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文章:美國成富裕社會的“死亡陷阱”

2022年09月09日10:10

轉自: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9月9日報導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9月7日文章稱,美國是一個富有的死亡陷阱。

文章說,上週,美國全國健康狀況統計中心提醒美國人注意有關美國人生死的兩個事實。

令人痛心的是,第一個事實並不令人意外。新冠疫情導致太多人死亡,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從2019年的約79歲降至2021年的76歲——這是近一個世紀以來在兩年間的最大降幅。預期壽命下降最嚴重的是美國的印第安原住民和阿拉斯加原住民,他們的預期壽命降至65歲,接近二戰期間的全國平均水平。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聖費利佩舉行的葬禮上,莉拉·布蘭克斯在丈夫的棺材旁哭泣,後者死於新冠肺炎併發症。(路透社)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聖費利佩舉行的葬禮上,莉拉·布蘭克斯在丈夫的棺材旁哭泣,後者死於新冠肺炎併發症。(路透社)

第二個事實或許更令人擔憂:美國人的預期壽命不如其他高收入國家。雖然大多數發達國家在新冠疫情第二年的情況有所改善,但在新冠疫苗推出後死於新冠肺炎的美國人多於疫苗發明之前。

對這一事實的任何解釋都必須從美國右派對疫苗的離奇排斥開始著手。在奧密克戎變異毒株引起的那輪疫情期間,美國人接種新冠疫苗和加強針的意願降低,而死於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大大高於所有其他國家。

約翰斯·霍普金斯-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喬舒亞·沙夫施泰因說:“人們並不認為使用抗高血壓藥物屬於政治行為。但由於一些媒體和民選領導人發出的錯誤信息,美國人認為接種疫苗是一種政治聲明,而不是一個事關健康的決定。”

然而,美國人的死亡率之謎顯然比疫情更難解。美國遭受了一系列本土流行病,它們把美國變成了富裕世界的死亡陷阱。

美國高死亡率的最直接原因包括槍支、毒品和車禍。

美國的槍支和槍支暴力比其他任何富裕國家都多;吸毒過量死亡的人數也比任何其他高收入國家多。疫情之前,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就已經在2015年和2016年連年下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阿片類藥物蔓延和吸毒過量。此外,美國交通事故的死亡率高於加拿大、澳州、日本、韓國和歐盟。

如果你把美國人開車和久坐與美國大量高熱量飲食結合起來,你就會發現美國的另一個特徵:肥胖率高。美國成年人肥胖率為40%,美國肥胖率是大多數歐洲國家平均水平的兩倍,是韓國或日本平均水平的8倍。儘管體重與健康的確切關係存在爭議,但無黨派的全國公民基金會直言不諱地指出,在40歲至85歲的美國成年人中,大約1/5的死亡與肥胖有關。

如果說美國的住房短缺使美國人的健康狀況變差,那麼美國的醫生短缺使本可以治療的疾病沒有得到控制,導致更多花費高昂的病患。美國的人均全科醫生人數少於大多數富裕國家,部分原因在於漫長而昂貴的醫學教育促使醫生成為高收入專科醫生。再加上缺乏可負擔和可及的初級醫療保健服務,美國人可避免死亡的發生率是富裕國家中最高的(經合組織在定義“可避免”死亡時所舉的例子包括與酒精、槍擊、事故和流感有關的死亡)。增加初級醫療保健醫生將減少可治療疾病(如中度高血壓)發展成花費昂貴的疾病(如心臟病)的可能性。

美國極高的死亡率是美國人的國恥,它應該成為全民關心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