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江湖|自由現金流:雷軍該聽聽貝索斯的忠告

2022年08月14日20:31

  文 袁敏

  這兩天,小米創始人雷軍的年度演講刷屏。

  其中他講到了錯失互聯網的故事。即認為電商最有前途的情況下,創辦了卓越網,但無疾而終。

  按他的說法,雖然業務開展得很順利,但融資出了問題,因為電商平台燒錢太厲害了,而公司無法融到所需的資金,於是在初始投資2000萬人民幣燒掉之後,第二輪200萬美元也很快燒光,於是2004年9月“忍痛”把卓越網出售給亞馬遜。

  小米創始人雷軍的年度演講現場

  在聽到這個故事之前,我還沒有把雷軍與曾經的美國首富貝索斯聯繫起來。看來真是孤陋寡聞。另一方面,說明這個江湖很小,牛人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些聯繫。

  從某種意義上說,亞馬遜可能就是卓越網的美國版。只不過亞馬遜是1994年在華盛頓註冊,1997年完成了上市;而卓越網是2000年上線,2004年賣給了亞馬遜。

  雷軍說:時也,命也,風口很重要。但我認為,薑可能還是老的辣,至少貝索斯沒有掉到財務的坑裡。

  從公開資料來看,卓越網似乎也沒有賤賣,原始投資2000萬人民幣,後來又追加了200萬美元,粗算下來,不考慮貨幣時間價值,股東的原始投資在450萬美元左右。

  多少錢賣給亞馬遜的呢?7500萬美元。看起來,雷軍並不虧。這些錢也可能是雷軍“財務自由”的重要基礎。

  從有限獲取的資料看,亞馬遜真正支付的現金(因為所購買的卓越網公司賬上也有現金)在7100萬美元左右,與此同時,亞馬遜還確認了7000萬美元的商譽。

  所謂的商譽,就是亞馬遜所支付的買價,與所取得的卓越網淨資產的差額。這樣算起來,在2004年9月那個併購時點,卓越網的賬面淨資產只有100萬美元左右,換句話說,股東的原始出資額已經虧了七七八八了。

  問題是,卓越網當時賬上還有600萬美元左右的“無形資產”,比如軟件之類的知識產權,這些無形資產的使用壽命在1-4年,是否存在減值風險還很難說,如果按照巴菲特及其老師格雷厄姆的算法,這部分資產也應該“扣除”,因此,卓越網名義上有100萬美元的淨資產,實際上可能已經資不抵債了。

  雖然雷軍在演講中說,貝索斯因為沒有“照顧好”卓越網,而向雷軍道歉。但從吃瓜群眾角度看,2004年的交易,是貝索斯救了雷軍。

  與此同時,貝索斯在當年的年報中,還意味深長地提出了一個非常專業的財務概念:自由現金流。說者也許有心,但聽者未必有意。

  貝索斯說,對亞馬遜而言,財務上聚焦於長期、可持續的自由現金流的增長。這甚至可以看作是亞馬遜能夠成功的“密碼”之一。

  所謂的自由現金流,其實是現金流量表的一個“補充”數字,需要公司自行定義和計算。我國在1998年發佈了相應的會計準則,來規範現金流量表的列報及披露,這也是自由現金流數字的主要來源。

  簡單來說,公司是圍繞“現金”開展管理活動的,股東投入本金,管理層運用這些資金添置設備、招兵買馬、開展經營活動,並最終通過提供商品或勞務從客戶手中收回這些資金。

  站在專業的角度,可以把資金活動分為三類:經營、投資和籌資。股東投入的資金,可以看作籌資活動;管理層拿這些錢買設備,可以看作是投資活動;設備加工出產品並賣給消費者,可以看作是經營活動。三類活動都會有現金的流入和流出,最後的淨額加總,就能夠反映出公司的資金增減變動情況。

  貝索斯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進一步的加工,就是把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扣除掉為讓業務健康可持續運行所必要的資本性開支(比如內部使用的軟件以及網站開發成本)之後,得出“自由現金流”,並認為只有自由現金流健康,公司才能平穩。

  為了讓大家理解這個概念,貝索斯還舉了一個例子。比如有個路人甲,發現運輸很賺錢,於是投資了一個“機器”,能夠迅速地將人們從一個地點運送到另一個地點。不過這個機器有點貴,需要1.6億美元,且只能使用4年。

  有了這個機器之後,就可以年運10萬名客戶,而每次運送一位客戶,可以獲得1000美元的收入。當然,為了取得這筆收入,你還需要花費一些能源、材料、人工及其他雜費,算下來成本假定為500美元。

  這筆生意的經營成果很容易算出來,一年的收入是1億美元(10萬客戶×1000美元/人),成本是5000萬美元的運營成本再加上4000萬美元的折舊(即1.6億的機器,可以使用4年),利潤率10%。

  甲看好這門生意,於是加大投入,第一年1台機器,第二年2台、第三年4台,第四年8台,相當於年復合增長率100%,利潤率也很穩定,保持在10%的水平。報表上看,無論是資產,還是利潤也都不錯。

  但站在現金流的角度看,你可能就得出一個不同的結論。原因是自由現金流一直是負值。比如第一年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為5000萬美元(1億的收入,扣除5000萬的成本),扣除掉買機器的1.6億美元,自由現金流就是-1.1億美元;第二年又添置了一台機器,雖然經營活動的現金流達到1億,但新增的機器需要流出1.6億,自由現金流為-6000萬美元。

  以此類推,四年下來,累計的自由現金流為-5.3億美元。也就是說公司一直在投入,為了獲得年復合100%的增長率,公司背負了沉重的“現金”負擔,如果沒有新的資金來源,公司根本無以為繼。

  注意,這裏還沒有考慮這5.3億美元的“資金成本”。

  在貝索斯看來,能夠創造“正”的自由現金流,是公司長期健康發展的前提。亞馬遜的財務管理應聚焦於此,比如通過增加經營利潤的同時,有效管理營運資本和資本開支,讓公司能夠持續創造多餘的自由現金流。

  在2004年購買卓越網的那年,亞馬遜的自由現金流達到4.77億美元,比上一年增加了38%。所付出的現金買價7100萬美元雖然看似一筆不小的開支,但占當年公司創造的自由現金流比重不足15%,對亞馬遜自身的業務影響較小;但取得卓越網,則意味著亞馬遜進入中國,有了更廣闊的收入增長前景。

  現在看起來,貝索斯對“自由現金流”的闡釋及應用,或多或少是對雷軍的一個忠告。擴張沒有問題,但如果沒有創造“正”的自由現金流,就會帶來問題。

  回到雷軍的演講,似乎印證了一句中國的俗語: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2004年9月出售卓越網後,雷軍又做了很多事,比如投資,比如創建小米。到了2022年的今天,小米的市值接近400億美元,“技術為本、性價比為綱,做最酷的產品”似乎也頗受市場認同。

  但目前亞馬遜的市值接近1.5萬億美元,小米的市值不到亞馬遜的零頭,說明雷軍還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站在財務的角度,貝索斯的忠告,雷軍似聽非聽。翻開年報,小米在2018年上市前,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一直是負值,從某種意義上看公司一直是在“燒錢”。

  這兩年,公司經營業務開展的不錯,年收入從2018年的1749億元一路上升至2021年的3283億元,經營活動開始“造血”,產生的現金流由負轉正,從2018年的-14億元,增至2021年的98億元。但從自由現金流的角度,小米卻波動較大,以簡化計算的角度,把經營活動的現金流,扣除資本性開支(減去處置物業及設備所得款項後的餘額),據此計算出來的自由現金流,近4年來公司有較大波動,2018年至2021年分別為-51.73億、204.73億、-83.14億、26.51億。這也可能部分地解釋公司股價表現不佳的原因。

  雷軍的悟性很高,比如從軟件開發到站店銷售,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一直以一個鬥士的形象出現,小米是雷軍實現財務自由後進行的創業,也是經曆過多次失敗或挫折之後的成果,值得點讚。

  但站在財務的角度,雷軍似乎還有一些提升空間,至少與曾經的“老大哥”貝索斯比起來,還有一些差距。建議他可以適當地站在公司的角度,聽聽貝索斯“自由現金流”的忠告。

  當然,自由現金流並不是能夠從會計報表中“直接”讀出來,也不是會計準則所規範的內容,卻成為亞馬遜管理的一個前提和重點。從貝索斯的實踐看,至少這個指標可以與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現金流量表結合起來看,能夠提供一個對公司更全面的看法。

  理解了自由現金流的含義還不夠,最好還能夠圍繞這個指標開展經營活動,比如更好地提升客戶體驗,增加經營利潤,有效管理應收賬款、存貨、應付賬款、現金資本開支等等,那就真正起到財務“導航儀”的作用,以財務指導業務促進公司健康發展。

  (本文為澎湃商學院獨家專欄“會計江湖”系列之三十,作者袁敏為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教授,會計學博士,研究方向:內部控製、資信評級等,出版有《資信評級的功能檢驗與質量控製研究》、《企業內部控製規範與案例》等著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