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緬甸花梨木“一物二抵”訴爭7年,最高法合併審理後開庭

2022年08月17日10:43

  利用手中價值過億的緬甸花梨木,莆田商人“一女二嫁”分別進行質押、抵押融資超億元,由此引發了兩起圍繞天價紅木優先受償權的訴訟爭議。

  2022年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合併審理),並在中國庭審公開網上視頻直播了庭審情況。澎湃新聞通過查看過往裁判文書及庭審現場視頻注意到,該案此前曆經7年,經過多次裁定、判決,目前未有定論。

  站在木材堆上,看著眼前曆經多年風吹雨打、多數表皮已經出現腐朽的緬甸花梨木,59歲的債權人許長青唏噓不已。他曾以為,這堆珍貴紅木是自己出借1.05億資金的有力保障,卻沒想因此陷入了一場長達7年的訴爭,家境也從此發生改變——企業破產、債台高築。

  目前,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等待著審判機關對其作出最終歸屬的判決。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本文圖片 受訪者供圖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本文圖片 受訪者供圖

  “一物二抵”引訴爭

  案件材料顯示,2013年12月5日,許長青、陳燕飛夫婦將1.05億資金出借給莆田商人陳秀龍及其關聯公司福建瑞賽特商貿有限公司(下稱“瑞賽特公司”),用於瑞賽特公司購買4000立方米的緬甸花梨木(以下簡稱“案涉紅木”),雙方以紅木為質押簽訂合同。

  因瑞賽特公司及陳秀龍未及時還本付息,2014年11月17日,許長青夫婦將其訴至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6年5月28日,福建省高院作出第一次判決:判決瑞賽特公司和陳秀龍歸還1.05億元借款本息,許長青夫婦對設定質押的紅木享有優先受償權。

  許長青沒想到,在他打官司的同時,突然跳出了另外一個權利人——民生加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民生加銀公司”)。

  天眼查顯示,民生加銀公司2008年11月3日成立,由民生銀行、加拿大皇家銀行和三峽財務有限責任公司共同發起,旗下共管理53只公募基金,基金產品涵蓋股票型、債券型、指數型、混合型以及貨幣型等多種產品類型。

  福建高院曾在判決中認定,在瑞賽特公司將案涉紅木質押給許長青夫婦7個多月後,其又通過紅木交易合同的方式向莆田市福泰榮商貿有限公司(下稱“福泰榮公司”)轉讓案涉紅木所有權,“雙方之間不存在真實的交易關係”。

  此後,福泰榮公司與民生加銀公司開展紅木收益權融資,並以案涉紅木重複作質押、抵押擔保,向民生加銀公司舉債1.5億。

  因福泰榮公司未能履約還款,民生加銀公司於2015年4月向法院起訴陳秀龍。

  面對還不了錢的瑞賽特公司和陳秀龍,許長青夫婦明白,案涉紅木是他們實現債權的唯一希望。就這樣,一場圍繞著紅木質權、抵押權、優先受償權的訴爭拉開了序幕。

  澎湃新聞注意到,2017年6月和2018年3月,福建省高院曾作出兩次司法判決,認定許長青夫婦擁有案涉紅木的優先受償權和全部債權,之後都被最高法發回重審。

  2021年5月,此案出現重大變化。經福建省高院第三次判決認定:許長青夫婦擁有案涉紅木債權,但民生加銀公司擁有優先受償權。

  許長青夫婦不服,提出上訴。2022年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目前尚未作出判決。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

  兩起案件一波三折,最高法決定合併審理

  澎湃新聞梳理髮現,上述圍繞案涉紅木優先受償權的訴訟,實際上是一場雙方質權、抵押權的設置爭議。

  案件材料顯示,許長青夫婦稱,2013年12月5日,在取得案涉紅木後,將全部紅木移交給莆田市海神木業有限公司(下稱“海神公司”),並存放在海神公司廠區內保管。同日,許長青夫婦與瑞賽特公司簽訂《質押合同》、《質押物移交清單》。

  許長青以為,質押物已經保管好,應該萬無一失了。直至後來他才知道,案涉紅木又被質押、抵押給了民生加銀公司。

  在民生加銀公司作為原告的案件中,福建省高院曾在第一次判決認定,案涉紅木在質押、抵押給民生加銀公司之前,曾於2013年12月5日被瑞賽特公司質押給許長青夫婦,作為1.05億元借款的質押擔保,判決遂認定許長青夫婦對案涉紅木享有優先受償權。

  瑞賽特公司和陳秀龍不服,上訴到最高法院。此後,該案被第一次發回重審。

  2018年3月30日,福建省高院對該案作出第二次判決:繼續支持許長青夫婦對質押的案涉紅木享有優先受償權。

  此後,瑞賽特公司和陳秀龍再次上訴,最高法院再次裁定發回重審。直到2021年5月,福建省高院對該案作出第三次判決:改判民生加銀公司享有案涉紅木的優先受償權。

  澎湃新聞注意到,福建省高院在此次判決書中指出,2013年12月6日,瑞賽特公司已將案涉紅木銷售給了福泰榮公司,之後擔保給了民生加銀公司。

  而福建省高院於2016年6月21日作出的民事判決曾認定:福泰榮公司與瑞賽特公司之間“存在循環轉賬的嫌疑,雙方之間不存在真實的交易關係”等,對民生加銀公司的案涉紅木優先受償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為此,民生加銀公司提出上訴,最高法於2018年6月27日作出發回重審的裁定,理由是“本案如認定福泰榮公司不享有案涉紅木所有權,仍存在民生加銀公司善意取得紅木質權、抵押權的可能”。

  其後,福建省高院追加許長青夫婦作為第三人,2021年5月,福建省高院作出前述民事判決:因民生加銀公司善意取得案涉紅木質權、抵押權,其享有案涉紅木的優先受償權,許長青夫婦喪失了對案涉紅木的占有,其質權消滅。

  基於此,許長青夫婦對前述兩起案件均提出上訴,最高法院作出合併審理的決定。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
訴爭多年未有定論,這批紅木仍被堆放在莆田市秀嶼區的一家木材工廠的空地上。

  最高法二審開庭,優先受償權成雙方爭議焦點

  2022年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並在中國庭審公開網上直播了庭審內容。

  庭上,民生加銀公司及其訴訟代理人認為,許長青夫婦從來沒有占有過涉案紅木,對涉案紅木不享有質權。民生加銀公司依法取得了涉案紅木的質權,其在支付足夠對價的情況下,接受福泰榮公司對案涉紅木的質押、抵押。涉案紅木已經移交給民生加銀公司,其持續、完全的占有涉案紅木。同時,民生加銀公司已經依法取得了涉案紅木的抵押權。

  許長青及訴訟代理人則認為,他們自始至終保持了對案涉紅木的間接占有狀態,且該質權一直存續,並未喪失。民生加銀公司並未實際占有管控案涉紅木,其質權因未完成質物交付要件而未設立。他們還認為,作為專業金融機構,民生加銀公司在知悉福泰榮公司所涉紅木交易存在虛假可能的情況下未予實質審核明顯未盡審慎義務,在已設立質權的情況下又重複設立抵押權,不僅違反了擔保法的立法宗旨,也說明其知道許長青夫婦設立質押在先的事實,“即便法院不認定其惡意也存在重大過失。”

  澎湃新聞注意到,雙方圍繞案涉紅木優先受償權等焦點展開了論辯,庭審持續了3個小時後休庭,案件未當庭宣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