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臨安鄉村運營體驗記:鄉村運營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2022年07月31日09:40

中新網杭州7月31日電 題:杭州臨安鄉村運營體驗記:鄉村運營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記者 童笑雨

  來洪村前,鄉村運營體驗師、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陶宇罡擔心它的未來會不會像很多鄉村一樣,一開始熱鬧引進業態,最後卻沒有遊客。但如今,他覺得,有這麼一個有情懷、干實事的團隊在,洪村定會有不一樣的風景。

  7月28日至29日,十名鄉村運營體驗師受邀前往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洪村、紅葉指南這兩個臨安“天目村落”,跟隨鄉村運營師開啟兩天一夜的鄉村運營體驗之旅。

  此前,臨安創造性地提出“村落景區”概念,並開始招募鄉村運營師。經過多年發展,臨安鄉村運營已頗具成效,多個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的故事在這裏上演。

杭州臨安洪村徑山古道入口景觀。 臨安區文化和廣電旅遊體育局提供

  鄉村運營是什麼?鄉村運營師做了哪些工作?為總結臨安不同模式的鄉村運營案例和典範,五名鄉村運營體驗師前往洪村,正式“上崗”。

  洪村坐落於徑山陽坡,有一條北上徑山寺的古道,文化資源豐富,但旅遊資源尚屬開發階段。

  來到洪村,已是傍晚時分。聽見汽車發動機聲,村里的狗開始此起彼伏地叫起來。剛下車,就有坐在門前的大爺招呼著:“找小白的?往上面走,上面走。”

  大爺念叨的“小白”,全名沈軍明。2021年3月,他與合作夥伴穀增輝帶領團隊正式成為洪村鄉村運營師。工作中,大家都喚他老白。“但我們都叫他小白,他和我們自己的孩子一樣。”洪村村民黃亞群說。

  “為什麼和村民的關係那麼融洽?”見到老白後,鄉村運營體驗師張鎂琦發問。

洪村航拍圖。 孫新尖 攝
洪村航拍圖。 孫新尖 攝

  她是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博士生,曾跟隨導師到訪多個鄉村開展鄉村運營調研,也聽過有些村民對當地運營師的評價。“態度平平的居多,負面的也有,但這麼融洽的還是第一次見。”

  “民心很重要。”老白如此回答。他表示,鄉村運營急不來,更要真誠。入駐洪村以來,他和團隊每天在這裏紮根。

  “我們和村民都很熟,就連村里的狗見到我們都不叫了。”和五名鄉村運營體驗師介紹鄉村運營這一工作時,老白笑著給他們打了“預防針”:“這兩天行程比較滿,就沒得休息了,因為我們平常也沒得休息。”

  打開他的行程表,是密密麻麻的安排:調查村里資產、挨家挨戶拜訪、接待投資商、與設計師團隊見面……五名鄉村運營體驗師的體驗計劃,也是跟著老白團隊的安排來:鄉村運營師工作早會、走村訪戶、召集青年鄉賢會成員進行頭腦風暴……

  他們的第一站,就是體驗“洪運家宴”,這也是村里打造的首個業態。

  “洪村非常原生態,離科技城也不遠,所以我們計劃把這裏打造成為科創企業提供鄉村休閑、商務團建等綜合服務的一個目的地。”老白說,從“吃”入手,能調動村民積極性,也能讓村民致富。

洪村村書記蔣賢福為鄉村運營體驗師介紹洪村農文旅產品。 孫新尖 攝
洪村村書記蔣賢福為鄉村運營體驗師介紹洪村農文旅產品。 孫新尖 攝

  行走在村里,每走幾步都能看到村民在家門口掛著的“XX家宴”招牌。剛進“美娟家宴”的大門,女主人美娟姐就端著一盆小土豆招呼大家落座。“菜趁熱吃,都是自家種的。”

  在鄉村運營體驗師、杭州師範大學研究生朱政看來,家宴與農家樂最大的不同在於“家”字。他提到,很多農家樂動輒十幾桌,遊客在這裏用餐好似“過客”,吃了飯就走。

  但“洪運家宴”卻給人一種回家的感覺。餐桌就支在堂屋,房間里桌子也不多,就兩張。味道好不好、菜新鮮與否,主人都時時跟進、交流。

  “老白,菜品賣相可以嗎?要不要改進?”“自家釀的楊梅酒是不是換個包裝比較好?”邊上菜,美娟姐邊向老白“取經”。這五名鄉村運營體驗師,是他們家接待的第一撥客人。

  為村民答疑解惑,也是老白團隊的工作日常。“第二天有個村民要去派出所辦理民宿營業執照,我得去幫忙處理,我們就不按上面的來了。”他指著鄉村運營體驗計劃表說。

  對於鄉村運營師而言,解決這些瑣事,是不是“殺雞用了牛刀”?

  老白搖了搖頭。他表示,調動村民的積極性,讓他們也參與到鄉村運營中,是為了激發鄉村內生動力,也是鄉村運營的目標所在。

  這一點,鄉村運營體驗師、杭州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研究生吳錦波深有體會。在洪村的第一晚,他住進了村里的民宿。

  “很不錯。”邊說著,吳錦波邊向記者展示民宿內部照片。“老闆說,床單怎麼鋪、洗漱用具怎麼擺,都向老白請教過。”

  這也是他此次體驗之旅中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之一。

  他表示,在洪村,鄉村運營師已經從外來者變成了新鄉人,在負責運營的同時,還參與到鄉村公共事務管理中。

  如今,洪村的鄉村運營仍在起步中,村里的空地都在建設,這裏是村民開的咖啡館,那裡是外來投資商建的露營地,村口將複建古寺普淨寺……

老白(右二)為鄉村運營體驗師介紹洪村文旅資源。 孫新尖 攝
老白(右二)為鄉村運營體驗師介紹洪村文旅資源。 孫新尖 攝

  鄉村運營體驗師、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陶宇罡在洪村元代古塔、風笑嶺拍了不少照片。他期待,今年年底施工完成後再來拍攝一波,來個對比。

  來之前,他對洪村的未來“沒底”。他坦言,自己也有朋友從事鄉村運營工作,可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洪村會不會重蹈覆轍,是他來之前的疑惑。

  但如今,他不這麼看。令他有這個轉變的,是交談時老白說的一句話,“做鄉村運營不是為了政府補貼”。

  陶宇罡說,一個好的鄉村運營師,一定是一個有情懷、熱愛鄉村、干實事的人,而非只想盈利。鄉村運營也絕非是簡單投入業態、舉辦活動,而是將鄉村存量資源進行系統化、多維度運營。

  這也是老白團隊的共識:盤活村落房屋、土地、山林、農副產品等資源,經全新整合,推向市場,提升村民收入。

  “今年年底,你們就能看見一個不一樣的洪村。”站在風笑嶺上俯瞰整個山穀,老白對五名鄉村運營體驗師說。

  在他的構想中,洪村有一條自己的特色旅遊線路:早上去徑山寺遊玩、吃齋飯;下午下山,可以去喝個咖啡,也可以在露營地開展親子活動;傍晚看個露天電影,或者參加篝火晚會,或是躺在帳篷里看星星。

  “你們要來玩的話和我說,我隨時都在。”老白說。

  “那時候得先把村里的狗拴好,它們太熱情了。”張鎂琦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