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危機撲面而來: 冬季液化天然氣或供不應求 歐洲製造業外流加劇

2022年09月22日00:07

儘管寒冬尚未到來,但歐洲能源危機大戰在即的緊張和不安已經隨處可見。

歐洲各國正未雨綢繆,為捱過今冬能源危機頻頻出招,各國四處尋氣,德國將以歷史性援助協議把天然氣巨頭Uniper國有化,西班牙可能在用氣高峰期關閉能源密集型產業,英國政府9月21日公佈了一項數百億英鎊的緊急援助計劃……

其中歐洲經濟火車頭德國更是動作不斷,德國政府計劃向天然氣巨頭Uniper SE注入大約80億歐元,防止德國能源行業崩潰。Uniper 9月20日也證實,正在與政府最終商討一份方案,方案包括80億歐元的增資,完全由政府認購。德國政府還將購入其主要股東芬蘭Fortum Oyj的股份。

需要注意的是,Uniper是德國國內俄羅斯天然氣的最大買家,處在能源危機的核心。在俄羅斯限制對歐洲的能源供應這一大背景下,如果Uniper破產,可能對德國經濟的各個領域產生波及,並可能威脅燃料供應,因此德國政府面臨巨大行動壓力。

此外,9月16日,德國政府正式接管了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在德國的業務,此舉將可能加劇兩國的衝突,並可能招致俄羅斯方面的報復。今年晚些時候,歐盟對俄羅斯石油的進口禁令將會生效。

德國政府表示,此舉是為了確保施韋德特、卡爾斯魯厄和沃堡三座煉油廠的運營,這三座煉油廠約占德國石油加工能力的12%。對於可能的報復措施,德國總理朔爾茨指出,我們已經考慮到了俄羅斯切斷原油供應的可能,但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不管怎樣,能源危機已經嚴重衝擊了歐洲。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能源是製造業重要投入品,目前歐洲面臨的能源短缺情況並不是短期現象,預計至少將在幾年內持續。持續的能源短缺衝擊和能源價格上漲衝擊將嚴重影響企業正常的生產活動,企業不僅面臨原材料的大幅上漲壓力,在斷氣和缺氣影響下,開工率無法保證,可能影響合同履約。7月德國伊弗經濟研究所調研顯示,約73.3%的被調查企業面臨投入品短缺,電子、機械製造和汽車行業90%的企業難以買到所有所需材料。因此,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的歐洲製造業企業開始考慮外遷。

冬季液化天然氣或供不應求

對於歐洲而言,目前的儲氣進展是個好消息。根據歐洲存儲運營商數據,德國儲氣設施上週日已達到了90.07%的庫存水平,歐盟的平均儲氣水平為85.99%。

但問題在於,冬日天然氣需求才會真正到達頂峰,屆時一旦供應問題進一步加劇,歐洲將不得不實行能源配給,經濟將遭受巨大沖擊。

因此歐洲各國希望加快尋找俄羅斯能源替代來源。作為解決方案之一,德國希望能夠盡快從卡塔爾購買更多的液化天然氣,目標是最快在2024年年中取代從俄羅斯進口的所有能源。但需要注意的是,儘管與卡塔爾達成供應協議對德國有利,但這其實無法解決德國迫在眉睫的能源危機,因為卡塔爾北部油田擴建項目預計要到2026年才能投產。

此外,上個月,德國總理朔爾茨和副總理哈貝克共赴加拿大,希望就能源和原材料領域達成雙邊合作。但由於輸送天然氣的管道建設和監管都是短時間內難以解決的問題,朔爾茨加拿大之行抱憾而歸。

在供應鏈、資本紀律等因素製約下,美國的作用也很有限,美國頁岩油氣業高管已經警告稱,今年冬天無法增加油氣供應來“拯救”歐洲。頁岩油氣田最大的投資者之一、私募股權Quantum Energy Partners負責人Wil VanLoh表示:“我們的生產模式就是如此,無法增加更多產量。不會有緊急援助,不論是石油,還是天然氣。”

在被問及美國頁岩氣行業是否可能大幅增產時,美國能源巨頭先鋒自然資源公司(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首席執行官Scott Sheffield也表示,“不,我認為這不會發生。我們沒有增加鑽井平台數量,我也沒有看到其他公司增加。隨著供應緊張,原油價格可能在今年冬天升至每桶120美元上方。”

更糟糕的是,接下來的冬天歐洲可能還需要和亞洲爭奪天然氣供應。目前市場普遍擔憂,在今年俄羅斯供應中斷的情況下,當北半球冬季的需求達到頂峰時,天然氣市場供應量將很難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9月20日,日本氣象廳預報稱,受拉尼娜現象影響,今年冬天日本可能會尤其寒冷。從今年12月到明年2月,日本東部和西部的氣溫很有可能低於正常水平;與此同時,日本東部和西部日本海一側地區,冬季降雪量可能將高於正常水平。這意味著今年冬天日本民眾對取暖燃料和電力的需求可能高於以往。

由於能源資源貧乏,日本是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氣進口國,其液化天然氣進口量約占全球近五分之一,僅次於中國。如果今冬的寒冷天氣促使日本液化天然氣進口量增加,將會致使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場和煤炭市場進一步吃緊。

由於替代來源有限,節約用氣成了無奈之舉。路孚特首席電力與碳分析師、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員秦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由於俄羅斯供氣減少,替代氣源短期內難以完全補足缺口,那麼只有消費側採取措施,才能實現安全過冬。確切地說,歐洲目前還沒有到能源短缺,只是能源危機,而現在討論的措施就是為了避免或者減輕冬天能源短缺的影響。

挪威雷斯塔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分析師Fabian Rønningen也表示:“隨著冬天的臨近,歐洲天然氣市場仍處於危險之中……歐洲面臨的最大風險仍然是東北亞的寒冬,這將引發兩地對貨物的激烈競爭。”

歐洲製造業外流加劇

隨著能源價格持續狂飆,歐洲製造業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衝擊,美國、中國等國製造業也間接受益。

德國聯邦統計局9月20日公佈的數據顯示,8月份生產者價格指數(PPI)環比上升7.9%,遠高於市場預期的1.6%和7月的5.3%,8月PPI同比漲幅更是高達45.8%,比7月37.2%的漲幅高出了逾8個百分點。8月PPI環比和同比漲幅都創下聯邦統計局1970年追蹤該數據以來的最高水平。

從更大範圍來看,歐元區8月通脹率也刷新了歷史新高。歐盟統計局16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受能源和食品價格大幅上漲的推動,歐元區8月CPI年率終值錄得9.1%,為有記錄以來最大增幅,逐漸向兩位數逼近。

在能源危機引發的層層衝擊下,歐洲製造業風雨飄搖。例如,今年上半年德國的“關鍵化學品”類目進口同比暴漲40%,這些能源密集型行業產品的訂單如今只能交給外國供應商來做。

巴克萊歐洲首席經濟學家Silvia Ardagna警告,歐洲希望實現能源獨立的想法,希望擺脫俄羅斯廉價能源,將導致其經濟面臨能源成本永久上漲的打擊。歐洲工業強國德國和意大利之所以可以在全球市場上佔據一席之地,部分原因來自於通過管道進口的大量廉價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但由於現在歐盟對俄羅斯的製裁,歐洲將失去這些豐富資源的獲取途徑。

王有鑫警告稱,隨著製造業外遷趨勢的推進,歐洲產業空心化問題將更加嚴重,在經濟危機背景下,製造業表現通常要比服務業更加穩定,而隨著製造業外遷增加,歐洲經濟波動性將進一步加大,經濟活力將持續弱化。其中,德國中型企業幾乎占全球2700家隱形冠軍中的一半,如果相關企業逐漸向美國等地區轉移,歐洲企業創新活動將減少,經濟外溢效應以及在未來全球產業競爭格局中的影響力也將隨之下降。製造業的長期疲軟也將惡化歐盟的貿易收支情況,跨境資本流入也將減少,歐元走勢將受到持續影響。

在能源危機打壓下,王有鑫認為,歐元區面臨的衰退壓力大於美國,可能於四季度率先陷入衰退。受斷氣和能源短缺等因素影響,歐元區通脹形勢更加頑固,儘管歐央行採取了一次性加息75個基點的強力緊縮舉措,但通脹指數未現回落跡象。能源短缺對歐元區工業生產帶來較大壓力,抬高製造業生產成本,不少企業被迫減產或停產,歐元區經濟“火車頭”德國的玻璃製造、鋼鐵、化工以及汽車工業產出減少,歐元區可能於今年四季度陷入衰退。

企業層面,大眾Traton首席執行官克里斯蒂安·萊文感歎道,冬天將會是最糟糕的時期,屆時家庭、醫院和企業勢必將爭奪能源,目前整個大眾集團都在為短缺時期做準備。

對於未來而言,更糟糕的是能源危機短期內根本無望解決。美國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Peter Hoekstra分析稱,如果歐盟為其能源和氣候目標製定了一個理性的計劃,而不是一個理想化目標,那麼當前的能源危機是可以避免的,但可悲的是目前歐洲的能源解決方案偏理想化,未來註定要失敗。歐洲方面似乎希望能源市場的重構能夠在2023年初完成,但問題是,歐盟成員國目前公佈的一些舉措並沒有為長期可行的能源解決方案奠定基礎。

(作者:吳斌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