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丨投遞員趙月芳:連續26年傳遞大山內外的牽掛

2022年07月30日19:40

  新華社太原7月30日電(記者詹彥、馬誌異、楊晨光)一場新雨後,山風帶著潮濕的水汽吹過大峽穀鎮,山間雲霧繚繞。陡峭的山巒間,一個膚色黝黑、略顯瘦削的山區漢子背著郵包,在山路上緩慢前行。

  他叫趙月芳,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山西省壺關縣大峽穀鎮鵝屋郵政所的一名普通投遞員,1996年退伍後進入鵝屋郵政所。

  一個人,26年,30多萬公里,80多萬封郵件,趙月芳行走在群峰交錯、山路蜿蜒的太行山間,日複一日傳遞著大山內外的牽掛。這裏的每一座山,每一道嶺,每一條溝……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趙月芳在送件途中(2022年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趙月芳在送件途中(2022年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群山環抱的鵝屋鄉過去交通不便,人們下山進城全靠一條山間小路,當地人稱之為“貓走的路”。“貓路”有多險?最寬處僅1米多,最窄處不足20釐米。這條長約10公里的山路也是趙月芳取郵件的必經之路。

十年前,趙月芳行走在“貓路”上。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十年前,趙月芳行走在“貓路”上。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1996年,23歲的鄉郵員趙月芳沿著前輩走過的“貓路”啟程,擔負起鵝屋鄉18個行政村、172個自然村的郵件投遞工作。

  取件時,天剛放亮,趙月芳就要經由“貓路”下山,到山下的橋上鄉郵政所取回當天的報紙和信件等,再原路返回鵝屋郵政所分揀郵件,簡單吃點便前往鵝屋鄉各村進行投遞。全鄉分成4條路線4天走完,最長的一條郵路往返60多公里,最短的也有30多公里。下雨下雪的季節,山路濕滑,趙月芳回到家通常已是深夜。

十年前,趙月芳行走在“貓路”上。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十年前,趙月芳行走在“貓路”上。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雪,餓了吃幾口饅頭,渴了喝幾口山泉水,郵路之艱苦,超乎了趙月芳的想像。趙月芳記得,2003年冬天的一個清晨,山裡下了大雪,白茫茫一片。妻子郭風林勸他別下山了,趙月芳不敢卸下責任,毅然背上郵包拿著木棍出發了。“貓路”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趙月芳拿著木棍一邊探路一邊緩慢挪步。走到“貓路”最窄的路段,木棍突然探空,趙月芳失去重心滑了下去,幸好被一棵大樹擋住,他才抓住樹枝慢慢地爬了上來。他的臉被石頭刮傷,身上的衣服也被樹枝刮破。

  如果只是為了一份收入,趙月芳或許早就堅持不住了。在趙月芳上崗之前,先後有多名鄉郵員因為這條郵路村落分散、路途險峻,幹了幾個月就走了。而趙月芳從接過這份重擔開始,就沒有放棄過。

十年前,趙月芳在“貓路”上喝水休息。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十年前,趙月芳在“貓路”上喝水休息。新華社記者 範敏達 攝

  從小在大山深處長大的趙月芳,深知這裏的鄉親們離不開郵路,這是鄉親們與外界保持聯繫的途徑。“我把報紙、信件、包裹送給鄉親們,他們都特別高興。他們熱情地給我做面,給我燒水,留我吃飯,我有一種特別幸福的感覺。”村民們對鄉郵員的情意,讓趙月芳感受到工作的價值。

  在山區生活的百姓們,不僅離縣城遠,村與村之間也隔著大山。購買生活用品、購買農資、登記信息、存錢取錢等一度都是擺在村民面前的難題。送件的路上,只要有村民提起,趙月芳總是有求必應。

  作為當地唯一的鄉郵員,這些年來,趙月芳沿著“貓路”下山取件送件,不知磨破了多少雙鞋、摔了多少跟頭,但經他手送出的報刊、信件、包裹,沒有一份丟失或損壞。

趙月芳拿著自己背爛的郵包(2022年7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趙月芳拿著自己背爛的郵包(2022年7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變化始於2012年,這一年的夏天,全長67公里的太行山大峽穀旅遊循環公路南線工程竣工通車。旅遊循環公路東起壺關縣橋上鄉,路經鵝屋鄉,西至壺關縣樹掌鎮,“村在半空中,路無半步平”的鵝屋百姓迎來了“兩腳不沾泥”的新生活。

  隨著交通條件的改善,送件的郵車終於能直接開到鵝屋郵政所,趙月芳再也不用沿著“貓路”下山了,當地郵政部門還為趙月芳配備了新的送件工具——郵政摩托車。

趙月芳騎行在送件的路上(2022年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趙月芳騎行在送件的路上(2022年7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大路通了,交通方便了,2021年,鵝屋鄉整建製併入大峽穀鎮。壯美的山鄉風光吸引了許多外地遊客前來遊玩,不少村民藉機辦起了農家樂,吃上了旅遊飯。

  山裡的人多了,郵件也更多了,騎著摩托車送件的趙月芳越發忙碌。

  “村民們採購東西大多都是通過網絡,現在一天的郵件比以前一個月還多。原來郵包里裝的多是信件、報刊……現在旅遊公路通了,村民們在網上購買吃的、喝的、用的,郵件的種類越來越多。”親曆山鄉變化的趙月芳感慨地說。

趙月芳騎行在送件的路上(2022年7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趙月芳騎行在送件的路上(2022年7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常年奔波在深山裡,讓1973年出生的趙月芳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大許多:皮膚粗糙,手指關節腫大彎曲,患有頭疼、眩暈、胃痛等各種病症——這些是大山留給趙月芳的印記。2015年,趙月芳被授予“全國勞動模範”榮譽稱號。他很是欣慰,這既是榮譽,更是沉甸甸的責任,把裝得滿滿的郵包放上摩托車,他又要出發了。

趙月芳為村民送件(2022年7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趙月芳為村民送件(2022年7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太行山風光秀麗,趙月芳卻無暇觀賞。那個早已褪色的郵包里,裝著大山內外的思念。“鄉親們都在等著,一刻也耽誤不得。”趙月芳說。

  山的那邊,還有等著他的村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