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建德上線“數字堂前燕” 理論宣講怎樣叫好又叫座?

2022年09月05日15:58

中新網杭州9月5日電 (錢晨菲 方祺)如何推動黨的創新理論飛進尋常百姓家,讓“理論上門”“宣講下鄉”,杭州建德頗有發言權。

  從2019年起,建德就組建起一支“堂前燕”基層理論宣講隊伍,領導幹部、專家學者、鄉賢、優秀青少年等都在其中。他們成為理論宣講的“領頭燕”“鄉音燕”“青春燕”“小雛燕”“文藝燕”,不斷“飛”進學堂、禮堂、田間地頭。

  如今,建德“堂前燕”工程再升級,8月起,其數字系統上線,重塑宣講流程、改革宣講機制、實現部門協同。插上數字翅膀的“堂前燕”,有沒有離老百姓更近些?理論宣講怎樣叫好又叫座?

百姓點單按需定製

  “數字堂前燕”,人人能看、能聽、能點。

  打開“我的建德”APP,首頁即可找到“數字堂前燕”群眾端口,近期的宣講活動預告、往期的宣講視頻一覽無餘。

  值得一提的是,“數字堂前燕”向所有人開放了“你點我講”功能,想讓宣講員講什麼,把要求寫仔細直接提交,建德市委宣傳部打下包票:“只要群眾有需要,就算是一個聽眾,我們也組織宣傳員送貨上門。”

  此言不虛。8月31日學生新學期報到第一天,建德大同鎮一場聊聊“開學那些事”的宣講,也在稻田邊同步開講。宣講人很專業,是大同一小老師伍琳利,而聽眾就6人,都是家有“幼升小”孩子的年輕媽媽。

  “走訪中發現部分家長有這個需求,我就試著在手機上點單。”這場宣講的發起人郎有金說,“沒想到第二天就有人聯繫我,還把宣講的人給找到了,挺管用。”

  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提出,“要把理論宣講和老百姓急難愁盼問題結合起來”,建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程星火說,“數字堂前燕”就是如此,“按需定製,講老百姓愛聽的、需要的。”

  “數字堂前燕”因此也成為社情民意的集中平台,在數據歸集分析下,即使是常態化的宣講,也將更為精準供給。

人人都是宣講員

  不只是解決家長開學前的焦慮問題,距離大同鎮30公里開外,當地大慈岩鎮雙泉村中,同樣也有一場宣講,為的是告訴蓮農們,怎樣種水果蓮子。

  以往說共同富裕理念,蓮農們沒直觀感受,但一說到水果蓮子一份40顆,批發價就能賣到9塊錢,大家的眼睛都亮了。“也算是接上‘天線’了。”大慈岩鎮黨委委員唐旭華笑道。

  理論宣講並非只講理論,要接地氣,意味著宣講員們得來自各行各業,才不會“話不投機半句多”。目前,“堂前燕”共有註冊宣講員1200餘名,每天,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長,因為想要成為“堂前燕”非常方便——在“數字堂前燕”平台,填寫簡單的個人情況說明後即可申請。“我們會在後台審核,只要通過審核,人人都能成為宣講員。”建德市委宣傳部理論科工作人員俞侃說。

  在上述背景下,宣講員“標籤”開始多樣,不僅有農技員講師邵根清與蓮農拉家常,也有“95後”檢察官助理馬天歌憑脫口秀站上“C位”。

  拿上話筒,馬天歌狀態鬆弛地把工作中積累的案例,編成“段子”講給大家聽,有同齡人點讚:“這普法宣講通俗易懂,真沒想到。”

  不拘泥形式,不自我束縛,俞侃說,“只要能觸動大家,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就達到宣講目的了,就連我們為村民帶來各種活動、教學的文藝委員,也是宣講員。”

“淘寶式”服務

  不難發現,建德“堂前燕”的數字賦能,往深裡探究,是宣講理念的改變——不再教條式灌輸,而是在潛移默化、潤物無聲中,將黨的理念植入各個群體。

  這是個技術活,怎樣甄別誰技高一籌?和“數字堂前燕”匹配的是“淘寶式”服務,其中的評價體系,尤為關鍵。

  “我們針對宣講員推出了響亮指數,聽眾給出的評價占大頭。”俞侃介紹,每一場宣講都會有專門的場所碼,掃一掃後參加聽講的群眾就可以進入簽到和評價界面,為宣講員打分。

  響亮指數越高,說明宣講員講得越深入人心,最直觀的,是宣講員所掛的星數會越高,最高五星級的宣講員甚至有機會享受建德市人才評定,享受購房、出行等激勵政策。

  目前,建德“數字堂前燕”工程已獲得浙江全省數字文化系統重大應用“理論在線”宣講場景應用建設試點,既是試點,肯定還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比方說,“堂前燕”沒能逐一展示在前台,供市民百姓自行點單;部門多跨協同還要繼續整合;評級體系不夠直觀,可以填寫具體內容匿名差評按鈕,有待開發。

  “根據市民反饋,我們後台工作人員已在進行開發調整。”建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程星火說,數字宣講的堂前燕翅膀,已經在建德搧動。(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