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能源危機波及電動車領域 充電低成本優勢漸消?

2022年09月22日00:07

在歐盟雄心勃勃的電動車轉型過程中,當前能源危機會否成為“攔路虎”?

歐洲的能源危機波及電動車領域。

9月19日消息顯示,Tesla向歐洲車主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稱,由於能源價格上漲,正在調整歐洲的超級充電站(Supercharger)價格。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由於能源危機,歐洲市場目前呈現出嚴重的電價偏高情況,並進一步傳導至公共充電領域。”

據泛歐洲電力交易所Nord Pool數據,9月21日18:30,歐洲電力系統均價報249歐元/兆瓦時,較8月中下旬的400歐元/兆瓦時下降明顯,但與去年同期價格101歐元/兆瓦時相比,同比漲幅仍達146%。目前法國、德國的電力交付價仍在高位的380歐元/兆瓦時左右徘徊。

歐盟正大力度推動電動車進程。今年6月,歐洲議會投票支援歐盟委員會的立法建議,即自2035年起禁止銷售新的燃油車(乘用車和輕型商務車範疇)。在歐盟雄心勃勃的電動車轉型過程中,當前能源危機會否成為“攔路虎”?

充電站價格上調

伴隨著能源危機的愈演愈烈,歐洲的電動車領域正受到拖累。

Tesla近日向歐洲車主發送了一份漲價通知,稱“由於能源價格上漲,我們正在調整超級充電站的價格”。據悉,每個超級充電站的價格有差別,平均而言價格上漲了0.12歐元/千瓦時,此次漲價後,歐洲大部分的超級充電站價格將在0.6歐元/千瓦時以上。需要注意的是,Tesla此次漲價範圍僅包括超級充電站,並不影響使用頻率更高的家用充電樁。

Tesla之外,歐洲其他公共充電站也出現了漲價。英國電動車充電公司Osprey此前也宣佈,自7月25日起,該公司的充電價格將上漲至66便士/千瓦時。Osprey解釋稱,今年公司支付的電力供應價格增長了兩倍,在成本上漲的情況下,為保障運營必須實施價格調整。

“我們意識到這是一個困難時期,我們現在正與公共充電同行一起積極遊說政府,希望將公共充電的增值稅稅率從20%降低到5%。”Osprey方面表示。

在這場能源危機中,歐洲的天然氣-電力-用電端的價格傳導機制正切實地影響著消費者。

從天然氣-電力來看,由於邊際成本定價機制,歐洲電價基本由氣價決定。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解釋,“歐洲的電力市場化程度很高,並且主要採用邊際成本定價,即在現貨市場中,交易價格按邊際電價結算,當邊際成本很高的時候,電價也隨之變高,天然氣作為通常的邊際電力供應商,基本上決定電價走勢。”

近日歐洲氣電價格均有回落,不過仍在歷史高位。截至發稿,歐洲“天然氣價格風向標”荷蘭TTF天然氣10月期貨價格報200歐元/兆瓦時,較此前衝破的300歐元關口大幅下降,但依然較去年同期價格上漲了近5倍。電價方面,法國、德國的電力交付價報380歐元/兆瓦時,英國報245歐元/兆瓦時,這些國家去年同期價格僅在150歐元/兆瓦時左右。電價走高後,充電站運營商作為下遊企業,成本壓力水漲船高,漲價也成為了部分充電站企業的應對之策。

成本優勢漸消?

伴隨著電價的上漲,歐洲的電動車成本優勢是否正在弱化?

某資管行業投資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首先,Tesla此次漲價主要影響的是公共充電樁,整體而言公共類充電網絡大部分需求來源為營運類車輛和商用車,而個人消費者更為常用的家用充電樁的成本要明顯低於商業充電樁,對他們而言,成本優勢仍在。”

其次,從油電差價來看,充電價格的上調不能被斷定為油電價差被“抹平”。分析師李培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燃油車需要考慮到車輛的排量與油耗情況,電動車也需要考慮是波峰、平峰還是波穀用電,因為不一樣的時間段,電價差別還是非常大的。”

但同時,崔東樹也提醒道:“新能源車發展最大的一個核心的就是電動化,電動化核心就是油電差價,在歐洲電價偏高、(國際)油價偏低的情況下,歐洲消費者的電動車購買慾望可能會有所下降。”

對於充電運營商而言,面對成本壓力的上升,除了漲價之外,有否其他的應對之策?有分析認為,Tesla未來可能會加大對太陽能和超級充電站儲能的投資,以幫助控制能源成本,並最終控制超級充電站的價格。有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Tesla作為高端製造行業涉足太陽能和充電樁儲能,這將偏向能源基礎方面的投資,預計前期投入較高,能源基礎設施是重資產投資,短期來看資產回報率較低,實際投入有待考察。”

“不過,對於消費者而言,超級充電樁儲能的積極意義的確很明顯。”該名業內人士表示。值得一提的是,歐洲的儲能充電站近日也傳來了新動態。有消息稱,台泥子公司NHOA旗下專責發展電動車快充基礎設施的Atlante Co.將在意大利、法國、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置215個電動車快速充電站,充電站100%使用綠電並且結合儲能,可提供超過1400個快充車位。

另一個問題在於,我國會否出現類似的“電動車充電價格上升”情況?崔東樹認為,“中國以煤電為代表的整個電力體系的穩定和煤炭的自給自足,決定了中國電動車的電價穩定,並推動了中國的電動車發展。”

嘉實資源精選基金經理蘇文傑同樣認為,從充電樁基礎設施供給到中國能源價格情況來看,預計中國電力價格與充電成本都將整體保持穩定。他指出:“2021年,我國充電基礎設施保有量達261.7萬台,同比增加70.1%。此外,我國也明確到‘十四五’末將形成適度超前、佈局均衡、智能高效的充電基礎設施體系,能夠滿足超過2000萬輛電動汽車充電需求。供應端的穩定將有助於價格持穩。”

歐盟的電動車“雄心”

在歐洲奔向綠色目標的過程中,電動車也是重要一環。

今年6月,歐洲議會對歐盟委員會的立法建議——自2035年起將禁止銷售新的燃油車投出了關鍵的支援票,禁售範圍包括混合動力車型在內。這意味著,2035年之後,在乘用車和輕型商務車領域,純電動汽車以及氫燃料電池車將覆蓋歐盟汽車市場。

從如今的數據來看,歐洲的電動車市占率並沒有很高。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的數據顯示,去年純電動汽車(BEV)僅占歐盟新乘用車總註冊量的9.1%。

在此基礎上,要實現2035年燃油車完全退出,歐盟是否過於激進?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助理李超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我個人認為,歐盟的計劃顯然過於激進,不只是電動車方面,歐盟整個綠色轉型、碳中和等目標都沒有留出應對地緣政治變化的空間。”他認為,以德國為代表的不少歐盟國家,在傳統燃油車領域佔據重大優勢,如果過快放棄燃油車,必將對相應的企業,甚至對國家競爭力造成衝擊。

而且,歐盟能否滿足同步上漲的電力需求也被打上問號。市場研究公司Cornwall Insight研究員曾提醒稱:“電動汽車對於減少排放以實現淨零排放至關重要。但是,不應低估該技術對電力系統的影響程度。”

無論轉型力度如何,在受訪專家看來,拋棄燃油車、奔向淨零排放都將是歐洲的堅定目標。“若能源轉型能夠取得重大進展,即便阻力不小,電動汽車仍將是歐洲汽車業轉型的主要趨勢。”李超稱。林伯強則認為,“如今傳統能源價格偏高,其實有利於新能源的發展以及燃油車的盡快退出。”

值得一提的是,Tesla也正在謀求更大的歐洲市場份額。以德國為例,2021年,Tesla2021年在德國的銷售量超過39000輛。近日有Tesla高管透露,Tesla今年的目標是將在德國的汽車銷量翻一番,達到8萬輛。

(作者:何柳穎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