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現在輪到了中國

2022年09月22日08:21

  港媒:現在輪到了中國

  香港《南華早報》9月18日文章,原題:先是日本,現在輪到了中國:美國再次訴諸經濟打壓對手的戰術 1985年9月22日,當時的五國集團財長們在紐約簽訂了廣場協議,美元兌日元和歐洲主要貨幣的彙率大幅貶值。自此之後,美國對於這種打壓對手的戰術樂此不疲。

  1985 年,時任美國財政部長詹姆斯·貝克在紐約廣場酒店發表講話。

  數個“失去的十年”

  我們正迎來37年後的9月22日,日本時至今日才幾乎擺脫廣場協議帶來的通貨緊縮的影響。儘管中國成功保護自己免受類似貨幣攻擊,但現在卻面臨著其他經濟武器的包圍。

  當前,我們聽到很多聲音說,日元彙率正在觸及數十年來的最低點,呼籲要進行貨幣市場干預。然而,他們都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在廣場協議簽署之前,日元兌美元彙率在260左右,僅僅在幾年後,日元就升值近一倍。

  有人或許會說,260日元兌1美元的彙率是二戰後戰勝國的專斷決定。但事實上,在簽署廣場協議時,日本的價格體系已經適應了這一彙率,通貨緊縮所造成的衝擊是空前巨大的。

  沒有任何一個經濟體能夠經受住廣場協議級別的重創。日本進行了調整,卻付出了國內經濟停滯不前的代價。現在,日本再次面對調整日元彙率的壓力,以應對全新的外部衝擊。

  作為1985年廣場協議的後果,日本此後遭遇了數個“失去的十年”。事實上,現在外界所描繪的“日元疲軟”標誌著日元即將重返均衡彙率。

  “經濟安全”的偽裝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對這一現狀心知肚明。在廣場協議和通貨緊縮的重創之後,他現在不可能急於重返強勢日元。為何美國沒有強烈抗議黑田東彥讓日元穩定貶值的秘密戰術呢?

  部分原因是,廣場協議已經達到了破壞日本競爭力的目的,製造商將產品製造產業轉移到別國,迫使日本經濟“空心化”。還有部分事實是,美國現如今盯上了“更大的魚”。

  華盛頓無法針對中國使用類似於廣場協議的武器,中國聰明地保持了彙率管控,但美國政府找到了其他武器。在保護“經濟安全”外衣的偽裝下,美國及其部分盟友開始談論“讓製造業重新回流美國”,並付諸行動。

  這是災難性的做法。它意味著,亞洲和其他經濟體為了適應海外發起的貨幣和貿易戰而被迫經曆的變革,需要進行重新改造。

  由此一來,通貨膨脹將不可避免地成為更加難以改變、更加持久的現象,因為從現在開始,供應鏈的打斷將會反映貿易和經濟結構的改變,而非新冠肺炎疫情的暫時影響。

  美國的謬論

  所有這一切都表明了以下這種謬論,即操縱貨幣、關稅和其他貿易障礙,再加上保護國家經濟安全的似是而非的論點,可以取代國際合作。

  這同時還凸顯出以下這一事實,即在全球化時代,一個由單一強國(美國)控製的主要貨幣(美元)能夠不考慮多個國家的經濟現實,並推動彼此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這種觀念是錯誤的。

  可悲的是,華盛頓和其他西方國家拒絕接受這一現實:世界經濟秩序已經發生改變,即使政治秩序不願意適應這一改變。我們面臨著比貨幣、貿易和經濟安全戰爭更加艱巨的戰鬥,比如氣候變化等。(作者安東尼·羅利,王曉雄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