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奶奶的外婆橋

2022年08月22日05:34

    外婆橋。視覺中國供圖
外婆橋。視覺中國供圖

又是一次失敗,有人在旁邊冷嘲熱諷,我看著眼前的成績,突然覺得好委屈,明明我費了那麼多的努力去學數學,想要數學成績好一點,可就是不行,大抵是對了屈原那句“人窮則反本”。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奶奶,想起那個站在村頭張望我回家的小老太太,那個一輩子都會盼著我好的人,那個看著我過得不好會心疼到流眼淚的人,那個永遠不會說愛我卻永遠愛我的人。

因為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我是由奶奶帶大的,小時候,倒不覺得有什麼,每天開開心心地長大,野累了之後,撲進奶奶懷裡,坐在奶奶腿上,吃著幾毛錢一根的冰棍,搖頭晃腦地和奶奶一起哼“外婆橋”,那時餘暉將我們的影子拉得好長,我曾以為那是永遠。

“搖啊搖,十五搖過春分就是外婆橋,盼啊盼,阿嬤阿嬤的甜甜叫,炒啊炒米花糖,掛嘴角總是吃不飽……”我從來都不覺得這首歌是唱外婆的,因為隔得太遠,我沒有見過幾次外婆,在我心中這首歌一直是在唱奶奶。

後來長大了,見識的短淺讓我變得很愚昧,我開始變得勢利、虛偽、攀比,我開始厭惡那個破舊的老房子,厭惡那幾毛錢一根的冰棍,連同厭惡那個曾經我最心愛的小老太太,我開始覺得她每天的嘮叨很煩,也會和她爭執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壓抑、不耐煩充斥著那間老房子,從前的歡言笑語變為刺耳的啪門聲。我親手將那個最愛我的人隔絕在一門之外,可笑地以為自己是在長大。

終於我成功了,在我的軟磨硬泡下,父母答應帶我到縣城上學。我在樓上把行李整理好,環顧四周,看了看這間我生活了十幾年的小房子,最終我還是關上了門。房間擁擠,小鎮緩慢安靜,我親手將那個混著青草味的夏天給封閉了。

到了樓下,我承認,我看見奶奶用顫抖的手從衣服口袋里拿出她用了一輩子的包,將所有的錢遞給我時,我是想掉眼淚的,可我太想離開,太固執了,我固執地認為我只是離開一個熟悉的環境而已,我嚐試用理性掩埋情感,只可惜我忘了種子會生根,會發芽,會讓思念變成花海,侵占心田。那天傍晚,我踏上了遠去的路程,我看著後視鏡的小老太太一點點遠去,直至變成一個小黑點,融入那個貧乏的鄉村中、那個她所謂的一生中。從那之後,我追逐世界,她追逐我的背影。

可愛太熟悉,讓人差點忘記,我忘了回頭看,忘了在很遠的地方有個人在期盼我回來。這麼多年我是後悔的,只是我很笨,我不知道用什麼語言去表達我的歉意,長大讓我有了很多知識,也懂得處理人際關係,卻讓我忘了,真誠才是人類最需要的東西。這次,我想打電話給奶奶,撥通那個熟記於心的電話號碼,我發現我的一隅天空終於恢復了清亮。

奶奶說:“乖乖,怎麼了?想奶奶了嗎?”我頓了一會兒,拚命忍住哽咽,很輕地“嗯”了一聲,“想奶奶了,那奶奶過去看你,好不好?家裡裝好網線了,我老人家也不會用,不過這樣你下次回來就可以多住幾天了,不用因為沒網而不回來了。”“不要網了,不要了,我很想你,很想。”

我將所有思念與成長的委屈全部講給她聽,像小時候抱怨老師佈置的作業太多那樣,說車站風很大,說喜歡那個他,說路燈下的影子像小馬……還好,那個小老太太還在路燈下等我。自那之後,我便找回了那個夏天,那個傍晚時分的外婆橋。

一步一搖,我往前奔跑,我曾以為最好看的花不是野花而是玫瑰,最好吃的不是冰棍而是甜筒,最好聽的歌不是“外婆橋”而是流行樂,只是最後,我發現我錯了,人們不得不告別,但我一定會告訴你,告訴你我很想你。

我希望,那個小老太太陪我久一點,再久一點,在我身邊唱完一首又一首的外婆橋。

(指導老師:劉劍)

羅慧(湖南省隆回縣第二中學高二742班)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8月22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