架聯盟”推選的總理人選穆罕默德·蘇丹尼為新總理。“但是,薩德爾的支持者可能會非常不開心,他們可能會組織抗議、準備新的大選。”

  餘國慶對伊拉克未來一段時間的局勢也並不樂觀。他表示,按照伊拉克目前的政治框架,各派系之間的分歧短期內難以解決。尤其是,伊拉克的政局還受到美國、伊朗等外部勢力的影響,“若是這種外部影響仍然持續,伊拉克的政治動盪或許仍將持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