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客 苦大宗業務久矣

2022年08月25日00:10

部分地產商陷入債務困境,給相關定製家居企業帶來的影響已經顯而易見,而好萊客與大宗業務的淵源,卻格外有“前傳、正傳、後傳”的跌宕起伏之感。

近日,好萊客公佈了2022年半年報,營收與歸母淨利潤雙降,除了櫥櫃業務之外,其餘主營業務營收均有不同程度下滑,大宗業務營收更是延續了上一年度的大幅跌勢。

報告期內,好萊客實現營收13.96億元,同比下降8.42%;歸母淨利潤為1.25億元,同比下降9.39%;大宗業務營業收入3.33億元,同比下滑20.50%。

雖然與2021年全年因大宗業務計提減值4.37億元而直接導致歸母淨利潤驟降76.35%相比,今年上半年大宗業務給好萊客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經在縮小,但好萊客的處置方式堪稱決絕,直接將對賭失敗的湖北千川門窗悉數“退貨”。

2020年10月,好萊客斥資7億元購入湖北千川51%股份,看中的正是後者與地產商們的合作,欲借其在大宗業務奮起直追。然而實際合作中,地產客戶帶來的債務問題反而連累了好萊客業績。

追溯這段曆程可以發現,定製家居企業對房地產大宗業務有渴望並不奇怪,折戟大宗業務後甩包袱也不奇怪,唯獨好萊客在這個過程中的拉鋸、妥協、失利與進退,尤其值得考究與反思。

將千川“退貨”之後,的確在短期內減少了大宗業務帶來的負面影響,可同時也意味著喪失了千川曾帶來的業績增速與營收貢獻。

一條路走不通,不意味著可以停止前進。核心業務增長乏力、疊加切割掉千川背後的大宗業務,未來如何補足這塊缺憾,好萊客的挑戰依舊很大。

核心衣櫃產品衰落

以衣櫃起家的好萊客,近年來逐漸喪失了這項先發優勢。

2022年上半年,好萊客整體衣櫃、櫥櫃、木門、成品配套、門窗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19億元、1.05億元、3.63億元、0.52億元和0.14億元,同比變化分別為-6.78%、25.38%、-19.18%、-1.27%和-50.9%。

好萊客在財報中解釋稱,木門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減少19.18%,主要是受房地產宏觀環境影響,以大宗業務為主的湖北千川收入減少所致;門窗營業收入較上年減少50.90%,主要是瀚隆門窗客戶以華東地區為主,受上海疫情影響所致,門窗的毛利率較上年同期減少24.67個百分點,主要是產能不足,單位成本攤銷增加所致。

對於核心產品整體衣櫃的負增長,好萊客並未多言。

翻看曆年財報可以發現,好萊客衣櫃產品的營收震盪下滑。2018年-2020年,衣櫃的營收數據分別為19.86億元、19.39億元、17.53 億元,同比數據為10.76%、-2.38%、-9.6%;到了2021年,這一數據實現了16.22%的同比增長,但今年上半年,再次陷入-6.78%的下滑狀態。

好萊客核心產品增速下滑並非個例,歐派和索菲亞的衣櫃產品營收增速在近年來也出現了下滑,只是好萊客衣櫃增速下滑的幅度在三家公司中更加明顯。

家居企業近年來也紛紛推出“大家居”戰略,在原來主營業務的基礎上,大力增加產品品類。

好萊客於2018年正式推出了櫥櫃產品,後又陸續切入木門、金屬門窗領域。以廚櫃起家的歐派也推出了衣櫃產品,並實現了彎道超車。

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歐派在整體衣櫃產品取得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1.67億元、57.72億元和101.72億元,2021年歐派在整體衣櫃產品上的營收,超越了其原本擅長的廚櫃業務。

相比之下,2021年好萊客的衣櫃產品的營收是20.37億元,僅為歐派衣櫃產品營收的五分之一;好萊客在“大家居”戰略下推出的櫥櫃產品,增長情況也不如歐派衣櫃產品。

核心產品陷入增長瓶頸,也掣肘著好萊客的整體增長速度。

大宗業務之殤

好萊客的營收成長性受限,和其在大宗業務上的佈局落後有一定關聯。

當同一梯隊公司在大宗業務上發力的時候,好萊客卻遲遲未有動作,一直拖到了2020年。

在那之前,2018年和2019年好萊客大宗業務的營收分別是129.82萬元和1162.21萬元,遠遠落後於同行,彼時,同行業大宗業務營收突破億元大關併成為亮眼新增長點的上市公司,已經比比皆是。

億翰智庫數據顯示,歐派、索菲亞、誌邦家居、金牌櫥櫃、皮阿諾早在2018年或更早的時候大宗業務收入已超過億元,我樂家居也在2019年突破億元,上述企業都在零售渠道營業收入難以實現高速增長的情況下,在地產業務的黃金髮展期,依託大宗業務進一步提升了總營業收入的增速。

在大宗業務風頭最盛的2019年,好萊客的大宗業務在7家涉及大宗工程的定製家居上市公司中排名墊底,規模最小,僅有1162萬元,占總營收僅0.52%。

就連總營收與好萊客在同一陣營的誌邦和金牌櫥櫃,大宗業務營收佔比也高達22.20%和23.76%,兩家公司在當年財報中明確指出“業績增速的主要原因是工程渠道業務的釋放”。

落後許久之後,好萊客終於想通了,在2020年10月,通過收購湖北千川51%的股權,姍姍遲入大宗業務。

湖北千川的主要客戶群體為某大、融創、中海等房地產公司。在中國地產500強首選供應商名單中,千川木門的品牌首選率高達12%,是僅次於江山歐派16%的第二大木門品牌。好萊客曾在公告中提到:“受益於精裝房佔比提升的大宗市場將借助千川的品牌進行積極拓展。”

千川在2020年11月30日併入好萊客的報表後,僅一個月的時間,就用6000多萬元的營收幫助好萊客的大宗營業收入在2020年底成功衝上億元大關。受益於並表千川,好萊客2021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99.48%。

但機會易逝難再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奈何大刀買來了,滿山的柴卻沒了。

房地產行業在2021年下半年形勢急轉直下,地產商大客戶的應付款項成為了家居公司的拖累。

好萊客在2021上半年透露,某陷入債務困境的頭部房地產企業相關大宗業務占千川整體業務量的20%,採用商業承兌彙票結算而非現金。

2021年年報中,好萊客因大宗業務計提減值4.37億元,僅針對某大系房地產公司就計提了相關減值約2.4億元,導致公司歸母淨利潤同比大幅下滑。

今年上半年,在大宗業務方面,房地產市場仍延續低溫態勢,湖北千川2022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同比減少21.27%,好萊客報告期內的大宗業務營收同比減少了20.50%。

“退貨”湖北千川

既然不能帶來正面影響,且湖北千川無法順利完成當初的業績對賭協議,好萊客選擇將牽手2年的千川退回原股東手中。

2020年10月19日,好萊客斥資7億元收購湖北千川51%的股權時,對方承諾:股權轉讓完成後,湖北千川2021年度和2022年度實現的平均淨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後孰低)不低於1.8億元人民幣。

但在實際執行中,湖北千川2021年度和2022年度的參照淨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後孰低)分別為人民幣1.6億元、人民幣2.0億元。經審計,湖北千川2021年度實現的淨利潤為-1.30億元。

據好萊客披露,經各方協商一致,湖北千川業績承諾方已於2022年7月回購公司所持湖北千川51%股權,對價為7.92億元,自2022年7月1日起湖北千川不再納入好萊客合併報表範圍。

除此之外,為強化對大宗業務的風險管控,好萊客還明確了以央企、國企為核心、優質民營企業為輔的客戶結構,夯實規模的基礎上,持續優化客戶結構,降低合作風險。

但大宗業務帶來的損失,暫時沒能從好萊客的報表中消失。

2022年上半年,好萊客的應收賬款為3.08億元,較上年期末增加63.58%,主要是報告期內票據到期未兌付轉為應收賬款所致,截至報告期末,好萊客計提壞賬準備5.19億元。

(作者:孔海麗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