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爆火 對B站意味著什麼?

2022年07月29日00:07

“二舅總有辦法。”

在引起刷屏的現象級視頻《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中,作者B站UP主“衣戈猜想”提到。

截至7月27日19:00,該視頻在B站瀏覽量超過2478.8萬,衣戈的粉絲數達到215.8萬。

二舅小學初中成績全校第一,可因為發高燒一天打了四針後成了殘疾,後來在村子裡幹了一輩子木工,領養了剛出生的女孩寧寧,66歲全職照顧88歲的母親。

“我們愛這個歪子,我們離不開這個歪子。”衣戈在視頻中感慨。

或許,二舅的爆火正是戳中了人們心底那份柔軟,遺憾二舅本人的錯過,遺憾自己走不出的“遺憾”。

甚至衣戈本人也沒走出這種擰巴。

“二舅沒有根治我的精神內耗。當前的精神內耗就是,一直在平衡出人頭地和過好自己的生活,不知道該選擇哪一個,猶豫不決。”他在媒體群訪中談到。

事實上,這是所有UP主,乃至B站都需要解決的問題。

“意料之外”

視頻爆紅,沒在衣戈預料內。

他做這條視頻的想法是,“完全規避流量焦慮”,且預期,只有10萬到15萬的播放量。

這並不代表衣戈不追逐流量,他給自己製定了漲粉進度,希望今年年底能夠漲到100萬。

對於成片,衣戈認為,是完全不合格的一個視頻。用手機拍攝,畫面不完整,且會有各種抖動。

他也不諱言有大量“功利性”作品,包括“山東人何德何能擁有山東台”“拜訪穿越後的光緒帝”“母豬的產後護理”等選題。“我確實是喜歡這些無聊的東西,但很多東西實事求是地講,是從流量角度出發。”衣戈說。

2013年開始,衣戈在北京一傢俬立高中擔任歷史老師,其後跳槽去往新東方和猿輔導,最終,遭遇了行業劇變。

“單位受到了政策影響,但是我沒有受到影響。剛剛度過30歲生日的時候,一下子感覺而立之年,應該立起來,就莫名其妙離職了。”他稱。另一位知名網課教師董宇輝,選擇了在老東家新東方直播帶貨。

目前,衣戈認為自己算是“半全職”,處於還沒有想好以後做什麼的狀態,偶爾做做視頻。這有一定收益,能維持一家人生活,但沒有以前工資高。

他從小就在思考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要給自己人生加個標準。在不同階段,對自己要求是不一樣的。或許是掙夠一千萬,或者至少要讓50萬人知道自己名字,抑或創辦一家公司。

對於當下的自媒體生涯,衣戈評價是“擰巴”。

“在數據和保持自我,儘量做一個平衡。二舅視頻爆火之後,不會趁熱打鐵,再去找一個人去農村接著採訪,這30年,就認識這麼一個二舅,也不知道再上哪去找這樣的故事。還會去做各種神神奇奇的選題,也會追求播放量。”他解釋。

“難以平衡”

實際上,僅靠拍視頻就能維持生活的衣戈已經是行業佼佼者。

今年以來,B站對UP主的創作激勵計劃做了調整,許多博主表示收入“腰斬”,甚至有部分UP主最高跌幅達90%。有B站頭部博主對外稱,在穩定幾百萬次播放量下,2020年B站的創作激勵可以達到3-4萬元/月,但今年每個視頻收入僅有幾百元。

另有UP主樹大叔在知乎回答里表示,之前在B站十萬播放量的視頻最多可以拿到1600元左右的分成,而改版後新視頻對比同數據視頻收入降低40%。

這讓生存堪憂的UP主們更“擰巴”了。

背後是,B站經營艱難。一季報顯示,當期,B站營收50.54億元,同比增長30%,環比上個季度57.81億元的營收下滑12.57%;淨虧損22.84億元,比去年同期的9.05億元虧損額大幅擴大。

不過,B站流量依舊在高增長區間。一季度,其月均活躍用戶同比增長31%至2.94億;移動端月均活躍用戶同比增長33%至2.76億。B站日均活躍用戶數量同比增長32%至7940萬。

很大問題在於大環境變了。

一季度,B站廣告業務營收10.41億元,同比增長46%,環比上個季度的15.88億元下滑34.44%。而廣告,是UP主最主要變現來源。

客觀上,廣告承壓是種普遍局面。一季度,愛奇藝廣告收入13.37億元,同比下降30%;騰訊網絡廣告營收同比下降18%至180億元。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1.04萬億元,同比下降 0.70%。

7月27日,B站報收199港元,跌幅3.30%,其港股發行價為808港元。這意味著,市場對於B站依舊處於看空階段,也代表該公司再融資難度很大。

由是,扭虧成為必選題。今年初,B站提出在2024年之前實現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的盈虧相抵。

此種局面下,壓縮UP主,特別是中小UP主成本,成為B站選項。

單從廣告上,B站有一定優勢,但也難說絕對。有知名飲品市場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承,在細分品類會投B站,但不會大部頭,因為流量相對其他平台還是有距離。食品飲料是B站前五大廣告主行業。

當然,B站也不是沒有潛力。衣戈就表示,在B站發佈視頻之前,在所有平台都發過,最終還是B站效果更好。因為該平台社群文化好,和UP主黏性強。

該種生態會推動著B站流量繼續上行,也為商業化創造空間。

回頭來看,B站問題在於,如何在流量增長,且商業化推進下,保持著自己原有社群文化。這並不容易平衡。

另外,目前B站遊戲業務、直播及大會員業務等核心營收動力 ,都難說在細分領域佔據頭部,且在B站流量增長中獲益相對有限。

至少在商業框架上,B站還需要迭代。

(作者:賀泓源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