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議院通過通脹削減法案,拜登的抗通脹計劃可行否?

2022年08月08日21:17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李依農 上海報導 當地時間8月7日,美國國會參議院投票通過《通脹削減法案》。至此,拜登政府長期停滯不前的經濟議程終於取得了初步進展;而民主黨內對這一法案持續了長達數月的分歧,從目前的結果來看,似乎也暫時達成了共識。

  據悉,這項被稱為《2022年通脹消減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 of 2022)的一攬子計劃總額達7400億美元,旨在通過降低處方藥成本、稅製改革、應對氣候變化等一系列措施,從而減少政府赤字、解決民眾眼下面臨的通脹等經濟問題。

  在美國當前的經濟形勢下,通脹消減法案真的能夠降低通脹嗎?其實際經濟意義有多大?又將帶來哪些可能的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馬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這一法案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是“名不副實”,只不過在當前高通脹的條件下,利用削減通脹的名義,更容易在國會獲得通過,也更容易獲得民眾的支持。至於其經濟意義,更多可能是長期的影響,而短期來看,對美國經濟所能夠產生的直接影響有限。

  上海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其勝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該法案的真正目的並不是降低通脹,而是民主黨為了確保贏得中期選舉而加快推進一系列社會和環境開支計劃,鞏固基本盤選民的支持;短期來看,鑒於法案的開支規模相對有限,時間跨度較長,且將近一半的開支用於削減政府赤字,其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

  短期降通脹效果有限

  具體來看,這份長達755頁的法案在內容上涵蓋了能源氣候、醫療保健、稅製改革等多個方面的一系列措施;通過對收入在10億美元及以上的美國企業引入15%的最低稅率等方式籌集資金,從而在未來10年內削減約3000億美元的聯邦財政赤字;並將3700億美元用於應對能源和氣候變化等問題;超600億美元將被用於醫療保健領域的支出。

  民主黨人強調,這些舉措將解決選民的主要經濟問題,尤其是可以對通脹起到一定的遏製作用。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更是將這一法案稱之為“近十年來通過的最重要的立法之一”; 舒默表示,儘管該法案最終經曆了一系列的修正,並縮減了原定的支出,但總體而言仍然是“民主黨在立法上的勝利”。

  這份被民主黨包裝成通脹解決“良方”的法案,真的可以對美國國內眼下在經濟上面臨的挑戰“藥到病除”嗎?

  吳其勝向記者表示,該法案實際上是2021年民主黨提出的氣候變化和社會開支法案的縮小版。此前因為民主黨溫和派的反對,開支總額被一再縮小,卻仍苦於遲遲無法獲得民主黨關鍵議員的支持。

  吳其勝指出,此次法案取得進展,主要是因為在中期選舉將於年底舉行的背景下,民主黨內對法案達成妥協,將開支額度由最初設定的3.5萬億美元大幅縮小至7000多億美元,相當於此前開支額度的1/5。由此可見,當前民主黨推動該法案的真正目的本就不像法案名稱所宣稱的那樣,是為了降低美國國內的通脹壓力。

  馬偉也指出,該法案本質上是拜登自就任總統一職以來主要經濟議程之一,“重建更美好未來法案”的一個縮減、或者說是折中的版本,法案本身並不是為解決通脹問題而設計的。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也直言,該法案對2022年和2023年的通脹問題起到的作用可能“微不足道”。

  在吳其勝看來,法案中的一些條款從長期來看,確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通貨膨脹壓力;但總體而言,該法案大部分條款執行時間跨度較長,短期內對美國降低通脹壓力的影響不大。“在美國,應對通脹主要是美聯儲的工作,而美國國會很難通過立法的方式在短期內應對通脹問題。” 吳其勝補充道。

  稅改對美國經濟影響幾何?

  除了對通脹的實際影響在很大程度上或許“名不副實”,該法案中的稅製改革也引發了較多的討論。

  受該法案徵稅措施影響,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的大型公司都將面臨15%的最低企業所得稅率。

  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這份法案不僅不會降低美國的通脹,還可能會進一步導致美國經濟衰退,因為“該法案給企業加了過重的稅,會打擊企業的積極性,增加企業的成本,並令美國消費者最終為此買單”。

  總體而言,對這一法案表示反對的人士認為,該法案或將適得其反,不僅進一步加劇通脹,其稅收條款更是可能危及就業,並加劇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

  對此,吳其勝表示,受法案中增稅措施影響最大的主要是年收入超過10億美元的大型公司,其涉及的公司數量大概有150家,並不算太多。但鑒於當前很多美國大型公司所繳納的聯邦稅很低,新的法案將會顯著增加這些公司的稅務負擔。此外,法案對公司股票回購徵收1%的稅收,也將迫使包括蘋果公司、摩根士丹利和耐克等公司在短期內放棄股票回購計劃,進而對這些大公司的股票價格造成一定的壓力。

  馬偉則表示,美國經濟未來的走向更多的可能還是取決於美聯儲的加息路徑選擇。而稅收政策變化所帶來的是一個長期的影響,在短期內可能並不會起到加劇經濟衰退的作用。

  馬偉解釋稱,該法案所涵蓋的稅製改革,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主要取決於兩方面,一是由於稅收的提高,導致企業投資意願下降;二是財政赤字的縮減,對於本身的投資是否有所促進。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這兩個作用力相對的大小平衡。

  馬偉認為,短期內新增的稅收政策可能會起到抑製投資的作用,但長期來看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應該不會很大;拜登政府及民主黨此舉更多的可能還是出於改善聯邦財政收入的考慮。

  (作者:李依農 編輯:林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