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老舊的北約,是美國負擔不起的奢侈品

2022年07月27日17:52

中新網7月27日電 美國《外交政策》近日刊登評論文章指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一個耗費巨大且老舊的聯盟,無法應對現代挑戰。文章摘編如下:

  幾十年來,美國外交政策機構一直廣泛持有“北約對美國非常有價值”的信念。美國前外交官威廉•伯恩斯曾在回憶錄中寫道,在其基本假設早就應該被重新評估之後,北約的擴張仍然“作為美國政策的一部分處於‘自動駕駛’中。”北約懷疑論者在華盛頓顯得格格不入。

  在北約支持者的眼中,北約是美國人享有“巨大經濟繁榮和自由”的基礎。北約能夠在為歐洲提供安全保障時,“允許美國製定國際安全議程”,它可以幫助美國應對911之後的戰爭,打擊海盜,應對氣候變化、虛假信息、新冠疫情大流行、新興和顛覆性技術、移民和恐怖主義等。

  不過,911之後美國在中東的行動在美國國內就有巨大爭議:在那裡進行的任務大多數本身就非常糟糕。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浪費了8萬億美元、失去了數千條生命,並白費了20年來關注這些事情。類似的事情應該被算作支出,而非功勞。

  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北約與應對新冠大流行和打擊海盜無關。它沒有能力、沒有權威,也不適用於這些目的。北約是一個老式的軍事聯盟。無論移民和虛假信息的問題有多重要,北約都不是為應對它們而設計的。

  雖然北約在最新的戰略構想中提到了氣候變化、新技術等議題,試圖在各方各面推銷自己,但根據聯盟締結的條約,以及它官僚體系的結構,北約就是一個軍事聯盟。

  如果北約成立之初是為了在冷戰時期應對蘇聯,那麼在蘇聯解體後的今天,為什麼美國還要如此努力地保留北約?答案很簡單:北約是,且一直是一項用於維持美國“歐洲安全主要參與者”地位的工具。

  在北約成立之初的50年代,就有報告指出,當時美國國會同意在1950年派往德國的四個師“並不打算無限期地留在那裡;相反,當西歐恢復到足以部署自己的常規威懾力量後,美軍將撤出。”

  二戰後不到十年,西歐就已恢復到足以部署自己的常規威懾力量的水平。1959年的一份備忘錄顯示,美國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曾悲歎道,“歐洲人現在試圖將這一部署視為一項永久而明確的承諾。我們幾乎承擔著全部戰略威懾力量的重擔,還開展著太空和核計劃。我們支付了大部分基礎設施,還維持了龐大的空軍和海軍部隊以及六個師。他認為歐洲人幾乎已經‘把山姆大叔當傻瓜’了。只要他們能證明需要緊急援助就行。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美國是否要永遠做歐洲安全的主要提供者?在俄烏衝突爆發後,德國宣佈設立一個1000億歐元的特別國防基金,並承諾將GDP的2%用於國防。波蘭和其他幾個國家也做出了類似的增加國防開支的承諾。

  正如政治學家巴里•波森所說,有理由擔心這些承諾不會兌現。(所以)美國已經衝入缺口,向歐洲增派20000名美軍以安撫北約盟國。但安撫的另一方面,是當你覺得足夠安心時,你的盟友會更傾向於相信你,然後不再站出來為自身的防禦做更多事情。在美國隊長盾牌後充滿信心的歐洲人,很可能會像往常一樣繼續做自己的事。

  對日本的研究也得出過這樣的結論,只有當擔心美國可能會少做一些時,日本才會為自己的防禦做更多的事情。

  今天,美國的歐洲盟友並不弱,它們只是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國會支持它們的防禦,所以會將自己的稅款用於國內的其他優先事項,使其民眾受益。

  對北約的歌頌在美國政界依然很流行,因為它被認為是一件便宜的事。但不是。資源的局限開始產生影響,美國的國防預算已經膨脹到8470億美元,不會很快增加到1萬億美元或更多。保持美國在歐洲安全領域的主導地位是美國當下不需要的奢侈品。20世紀,美國打了兩場戰爭來阻止歐洲霸權出現。現在,甚至沒有潛在的歐洲霸權。

  因此,支持北約成為永久聯盟的人,或許應該開始考慮B計劃,而不是把北約吹捧為解決氣候變化、虛假信息等全部問題的靈丹妙藥。歐洲富足強大到足以自衛,但除非美國停止為歐洲提供防衛,歐洲人不會主動這樣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