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人“觸網”西進廣西淘金 貨運平台助推八桂“絲路”通達全球

2022年07月28日14:00

中新網南寧7月28日電 題:物流人“觸網”西進廣西淘金 貨運平台助推八桂“絲路”通達全球

  記者 張廣權

  近日,“老”物流人曹勇踏上浙江嘉興南站的高鐵,經過10個小時的奔波到達廣西,此後他正式將自己物流公司的業務場景,由華東“切換”到華南。做了20年貨車司機之後,曹勇3年前華麗轉身,創辦物流公司。此次入桂之後,當地地理標誌產品蠶繭將經由他手,通過貨運平台源源運往東部並通達全球。

圖為蠶農挑揀蠶繭。(資料圖) 張廣權 攝
圖為蠶農挑揀蠶繭。(資料圖) 張廣權 攝

  回憶定格到上世紀90年代,本打算中學畢業回村種地的曹勇,在堂哥的帶動下,考取了駕照,在河南老家等地給老闆們開車。2006年,曹勇用攢的錢和弟弟合夥買了卡車,主要跑浙江到廣西、貴州、雲南線路,人生從此與物流掛上了鉤。

  買車之後,曹勇甩開膀子大膽干,早年間北方司機不怎麼敢去的華南西南一帶,他敢;別人不敢承運的超寬、超高、超長貨物,他敢。憑藉著膽識、技術,他真真體會過“車輪一轉,黃金萬兩”。幾年後,他連買兩套房,在浙江安家。

  在20多年的司機生涯中,曹勇腳踏山河,雖然讀不懂經濟數字,卻能直觀感知周圍環境、人們生活的變化。之前從鄭州跑到廣州,沒有高速,只能以60公里/小時的速度前進,要跑三天三夜。“後來就見到高速路一段一段往前修,過幾個月就有新高速開通”,高速全線貫通後,鄭州—廣州線路只需要開18小時。“怎麼形容呢?就像原來拄著枴杖的人能跑了,像拖拉機變小汽車。”曹勇說。

圖為絲綢生產車間,工人在倒筒流水線上作業。 (資料圖)
圖為絲綢生產車間,工人在倒筒流水線上作業。 (資料圖)

  進入21世紀,西部大開發伊始,廣西等地居民的消費水平眼見著提升。那時開始,曹勇經常從江浙運輸洗衣機、冰櫃等家電到廣西,裝在後車鬥的洗衣機一路從雙筒變成滾筒。“這20年廣西民眾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交通工具從自行車到摩托車,又到人人家裡都有小汽車;村里以前有很多小土房,現在很多三四層的小樓。”

  說起村里的樓,不得不說起蠶繭,小小蠶繭為鄉村振興提供了“絲路”。中西部地區擁有較為豐富的土地資源和勞動力資源,具備發展蠶繭絲產業的自然條件和社會基礎,中國逐步把蠶繭主產區從東部地區向西部地區轉移。這就是“東桑西移”發展戰略。

  在這個戰略之下,曹勇將東部的家電運到西部,再將西部的蠶繭運到東部,車不走空,生意格外好。過程中,他見證了廣西當地民眾通過養蠶繭致富,越來越多外出打工的人回到家鄉養蠶。“通過小蠶繭,能蓋大高樓”成為當地的一大現象。

圖為絲綢生產車間,工人在倒筒流水線上作業。 (資料圖)
圖為絲綢生產車間,工人在倒筒流水線上作業。 (資料圖)

  現在,“世界蠶業看中國,中國蠶業看廣西”。2021年,廣西桑園面積達302.63萬畝,蠶繭產量40.74萬噸,蠶農售繭收入208.18億元。廣西蠶繭產量已連續17年居全國第一,生絲產量連續12年居全國第一,蠶繭、生絲產量分別約占全國的55%和35%,蠶桑產業一二三產總產值超過500億元。

  而且,廣西的桑蠶業也在往深加工發展,“一開始只拉蠶繭,後來廣西這邊開了越來越多的加工廠,直接把蠶繭製成絲,再往東部售賣”。如今,廣西已形成“桑—蠶—繭—絲—綢”的全產業鏈條,榮獲“中國絲綢新都”等稱號。

  曹勇在廣西的公司所落腳的河池宜州,更是有著“中國蠶桑之鄉”的美名。曹勇便是靠著早年間拉蠶繭結識的朋友,慢慢把拉蠶絲的物流業務做了起來。“把廣西的蠶絲拉到浙江,由綢廠製成絲綢,大部分都出口了。”

圖為繅絲車間,工人正在繅絲作業。(資料圖) 陳冠言  攝
圖為繅絲車間,工人正在繅絲作業。(資料圖) 陳冠言  攝

  從廣西到浙江,這條運絲之路,也在悄然提速。隨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物流人有了貨運平台這樣的好助手。據曹勇介紹,以前配貨需要到貨站等地方等貨,動輒兩三天都是常事。後來有了運滿滿、貨車幫平台等貨運平台之後,善於接受新事物的他成為了第一批使用者,“在手機上就能找貨,而且很快。APP用技術給我配離我近、符合我噸位要求的貨,快的時候幾分鍾,慢的時候頂多半天,就可以找到想要的貨源。”

  此次將業務擴展到廣西,曹勇也心懷希望,“來到桑蠶之鄉,看到這裏的發展越來越好,再通過我在這邊老朋友的業務注入,相信以後業務會越來越好!”

  這次來廣西,曹勇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談及未來,曹勇說,想帶上25歲的兒子一起幹物流,“年輕人要在生意場中曆練!”(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