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產油國“象徵性增產” 多空因素交織下油市何去何從

2022年08月05日00:11

歐佩克“象徵性增產”效果幾何?

在美國總統拜登7月訪問中東後,閑置產能已經捉襟見肘的歐佩克+進行了一場“象徵性增產”。

當地時間8月3日,第31屆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部長級會議舉行,歐佩克+同意9月份日產量增加10萬桶,創下史上最小增產幅度,由於這一結果低於此前市場普遍預計的30萬/天-40萬桶/天,市場情緒得到提振,國際油價應聲走高。

需要注意的是,10萬桶/日的增產幅度僅相當於全球86秒的石油需求,僅僅是全球需求的千分之一。在拜登7月中東之行過後,美國批準向沙特和阿聯酋出售導彈防禦系統,市場一度猜測這將為全球帶來更多石油,但最終的結果卻並不理想。

基聯雲首席研究員張竹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歐佩克很清楚現在全球的經濟狀況和原油真實的需求狀況,所以只是象徵性增加了一點點供給,美國經濟增長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呈現衰頹之態,全球整體經濟狀況導致了需求不足的預期,因此歐佩克對於增產是非常謹慎的。從切實利益來看,歐佩克也不希望大幅增產導致高油價過早終結。

“象徵性增產”效果甚微

需要注意的是,歐佩克目前幾乎已無增產餘力。歐佩克各成員國的閑置產能普遍已經很低,大多數產油國都在以最大產能進行生產,由於多年來對新產能投資不足,大多數成員國已經在增產問題上有心無力。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數據,中東的閑置產能已降至“極微”的水平,約為每天200萬桶,僅占全球需求的2%。

從另一個角度看,產油國甚至連完成現有增產目標都很睏難。今年6月,歐佩克+的實際產量比其目標水平低了約300萬桶/日。而且,即使是產油大戶沙特也落後於生產目標。根據歐佩克的官方數據,沙特6月份將日產量提高了15.9萬桶至1059萬桶,較其6月份目標低約70萬桶。

澳州聯邦銀行大宗商品分析師Tobin Gorey表示,沙特和阿聯酋的近期產能都已處於極限。例如,阿聯酋能源部長Suhail Al Mazrouei就明確表示,阿聯酋已經接近歐佩克+協議中該國316.8萬桶/日的產量上限。

因此,此次歐佩克+的“象徵性”增產也就不難理解了。根據歐佩克的官方數據,9月增產10萬桶/日是1982年歐佩克引入配額製以來的最小增幅。這一增產幅度也遠低於此前幾個月,歐佩克+7月和8月增產幅度均為64.8萬桶/日。

嘉盛集團全球研究主管Matt Well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當配額落實到真正產出時,數字可能只有三分之一,這是因為10萬桶的增產將平均分佈於成員國,而只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有多餘的產能。所以,配額的上調只會對市場的供需產生有限的影響。

Eurasia Group能源、氣候和可持續發展董事總經理Raad Alkadiri表示,增產10萬桶/日太少了,毫無意義。從實際的角度來看,這個微不足道的小波動只是一種“政治姿態”。

與此類似的是,拉比丹能源集團諮詢公司總裁Bob McNally也認為,這一增產幅度是非常微不足道的,幾乎難以察覺。市場將其解讀為沙特近乎回絕了美國,純粹是擺了一個象徵性的增產姿態。

即使歐佩克配合西方國家要求,大幅提高各成員國的目標產量,也只是擴大計劃產量和實際產量的差距而已。過去兩年歐佩克+產油國向全球市場供應的石油甚至比其承諾的水平少了逾5億桶。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歐佩克一方面需要回應美國的增產訴求,同時也希望維持與俄羅斯的緊密關係。例如,歐佩克新任秘書長海瑟姆·蓋斯就表示,俄羅斯在歐佩克+機制內的地位“至關重要”,他擔任歐佩克秘書長之後的首要任務是加強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及消費國之間的建設性對話。

此外,新冠疫情的反複肆虐和全球經濟放緩可能打壓原油需求,這也是歐佩克+在增產問題上抱有顧慮的一大原因。歐佩克7月月報顯示,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預計將從2022年的340萬桶/日放緩至270萬桶/日。

官方層面,歐佩克則解釋稱,此次會議注意到當前劇烈波動的原油市場基本面,有必要對市場情況進行持續評估。必須謹慎使用目前非常有限的閑置產能,以應對嚴重的原油供應中斷局面。

多空交織油市何去何從

在多重因素交織影響下,近期油市波動有所加劇,幾乎回吐了俄烏衝突以來的所有漲幅。

儘管歐佩克增產乏力提供了供應端的利好,3日國際油價一度上漲。但隨後需求端的陰霾讓油價漲幅回吐一空。

Weller對記者表示,在歐佩克+會議數小時後,美國就公佈了周度原油庫存數據,上週美國原油庫存意外增加446.7萬桶。多空因素交織正令油價“上躥下跳”,預計油市會持續高位震盪。

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8月3日公佈的最新數據,美國至7月29日當週原油庫存增加了446.7萬桶,而市場原本預期減少62.9萬桶。此外,汽油庫存增加16.3萬桶,也高於市場預期的-161.4萬桶。

在近期需求擔憂拖累下,美國原油期貨甚至已經逼近90美元關口。紐約商品交易所9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3日下跌3.98%,收於每桶90.66美元;10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下跌3.74%,收於每桶96.78美元。

在張竹然看來,隨著全球經濟衰退擔憂升溫,預計原油價格會有所回落,歐美高通脹也會得到緩解。

從抗通脹的角度看,美國無疑希望油價進一步下跌。拜登政府能源顧問阿莫斯·霍赫斯坦(Amos Hochstein)表示,儘管汽油價格近期有所回落,但回落幅度還不夠。目前美國汽油消費者需求仍然居高不下,而且能源公司仍不願擴大供應,能源市場的緊張狀況仍在加劇。

未來供需關係會如何發展?霍赫斯坦預計能源市場的供需狀況仍將緊張。從外部供應方面來看,俄羅斯預計將繼續削減市場上的能源供應,而且歐佩克+增產能力也有限,高油價在短期內仍然難以降溫。從美國內部因素來看,夏季是汽油需求高峰季節,美國汽油價格高企並沒有令國內消費者需求大幅降溫。另一方面,儘管美國能源公司從油價上漲中獲得了大量利潤,但卻沒有積極增加產量。

對於歐佩克+此次“象徵性增產”,霍赫斯坦坦言,歐佩克+的最新決定不會對美國人的汽油價格產生重大影響,他認為歐佩克+週三的舉動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的一步,但他拒絕透露拜登是否對增加產量幅度沒有更大感到失望。

未來油市的一大關鍵風險仍是地緣政治,美國醞釀的石油價格上限仍可能衝擊市場。七國集團(G7)外長8月2日表示,正在考慮限制俄羅斯石油收入的選項,包括阻止運輸俄羅斯石油,除非遵守價格上限機制。英國政府發佈的聲明顯示,G7外長正在考慮全面禁止在全球範圍內為運輸俄羅斯海運原油和石油產品提供的服務,除非石油的購買價等於或低於與國際合作夥伴商定的價格。

而這也可能讓油價再度跳升。美國智庫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Analysis of Global Security)聯席主任Gal Luft警告稱,擬議中的對俄羅斯石油設定價格上限是一個“荒謬的想法”,可能會對美國和其他G7國家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一種可能發生的情況是,俄羅斯將限制產量,市場上原油短缺,歐洲人和美國人討論將俄油價格限定在40美元/桶,而他們將得到的卻是140美元/桶的油價。

對於未來而言,投資不足風險也值得關注。歐佩克在此次會議後的政策聲明中提醒了投資不足的風險,歐佩克警告稱,石油行業長期投資不足造成閑置產能減少,特別是上遊部門投資不足,這可能導致石油行業難以應對2023年後持續增長的全球石油需求。

(作者:吳斌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