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各類傳染病成全球當務之急

2022年09月09日12:42

  參考消息網9月9日報導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9月1日報導,在紐約市郊區擔任傳染病醫生的13年里,阿茲法爾·查卡一直在與病毒作戰,不僅有常規病毒,而且還有罕見病毒。但他從未經曆過一個這樣的“病毒之夏”。沒有人經曆過,至少在這個地區沒有過。

  新冠病毒已持續約3年,其驅動因素是一種更具傳染性的變異毒株;全球暴發的猴痘和一種神秘的肝炎困擾著以前健康的兒童;在倫敦和紐約的排汙系統中發現了脊髓灰質炎病毒;查卡在耶路撒冷和自己工作的所在地羅克蘭縣的患者中發現了脊髓灰質炎,該縣位於紐約市以北,人口超過30萬。

  脊髓灰質炎是20世紀50年代初最可怕的疾病之一,它的捲土重來尤其令人不安。在最近為準備重新認證而閱讀的800頁醫學評論中,查卡發現“幾乎沒有提到脊髓灰質炎。因為我們當時的印像是,它差不多已經被根除了”。

  “傳統邊界”遭遇侵蝕

  氣候變暖、森林消失和全球旅行加速了病原體從動物傳播到人類,以及在世界不同地區的人際傳播。

  在過去的50年里,全球人口翻了一番,達到近80億,這推動了超大城市的擴張,以及對建房、種植農作物和飼養動物的土地的需求。據聯合國說,全球土地變化導致每年損失近2500萬英畝(約合1011.7萬公頃)森林,侵蝕了人類世界和動物世界之間的傳統邊界。

  與動物的密切接觸使我們接觸到它們攜帶的病原體,這些病原體導致60%的人類疾病。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姆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微生物進化的世界里,微生物正在儘可能地利用它們所能利用的一切優勢。”

  一些專家指出,在更深層次上,我們已經證明了對人類和微生物在地球上所佔據位置的根本性誤解。病毒出現的時間比我們早很久,而且數量大大超過我們。據英國《自然綜述·微生物學》雜誌的一篇社論說,如果把所有的病毒首尾相連,“它們將延伸1億光年”。

  德國病毒學家卡林·莫林是這樣說的:“我們是病毒世界的入侵者,而不是反之。”

  世界越來越關注傳染病

  2022年夏天可能會成為人類開始瞭解這一情況的時刻。傳染病成了大新聞。

  “過去,如果在非洲發生的100起疫情中有一起被報導並引發關注,那都是很難得的。但現在,更多疫情被報告出來。”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和公共衛生專業的博士吉米·惠特沃思說。

  西方衛生部門和媒體對尼日利亞2017年暴發的猴痘疫情沒有給予多少關注,但他們在尋找土壤和污水中的有害微生物方面變得更加積極。

  哈佛大學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免疫學和傳染病學系博士後斯蒂芬·基斯勒說:“隨著我們對傳染病越來越關注,隨之而來的一件事是,我們現在正研究廢水對各種疾病的影響,包括脊髓灰質炎。我們能夠在以前可能沒有注意到它的地方發現它。”

  基斯勒說,他認為今年夏天病毒活動的高水平“部分是運氣差,就像一場壞風暴部分是運氣差一樣。但不幸的是,我們可以開始越來越頻繁地預料這些事件”。

  科學家最常引用的趨勢是人類行為對地球的強大影響。根據聯合國的數據,一個重大的轉折點發生在2009年,當時城市人口首次超過農村人口。

  城市居民的增加導致了水和衛生系統的負擔過重和汙染,尤其是在較貧窮的國家。這些情況為霍亂等疾病的傳播奠定了基礎。2010年海地發生地震後,霍亂導致82萬人感染,近一萬人死亡。雖然霍亂是由細菌引起的,但水也會傳播病毒,包括甲型肝炎和戊型肝炎病毒、輪狀病毒、諾如病毒和脊髓灰質炎病毒。

  氣候變化加劇染病風險

  氣候變化也在加劇傳染病風險。研究人員上個月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文章稱,他們調查的375種傳染病中,有58%“在某種程度上因氣候災害而惡化”。只有16%的疾病因為氣候變化而減少。

  雖然氣候使人類與動物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溫暖的氣溫正吸引昆蟲和其他疾病攜帶者來到世界上一些曾經因過於寒冷而無法生存的地區。

  惠特沃思說,亞洲虎蚊的“穩步北上”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它們將基孔肯雅熱、寨卡和登革熱等疾病帶到新大陸。這種蚊的正式名稱為白紋伊蚊,曾經主要在東南亞的熱帶森林中出現。但在過去的50年里,它已經蔓延到歐洲、中東、非洲、北美和南美。這種蚊第一次出現在美國是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得克薩斯州哈里斯縣的輪胎垃圾堆裡。自那以後,它在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地區都出現了。

  虎蚊的遷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每年產生的10億個二手輪胎的國際貿易。舊輪胎積聚的死水,形成蚊子理想的繁殖地。

  消滅某種疾病並非易事

  根除傳染病並非易事。世界衛生組織於1959年開始努力消滅天花,並最終於1980年宣佈勝利,這是唯一成功消滅人類傳染病的行動。結束脊髓灰質炎的類似努力已經花費了30多年時間,耗資170億美元。

  基斯勒說,鑒於今年夏天一名未接種疫苗的羅克蘭縣男子被診斷出患有脊髓灰質炎,他最近曾前往波蘭和匈牙利,而且在兩個大城市的排汙系統中發現了這種病毒,消滅脊髓灰質炎的努力將“艱難得多”。“對於傳染病來說,沒有感染和有一點感染之間有很大的區別。”

  只要新冠肺炎病毒繼續存在,只要其他病毒威脅不斷出現,世界衛生領導人就沒有機會專注於脊髓灰質炎問題。

  為抗擊新冠病毒而採取的措施——封控、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可能導致了因流感等較常見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數遠遠低於平均水平。然而,隨著人們放鬆這些保護,病毒正在回歸免疫水平較低的社區。

  “我認為這很好地解釋了我們看到的肝炎。”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傳染病系主任迪恩·布隆伯格說。他指的是今年全球暴發的肝炎。“封控期間的傳染非常少,隨著疫情發展,有一種被壓抑的易感性。”

  布隆伯格對另一種病毒表示擔憂,這種病毒至少從春天開始就在美國傳播。該病毒可導致新生兒和嬰幼兒發燒、出現一種腦炎樣綜合徵和嚴重敗血症。

  然而,最讓布隆伯格擔心的是麻疹,他將其描述為“人類已知的最具傳染性的病原體之一”。麻疹對幼兒來說可能是嚴重的,甚至是致命的。

  布隆伯格說:“即使人口免疫力下降很小,也會導致廣泛傳播。我們增加了旅行,因為放鬆了旅行限制。大部分旅行將前往世界上麻疹傳播率較高的地區。我認為更多的麻疹輸入美國只是時間問題。”

  在烏拉圭,莫拉托里奧說,他懷疑下一個威脅可能來自馬亞羅,這是一種由原產於南美洲熱帶森林的蚊子攜帶的類似登革熱的疾病,“有可能成為新的寨卡病毒”。他說,希望人們今年夏天從這場大流行病和額外的病毒活動中吸取教訓,“但我不確定決策者是否吸取了教訓”。

  抗擊傳染病應是當務之急

  研究人員說,抗擊傳染病必須成為全球的當務之急,各國也要把另一個國家的疫情當作自己的問題。他們強調,在病毒傳播到半個地球之前,富裕國家必須與貧窮國家共享疫苗劑量,以遏製病毒的傳播。

  霍特茲說,鑒於流行病有可能導致“經濟崩潰”,各國必須像對待恐怖主義、核武器和網絡攻擊那樣認真對待流行病的威脅。他說:“我們知道,這隻是一個開始。將會有新的新冠病毒。”

  在蒙蒂菲奧里·奈阿克醫院,查卡說,他和妻子及他們的4個孩子都接種了預防冠狀病毒的疫苗。他希望“我們將恢復到疫情前的常態”,但他補充說,“一些病毒暴發是不可避免的”。

  幾年前,他和他的同事們處理了一場麻疹疫情,這場疫情導致羅克蘭縣312人患病,其中大多數是未接種疫苗的兒童——在世界衛生組織宣佈這種病毒的地方性傳播從美國消失很久之後。

  世界衛生組織在其2000年的宣言中提出了一個警告:“旅行者不斷將麻疹帶入別國,它有時會在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群中傳播並引發疫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