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會明星展品走進訪談間,傳承人講述參展故事

2022年09月05日23:24

天然靈芝做的杯子、將蓮蓬掏空製成的漆碟、將青柚反複曬製後製成的柚罐……服貿會上,廣西展區的非遺手工藝展品再次受到觀眾熱捧。9月4日,服貿會廣西展台的參展商——深圳威遜集團廣西公司執行董事韓偉和桂林漆器第六代非遺傳承人勞傳勝走進新京報千龍網2022年服貿會訪談間,將明星展品帶到了現場,並講述參展故事。

9月4日,服貿會期間,韓偉(右)和勞傳勝走進新京報千龍網2022年服貿會訪談間,將明星展品帶到了現場,並講述參展故事。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桂林柚罐成廣西展台上的明星展品

這次帶進訪談間的展品,均是桂林天然胎漆器。天然靈芝做的杯子,外面還保留了靈芝原本的紋理和形態,裡面用了大漆。勞傳勝介紹,大漆也叫生漆,可不是平常所見的油漆,而是從漆樹上割下的純天然漆。還有竹子做的餐具和酒具,分酒器使用的是一種擦漆工藝,即生漆刷完再用紙巾或棉布把多餘的漆擦掉,僅留下一層漆,通過二三十遍反複擦拭,就能達到需要的亮度,這樣做出來的產品,能把竹子的紋理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些工藝品都是純手工製作,價格自然不菲,以帶到訪談間的一套茶具為例,6個小酒杯加一個分酒器,價格就在2000多元。

帶到現場的還有一個黑色的、外觀像荷葉,但只有蓮蓬大小的容器。勞傳勝介紹,這實際上就是蓮蓬做的。“把蓮蓬多餘的部分切掉,然後在裡面刷上漆。”勞傳勝說,蓮蓬裡面鬆鬆垮垮,紋理、褶皺特別多,要把它修到可以刷漆那般平整,工藝的難度非常大。光刷漆就要300多層,還有刮灰等工序。“做這麼一個容器,製作時長要達到半年以上。”

服貿會廣西展台上展出的各種做工精細的漆器產品。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服貿會廣西展台上展出的各種做工精細的漆器產品。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但服貿會廣西展台上最搶手的,還是手工製作的青柚茶盒,又叫桂林柚罐。將桂林的沙田柚經過反複曬乾後,拋光打磨平整,再進行塑形,做成一個茶葉罐,它裡面保留了柚子的清香,喜愛茶的人士,多用柚罐存桂花、茉莉、普洱等,久放而柚香入茶。柚罐製作也是從明代傳下來的傳統手工技藝,現在是廣西壯族自治區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去年公眾開放日首日賣了近兩萬元

據瞭解,今年是韓偉帶著桂林漆器傳承人第二次參加服貿會。去年公眾開放日首日,他們就賣了近兩萬元。“服貿會這個平台確實商機無限。”韓偉說。

去年服貿會上,記者在廣西展位上看到,現場佈置成古色古香的小型茶室,非常吸睛。韓偉介紹,去年他們第一次參加服貿會,“第一次直接與北京的客人面對面,受歡迎程度超出了我們的意料”。

在服貿會上也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韓偉介紹,有一次展台前來了一對夫婦,兩人均在60歲左右。女士很喜歡青柚製成的茶葉罐,而男士對展台上的酒具愛不釋手。但最終就女士買了兩個茶葉罐回去,男士站在一旁,欲言又止,最終也只得戀戀不捨地走了。

服貿會廣西展台上,手工製作的青柚茶盒(桂林柚罐)極為搶手。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服貿會廣西展台上,手工製作的青柚茶盒(桂林柚罐)極為搶手。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結果下午女士又單獨來了,來到展台前,直接就買下了上午男士看了很久的酒具。“我們就猜測,男士平時可能比較喜歡喝酒,但是愛人管得挺嚴,女士當時沒買,是想悄悄買回去給他一個驚喜。”韓偉說,這樣的小細節讓他們覺得很有意思。同時他也感到,這就是非遺帶給人的魅力,“能夠讓人留戀,能夠讓人再次回頭,最後把這樣一個物件拿回家使用”。

勞傳勝說,非遺是一個文化產業,就如他們帶到服貿會的產品,文化屬性是擺在第一位的。參加服貿會,不僅讓他們和非遺產品面向世界,也能與其他國家的企業進行交流,達成合作。“服貿會對我們的事業、產品的創新等方面,都帶來了非常大的啟發。”

在服貿會上,勞傳勝也與不少觀眾交流。“很多人以前不知道桂林漆器,但知道日本漆器。”勞傳勝說,近年來,非遺手工藝製品受到工業流水線的衝擊很大。就拿桂林漆器來說,製作工藝繁雜、成本較高,而流水線製作的產品,價格低廉,一度對傳統手工藝造成很大的衝擊。通過參加像服貿會這樣的展會,與消費者面對面交流,桂林漆器、包括中國漆器能被許多人認識,瞭解到它的曆史和製作工藝,並喜愛上它。

嚐試直播帶貨,每天可賣出5萬多個

非遺也在嚐試直播帶貨。韓偉說,除了參加服貿會這種展會,現在最好的宣傳渠道就是網絡平台。身處大數據時代,他們公司也在積極做直播、短視頻方面的宣傳,直播銷量還不錯,像非遺柚罐,每天在直播平台上可以賣出5萬多個。非遺漆器也通過網絡平台,讓廣大網友看到並瞭解。

服貿會廣西展台前,現場觀眾在把玩、體驗各種手工漆器。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服貿會廣西展台前,現場觀眾在把玩、體驗各種手工漆器。 新京報記者 陳琳 攝

而漆器觸網,無疑受到了疫情的影響。韓偉介紹,他們於2019年開始做漆器產品推廣,並對產品進行了擴充,沒想到2020年就遇到了疫情,讓他們措手不及。桂林是個旅遊城市,受疫情影響,遊客大幅減少。“在疫情期間,我們也進行反思,危機危機,危中有機,然後我們就開始嚐試直播賣貨。”韓偉說,以前他們對直播一竅不通,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直到現在組建了自己的直播團隊,事業反而比以前更寬廣了。

他認為,中國很多傳統文化最終走向邊緣化,主要原因是像漆器等很多物品,以前只是王公貴族才能夠使用,它的傳播是很有限的。“而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讓傳統文化的審美進入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去。所以我們有比較高端的藝術品,也在開發適合普通大眾消費的漆器餐具,這是我們未來的發展方向,因為能夠進入千家萬戶的產品,才是最好的產品。”

新京報記者 陳琳

編輯 陳靜 校對 賈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