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上的戰爭”: 智能手錶處在爆發前夜

2022年09月03日05:12

  轉自: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李玉洋 李正豪 上海報導

  在消費電子整體市場不景氣的2022年,智能手機出貨量退回到幾年前的水平,TWS(真正無線立體聲耳機)增勢放緩風頭不再,而智能手錶卻頂住了行業寒流。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最新報告,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錶市場的出貨量同比增長了13%,其中印度的智能手錶市場同比增長逾300%,超過中國位居第二。

  Counterpoint副總監Sujeong Lim表示,華為、Amazfit等主要中國品牌的環比增長或下降幅度有限,鑒於同期智能手機市場環比下降9%,智能手錶市場仍處於健康增長的正確軌道上。

  對此,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飆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消費者加強了對自身健康狀態(比如監測血氧、體溫)的監測,全球智能手錶市場很有可能將在明年上半年爆發。而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全球無線戰略服務高級行業分析師Steven Waltzer則表示:“中國智能手錶市場基於應用場景相對區隔明顯,除了小天才、華為、華米等頭部玩家之外,OPPO、vivo、realme、oneplus等主要中國智能手機品牌也在向智能手錶賽道進軍,而中小品牌的智能手錶廠商也在這個長尾市場鋪貨,它們也具有健康監測功能,且價格更低。”

  “手腕上的戰爭”

  數碼達人兼測評人廖子涵2016年開始佩戴智能手錶,從最初的Apple手錶到現在的華為手錶,這期間他手腕上幾乎沒離開過智能手錶。令他疑惑的是,曾有觀點質疑智能手錶是偽需求,戲謔其為“大號智能手環”。

  “目前來看,智能手錶並不是偽需求,它更多的功能主要在兩方面,一是起到信息通知的作用,二是彌補手機不能進行身體監測的缺憾。”廖子涵表示,那些想要瞭解自己健康狀態的運動愛好者是智能手錶真正的目標用戶。而艾媒諮詢相關數據顯示,在智能手錶的眾多功能中,健康數據監測是受訪用戶最常用的功能,佔比61.1%,其次才是GPS定位(55.7%)和運動記錄功能(54.7%)。

  在廖子涵看來,目前智能手錶主要分為三類:一類是兒童手錶,比如小天才、360等,它們注重的是安全和未成年人社交;一類是像佳明、Amazfit、Keep這些專業型智能手錶,走戶外極限運動路線,面向專業人群,價格非常貴;還有一類是智能手機廠商推出的智能手錶,算是手機的互補。

  而智能手機廠商的加入,讓智能手錶這一單品更快滲透入廣大消費者群體中。2014年,Apple發佈第一代Apple Watch,掀起了新一輪“手腕上的戰爭”。隨後國產手機廠商跟進,華為於2015年發佈第一款智能手錶華為Watch,從智能手環進場可穿戴設備的小米在2019年正式進軍智能手錶,而OPPO和vivo入局相對較晚,2020年才發佈相關智能手錶產品。

  Counterpoint相關數據顯示,Apple、Samsung、華為和小米這些手機廠商進入2022年二季度全球智能手錶市場出貨量前8名榜單。不過,雖然國內Android手機廠商紛紛入局,但廖子涵認為他們做智能手錶一開始可能是在向Apple看齊。

  總體而言,在智能手錶品類上,Android廠商為了和Apple形成差異化,在健康、續航方面有突破,但各自對智能手錶的理解不一樣。“華為把健康監測放在第一位,還專門有個華為健康實驗室,強調它的續航和健康監測功能;OPPO的理念是手錶一定要做到和手機操作一樣,即用手錶就可以獲得手機的體驗;小米手錶發展相對較慢,外觀做得不錯,更多是將手環功能移植到手錶上。”廖子涵說。

  不過,Steven Waltzer表示,新型號的發佈、更完善的功能以及更優惠的價格,是推動智能手錶市場發展的增長動力,但OPPO、vivo、realme、oneplus這些較晚入局者想要從頭部玩家中取得一定市場份額,仍需要花費不少精力。

  單價下探迎來爆發?

  就不同區域市場而言,Counterpoint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國智能手錶市場表現不佳,被印度市場趕超,屈居第三,美國用戶仍是智能手錶市場的最大買家。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智能手錶市場火速崛起,增速超300%。

  “在本季度,印度市場上出貨的30%的機型售價低於50美元。”Sujeong Lim說,“主要的本地品牌推出了高性價比的型號,降低了消費者的進入門檻。”對此,孫燕飆也表示,印度智能手錶市場之所以增長很快,不僅在於其基數本來就小,還在於Fire-Boltt和Noise本土品牌推出了價格便宜的Apple手錶高仿品。

  在消費電子行業疲軟的情況下,孫燕飆對頂住寒流的智能手錶的市場前景很看好。“我們的統計顯示,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錶同比增長了10%,預計今年全年將有20%的同比增長。”他說,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消費者對健康越來越重視,全球智能手錶市場將會在明年上半年有一個爆發窗口。

  而華強北電子檔口的一些改變,加深了孫燕飆對這種推測的信心。“2020年華強北市場賣智能手錶的檔口佔比約在10%,今年上半年已經增長到了20%。”他認為同屬於可穿戴設備,智能手錶的發展勢頭可參照TWS,在TWS市場最火熱的時候,華強北有30%~40%的檔口從事TWS生意。

  在孫燕飆看來,雙模智能手錶進一步普及,是智能手錶明年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所謂的雙模,指的是智能手錶既能通過藍牙和手機相連,還能經eSIM卡實現通話等獨立通信功能,比如夜跑時不用戴手機,佩戴一款智能手錶就能打電話、聊微信。

  需要指出的是,eSIM即Embedded-SIM,eSIM卡就是嵌入式的SIM卡。與手機上使用的傳統SIM卡相比,eSIM卡把SIM卡嵌入到了芯片上了,用戶在使用具有eSIM卡的智能設備時,只需在線上開通業務,把號碼信息下載到eSIM卡上,就可以讓智能設備像手機一樣具有獨立通信的功能。

  孫燕飆認為,eSIM卡和藍牙通話的雙模共存,是未來智能手錶的主力,獨立的eSIM卡以及單獨的OS系統,讓智能手錶不再是雞肋的“玩具”,智能手錶擁有了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隨著技術的成熟,越來越多的廠商都嚐試在智能手錶上實現通話功能,今年5月,出門問問推出了千元級4G通話手錶Tic Watch,支援eSIM一號雙終端獨立通訊,可單獨使用手錶接聽撥打電話,獨立查收QQ、飛書、釘釘等信息。

  “目前,中科藍訊、傑理、瑞昱等廠商都能提供雙模智能手錶所需要的芯片,高端的則仍需高通、聯發科等來提供,沒有意外的話,雙模手錶在今年第四季度就會流行起來,價格也會下探到500元。”孫燕飆表示。

  Steven Waltzer也認為未來中國智能手錶的整體價格會降低。“中國智能手錶的整體價格要比其他高增長國家低15%~20%,相對於整個智能手錶市場來說,事實上仍略低於全球平均水平。隨著出貨量的增長,我們預計整個智能手錶的批發價格在2022年到2027年之間會降低8%。”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