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都開始吃“不老藥”了!一粒膠囊賣430元,李嘉誠也砸錢投資

2022年10月11日17:08

  來源:時代財經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單瓶26000元,每瓶60粒,一粒約433元。因突破消費者想像的超高售價,一款名為“賽樂瑞MAX”的逆衰口服補劑悄然出圈。

  產品標籤信息顯示,賽樂瑞MAX的原料包括煙酰胺單核苷酸、輔酶Q10、西伯利亞鬆提取物等。作為該款產品的主成分,煙酰胺單核苷酸,即是當下最火熱的抗衰成分NMN(β-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在人體中,NMN是NAD+的前體,其功能是通過NAD+體現,號稱是能夠延緩衰老的“長壽藥”。

  近年來,NMN相關補充劑以“不老神藥”的形像在保健品市場出現,一度躍升為保健品新貴。坊間最有名的傳聞莫過於昔日華人首富李嘉誠也在服用同類產品,並斥巨資投資了相關企業。這更激起了消費者的好奇心和購買慾,而據媒體報導,沉迷NMN的人群中不乏90後、95後,甚至一部分00後也開始食用。

  “抗衰老、防腫瘤、防老年癡呆、防脫髮、增強性功能、提高受孕能力、護眼護肝護腎……我自己也在吃,中國人不騙中國人。”NMN保健品代理商王軍向時代財經介紹稱。

  根據2021年1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印發的《關於排查違法經營“不老藥”的函》,目前NMN在中國未獲得藥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劑和新食品原料許可,NMN不能作為食品進行生產和經營。因此,市面上現有的NMN產品均為進口。

  時代財經發現,相比昂貴的NMN產品,NMN原料的價格卻十分低廉。有NMN原料商甚至會對外提供將原料粉末製作成膠囊成品的服務,價格相較同劑量的合規產品便宜一半。

  “由於我國未批準NMN作為保健食品成分,其安全性未經權威機構驗證,消費者應保持謹慎態度。”中國毒理學會毒理學家、上海驥路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旭晟對時代財經指出。

  一粒膠囊賣出黃金價

  “賽樂瑞”(Cellerator)隸屬於日本源生生物產業株式會社,旗下產品包括賽樂瑞PRO、賽樂瑞MAX、賽樂瑞NMN面膜等。在京東賽樂瑞海外旗艦店,除了面膜售價低於千元外,其餘產品的單價在6000元~30000元之間不等。其中,賽樂瑞MAX價格最高,為26000元/瓶,共60粒,換算下來,單粒價格高達433.3元,堪比黃金。

圖片來源:京東賽樂瑞海外旗艦店
圖片來源:京東賽樂瑞海外旗艦店

  時代財經以消費者身份諮詢京東賽樂瑞海外旗艦店客服,對方稱,“此款產品能通過細胞煥活、代謝抗衰、炎性抗衰,並有效清除衰老細胞的4種方式,進而實現抗衰調理。”

  天價並不能阻擋消費者的熱情。據媒體報導,自2021年通過京東國際進入中國市場以來,賽樂瑞已經收割了大批高淨值用戶,多次電商活動中單日成交額超千萬。

  張海便是業績貢獻者之一。“當時NMN成分特別火,說是抗衰效果很好,那段時間經常刷到賽樂瑞的產品,在朋友的推薦下就購買了。價格挺高,吃了一段時間,感覺皮膚狀態、精力有一些提升,不知道是產品起作用,還是我的心理作用。”張海告訴時代財經。

  不止賽樂瑞,在多個電商平台和社交平台上,均可見NMN相關產品在售或被大量推薦,價格亦參差不齊,從百元至上萬元不等。

  時代財經以消費者身份向NMN產業相關人士諮詢,NMN原料商胡兵告訴時代財經,“NMN成分很火,自然五花八門的產品都多了起來,目前國內沒有批準這個成分應用在食品中,所以都是進口產品,但是市面上也有不少假貨流通。”

  從目前各大電商平台的NMN產品價格來看,大部分產品處於千元價格帶,百元和上萬元的產品相對較少。

  “不同品牌的產品價格自然不同,另外,NMN含量的多少也導致各個產品之間存在差別,比如有的含量是10800毫克,有的是12800毫克,一般來說,NMN含量高的價格就高一些。”胡兵對時代財經說。

  不過,時代財經發現,在走量銷售的情況下,NMN產品的價格存在巨大的壓縮空間。

  時代財經從一位在日本從事NMN產品代理的業內人士處獲得一份NMN產品價格表,該價格表顯示,當拿貨量達到48瓶時,價格表中9款產品對應的代理結算費紛紛減半。

  以價格最高的“新興和NMN 9000(規格為60粒)”為例,該款產品的定價為345600日元(折合人民幣約17055.36元),拿貨量在1~5瓶時可打7折,其代理結算費約為人民幣11938.75元;拿貨量在6~47瓶時,可打6折,其代理結算費約為人民幣10233.22元;當拿貨量超過48瓶時,則可打5折,其代理結算費降至千元價格帶,約為人民幣8527.68元。

  另外,上述價格表顯示,一款含量為15000毫克、規格為90粒的NMN產品,其人民幣定價為9680元/瓶,購買1~10瓶的價格為2904元/瓶,單價直接縮水70%。

  原料商製作成品出售,價格便宜一半

  與動輒上千甚至過萬元的NMN產品相比,其原料價格則顯得親民很多。

  時代財經在淘寶、採購批發平台1688等搜索“NMN原料”“β-煙酰胺單核苷酸粉”時發現,以10克的規格為例,價格低的僅需數十元,高的也只需200元左右,且量越大價格越低。在陝西澤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1688平台店舖中,若購買1000克純度為99.95%的NMN原料粉,價格為1800元,即1克的價格僅為1.8元。

  以賽樂瑞MAX為例,其京東海外旗艦店客服人員告訴時代財經,賽樂瑞MAX一瓶60粒,每粒含NMN成分150毫克,一整瓶的NMN成分含量為9000毫克。

  若按照1.8元/克的單價來計算,9000毫克的NMN原料粉價格僅為1.62元。

  “相比NMN產品,其原料粉的價格確實較低,但是因為國內還沒有允許其作為保健品原料使用,所以一般都需要出口後再回流至國內,這筆費用很高。”胡兵對時代財經坦言。

  實際上,通過海外鍍金再回流國內銷售是NMN產品的慣用套路。據媒體報導,在批發網站上有不少廠家可以提供從生產到貼牌的一站式服務。他們的原料大多採購自中國內地,β-煙酰胺單核苷酸粉或膠囊拿到出口食品生產企業備案證明後,在中國內地加工至半成品,再出口至美國、日本、加拿大等國家,做成成品、完成包裝,再運至保稅倉;有些代工廠直接把原料運至其他國家進行生產。

  儘管國內尚未批準NMN作為保健品原料使用,但胡兵告訴時代財經,如果圖便宜而且不介意,消費者可以購買他們用原料粉做成的膠囊。

  “一粒膠囊的NMN含量為200毫克,以60粒一瓶的規格計算,單瓶價格可以降到260元,與其含量相近的同規格產品價格在500元左右。”胡兵稱。

  但這一做法或涉嫌違法。張旭晟對時代財經表示,由於監管部門曾明確目前NMN不能作為食品在我國境內生產和銷售,因此目前市面上的合規進口NMN保健品多為跨境電商渠道、由各消費者購買供個人食用的方式進入我國。若我國境內商家直接在我國生產並銷售NMN原料製成的食品,確實涉及違反相關規定的行為。

  不老神藥真的靈嗎?

  NMN全稱為β-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即β-煙酰胺單核苷酸。作為一種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NMN在人體中是合成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體,其生理功能主要通過提高NDA+水平來體現。

  公開資料顯示,NAD+又叫輔酶Ⅰ,是人體內幾百種重要代謝酶的輔酶,在細胞中的功能是作為氧化還原載體,並作為信號分子參與許多重要細胞過程,與能量代謝、糖酵解甚至DNA複製等活動存在關係。

  2013年,哈佛藥學院遺傳學教授大衛·辛克萊爾(David Cinclair)在老鼠身上進行抗衰老實驗,通過實驗對比發現,從外部補充NMN能夠讓老鼠的各項指標年輕化,或者說壽命可延長10%―20%。該研究成果一經發表,便引來科學界對NMN的廣泛關注。

  截至目前,關於NAD+和NMN的研究,大部分都只推進到動物實驗階段。張旭晟對時代財經指出,由於缺乏針對NMN的短期及長期毒理學試驗數據,其作為食品經口攝入人體的安全性尚未得到權威機構的驗證;同時,就NMN的抗衰老功效也受到質疑和爭論。

  儘管缺乏人體安全性與有效性的證據,但這並未妨礙“不老神藥”從實驗室走向市場。

  2017年4月,李嘉誠曾花費2500萬美元投資了一家專注於健康老齡化的生物科學公司Chroma Dex。當時有傳言稱,李嘉誠是服用了Chroma Dex生產的NR(煙酰胺核糖)產品後才決定投資的。NR其實是NMN的前體,也就是NAD+的前前體。

  多方背書下,NMN產品逐漸躍升為保健品新貴,作為新一代“不老神藥”被眾多商家和消費者追捧。

  “在國內消費升級以及健康意識提升下,保健品行業快速發展,NMN產品憑藉其抗衰的噱頭獲得了一些消費者的青睞。”廣東省食安保障促進會副會長朱丹蓬告訴時代財經。

  時代財經注意到,目前在售的NMN產品均來自境外,國內尚無完成註冊的NMN產品。而不少國內公司通過境外註冊或收購的方式進行生產,然後繞道跨境電商或代購渠道進入中國的迂迴做法,其根源則是在不同國家或地區,保健品的監管規定並不相同。

  以美國的相關規定為例,NMN之家網站的文章顯示,“在美國,沒有哪一項法律明確規定,營養保健品需要通過嚴格的安全測試才能進入市場。FDA對營養保健品的監管權也僅限於備案製,只要不出事,平時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樣很容易造成市場上的產品魚目混珠,讓消費者難以辨別出真正優質的產品”。

  一位不願具名的食品法規諮詢人士向時代財經證實了這一觀點,其表示,“美國對於膳食補充劑,也就是所謂的保健品的管理確實是實行備案管理,但是至於這個制度的好壞,會不會產生劣質產品,就見仁見智了”。

  張旭晟則對時代財經表示,與我國的食品監管制度不同,美國的食品監管行政部門不強製實施膳食補充劑的上市前註冊制度。但是,膳食補充劑生產商須對其擬上市產品的安全性進行自我評估,或者委託第三方機構進行安全性評估。因此,在我國經過註冊流程的保健食品,其安全性已由我國相關行政部門背書;而在美國等國家則傾向於採取企業責任製,企業對膳食補充劑的安全性全權負責。

  “嚴格來說,即使依據美國的相關法律,含有NMN的膳食補充劑上市同樣必須提前獲得新膳食成分(NDI)批準方可合法上市。”張旭晟稱。

  今年1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第1067號胡季強代表提出的《關於加強新型抗衰老食(藥)產品研發扶持相關產業健康發展的建議》進行答覆時稱,目前NMN作為食品原料的定位及安全性尚不明確,缺少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建議按照新食品原料開展安全性評估或明確食品安全國家標準。NMN及相關產品在我國尚未註冊保健食品,NMN作為保健食品原料條件尚不成熟,需要進一步加強監測和研究。

  也是在1月,國家藥監局公示了NMN物質可作為化妝品新原料備案通過的信息,業界將其視為政策鬆動的信號。今年以來,已經有3家企業獲得NMN化妝品新原料備案,分別為餘姚萊孚斯本、康盈紅莓和深圳維琪。

  (文中王軍、張海、胡兵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