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for Bees | 保衛生態的養蜂女子:沒有蜜蜂,就沒有生物多樣性

2022年08月30日09:00

每年,有30%家養蜜蜂消失,這些蜜蜂為全球70%植物授粉。農夫常年在田地裡噴灑殺蟲劑,令蜜蜂瀕臨絕種,也影響了我們的食物來源。這些在恐龍大滅絕中尚能倖存下來的小生物,難道要在我們這個世代消失嗎?有些女子對此未感絕望,決定畢生為蜜蜂的存活而努力。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387" align="aligncenter" width="286"]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Charlotte Abramow說:「養蜂人是一項非常耗損身體的工作,對體力要求很高,還需要長時間專注,往往要花數小時往返不同地點的蜂巢。她們的決心讓人驚嘆!」[/caption]

鏡頭下的養蜂人

她們的名字是Dorothée、Oriane、Aggelina⋯⋯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國家。她們曾是旅遊業界人士、市場推廣項目經理、心理學學生、環保鬥士,如今他們參加了「Women for Bees」(蜂之女力)項目,成為了養蜂人──這個項目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與嬌蘭聯合發起。她們有不同的背景和知識,卻因為同一個原因而聚在一起:想要學懂如何養蜂。

在攝影師Charlotte Abramow的鏡頭下,她們展現出感人的姐妹情誼──團結、充滿力量,對蜜蜂這種微小、神秘卻對生態環境十分重要的生物充滿敬意。蜜蜂體型雖小,卻很有個性。「蜜蜂對周遭環境的反應很大:牠們可以一天表現得超級冷靜,第二天變得很兇惡。體味之類會影響牠們──你不能在牠們附近使用香水或除汗劑。牠們會迫你專注在自己身上,你必須先了解自己,才能理解和尊重蜜蜂。如果你心不在焉、沮喪或生氣,蜜蜂是會感覺到的。」這位年輕而迷人的攝影師解釋說:「我們的司機很害怕蜜蜂,一見到牠們就很焦慮。奇怪的是,牠們對他常常都很生氣。而我總是專注在拍攝上,所以我很平靜,忘記了蜜蜂就在身邊。結果,大部分時間牠們跟我相安無事。」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383" align="aligncenter" width="503"]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攝影師指,幾乎不可能在照片中捕捉到蜜蜂的優雅和美麗,尤其是人類飼養的蜜蜂。築巢的時候,牠們較容易被人看見。築巢就像刺繡那樣,而刺繡是女性的傳統工藝,蜂巢的社會結構也是以女性為主導。女性刺繡需要針線,牠們則是使用自己的身體。[/caption]

與環境重新連結

在這種難以理解而神秘的親密關係中,一些偉大的構想和計劃因而誕生。例如,Dorothée 想利用她全新的養蜂知識,為專業騎師、他們的家人和馬匹,在大自然開拓一個度假場地。她的目標是協助人們跟環境重新連結,從而跟自己重新連結。她解釋:「我想通過蜜蜂達至生物的多樣性。」

而Orlane則準備以低密度的生產模式,出產自己的蜂蜜和蜂巢產品,這樣不會對蜜蜂構成傷害。以銷售蜜糖為生?在剛陽味十足又需要獨自工作的養蜂行業,作為女性好像沒有甚麼優勢。「身為女人,當你開始養蜂,成為養蜂人的時候,要面對猶如高山一樣的龐大工作量。這意味你將成為獸醫、蜜蜂的牧養者、搬運工人、會計師、銷售員,還要種花、種樹⋯⋯你必須考慮到整個生態系統。」

當你開始養蜂,成為養蜂人的時候,要面對猶如高山一樣的龐大工作量。這意味你將成為獸醫、蜜蜂的牧養者、搬運工人、會計師、銷售員,還要種花、種樹⋯⋯你必須考慮到整個生態系統。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384" align="aligncenter" width="522"]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這是Baqué Molinié工坊用金線製作的華麗作品。刺繡是一個比喻,它體現了連結的概念,無論是人類與蜜蜂之間,還是女性與自然之間的相互依存關係,還有針刺、蜜蜂的刺,以及工人刺繡蜜蜂、工蜂製作蜂蜜所花的時間。[/caption]

至於Aggelina這位來自希臘的環保鬥士,她從小就在花園和鮮花的簇擁中成長,對自然生態充滿熱情。她已經在雅典發起了一個名為「The Bee Camp NGO」的項目,旨在為人類和生物的多樣性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我認為我有責任將自己的知識和技能傳授出去,盡量提高人們這方面的意識。」她正計劃為希臘的難民婦女開設養蜂培訓課程,因為這是世上不可或缺的職業,而且全球任何角落都需要養蜂人。她也希望能夠藉著養蜂,讓她們得到心靈上的慰藉。她計劃將項目命名為「Bees for Women」,低調地與培訓她的「Women for Bees」項目相呼應。

養蜂的多是男性,但蜂巢本身就像一個為女性而設的環境,我感覺到自己跟它有很深的連結。

「我相信女性一起工作時所產生的力量,我相信我們共同創造的力量。女性可以為這個男性主導的行業,帶來不一樣的新角度。」一般而言,與男養蜂人不同,女養蜂人較著重傳播和保存,而不是表現和產量。「我曾為各種各樣救助動物的慈善機構工作過,偶然下遇到蜜蜂──這聽起來好像陳腔濫調,但我真的對牠們一見鍾情。養蜂的多是男性,但蜂巢本身就像一個為女性而設的環境,我感覺到自己跟它有很深的連結。」Aggelina分享道。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386" align="aligncenter" width="300"]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養蜂總會有被螫傷的風險。照片中的Aggelina剛剛被叮到眼睛下方,現在看起來沒怎樣,但一小時後,她會變得面目全非,臉部腫脹、疼痛。這可能很可怕,但她絲毫沒有怨言。她說,已被蜜蜂叮得沒甚麼感覺了。[/caption]

保護生物多樣性

養蜂仍然主要是男性工作,很少看到女性投身這個行業,很難想像一個比蜂巢更女性化的社會。每隻蜜蜂都有不同的崗位:清潔、照料病蜂、照顧幼蜂、築巢、鑽透氣孔、偵察、覓食⋯⋯牠們就像一隊女超人,攜手合力維持生態平衡,同時帶來又美味又有治療功效的蜂蜜。雄性蜜蜂由雌性工蜂照料和餵養,直到傳宗接代的任務完成後,雌性工蜂就會把這些沒用的雄性趕出蜂巢,最後牠們多死於寒冷、飢餓或受到其他物種的攻擊。

當問及這幾位女性為甚麼選擇養蜂時,答案各不相同,但同樣認為當務之急是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確保植物得到授粉。Dorothée解釋:「我用來製作乾草的草地,非常缺乏生物多樣性。以前我對蜜蜂所知甚少,但也知有道只有這種特殊的生物,才能恢復土地的平衡。」

Oriane 補充說:「如今我們必須向新一代分享關於蜜蜂的知識,以及牠們對未來的重要性,並打破人們對牠們的偏見和恐懼。」蜜蜂為人類帶來自然界的豐盛、美麗,還有龐大的潛力,這些都令她們深深著迷。一想到若地球繼續受破壞而將會出現的模樣,就讓她們不寒而慄。據她們的說法,她們希望「逆轉時間」,不想最終要由機械人負責授粉,就像劇集《Black Mirror》中「Hated in the Nation」的情景那樣。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與人類存亡息息相關

據法國慈善機構Terre d'Abeilles 的聯合創辦人兼總裁 Beatrice Robrolle-Mary所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就是「沒有蜜蜂,就沒有生物多樣性。沒有蜜蜂,世上便沒有鮮花、香水或香料。沒有蜜蜂,就沒有種子,也沒有以種子為生的動物。沒有蜜蜂,動植物將逐漸消失,人類也會跟著滅亡」。即使純粹基於人類的自私,都有需要對此採取緊急行動。

沒有蜜蜂,就沒有生物多樣性。沒有蜜蜂,世上便沒有鮮花、香水或香料。沒有蜜蜂,就沒有種子,也沒有以種子為生的動物。沒有蜜蜂,動植物將逐漸消失,人類也會跟著滅亡。

嬌蘭的藝術、文化和國際藝術遺產總監Anne-Caroline Prazan也認為,蜜蜂在各個層面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香莢蘭(香水中的重要成分)以往主要產自墨西哥,我們想將這種植物移植到其他地方,尤其是馬約特島,但沒有成功,因為我們忽略了一種特定的蜜蜂,而這種蜜蜂只會出現在墨西哥,其他地方都沒有。」難怪嬌蘭會與UNESCO聯合發起「Women for Bees」項目,嬌蘭起源於為Empress Eugenie調製香水,可以想像蜜蜂對這個偉大的品牌有多麼重要的象徵意義。

Women For Bees
Women For Bees

Charlotte Abramow巴黎照片展

作為「Women for Bees」項目的教母,Angelina Jolie自 2002 年收養長子Maddox Jolie-Pitt後,便與柬埔寨建立起緊密關係,而這正是今年「Women for Bees」項目在該國舉辦的原因。首次舉行的「Women for Bees」項目原本是國際性的,但因為疫情關係,最後選在法國舉辦。項目每年都會在不同地方舉行,將蜜蜂知識傳播到全球各地。去年參加項目的一位養蜂人現正在柬埔寨,將火炬傳遞給下一代的養蜂人。

Angelina Jolie表示:「這些照片展現了Charlotte那獨特的視角、她那淘氣而無畏的凝視,以及她給其他女性帶來信心和力量的渴望。我很高興認識這些獨特的女性,並與她們一起參與『Women for Bees』這個項目。」

Charlotte Abramow的照片展覽將於10月16日在法國巴黎75008號香榭麗舍大街68號嬌蘭向公眾開放。它將是10月14日至16日LVMH特別日的其中一部分,然後在UNESCO展出,作為將於11月25日和26日舉行的「Université de la Terre」活動的其中一部分。

Text: Galia Loupan & Orah Buambo

Photography: Charlotte Abramow

Translation: Carmen Yu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