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學生溺亡後,鄉村體育教師花萬元自建泳池,教孩子們游泳

2022年07月27日09:22

  今年夏天,湖南省衡山縣的一所農村小學首次開設了游泳課,鄉村體育教師唐歡自費萬元搭建了一個游泳池,用來教孩子們游泳和防溺水知識。

  唐歡為了做這件事,努力了三年,緣由是他的兩名學生前兩年不幸溺水身亡,他決定教會孩子們游泳和防溺水技能,讓悲劇不再發生。

  近日,唐歡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每年暑期,留守兒童溺水的事情時有發生,有時一次溺水好幾個人,我覺得防溺水首先要掌握游泳技能,同時讓學生明白私自下河游泳會面臨哪些危險。”

唐歡在教孩子們游泳。
唐歡在教孩子們游泳。

  陰差陽錯當了小學體育老師

  “有個人溺水,另外幾個人手拉手去救他,這下好了,幾個人都要死到一起了。小學生哪怕已經學會游泳了,能遊個十幾米了,也不能跳下水去救他,你們離能夠救人的水平還差得遠。”唐歡在一個多月的游泳課上,反複向自己的學生強調這些事項。

  唐歡是湖南省衡山縣新橋鎮中心完小的體育老師,從今年5月25日到7月5日,他自費搭建了一個游泳池,為四五年級的學生免費開設游泳課。為了推動這個計劃,他努力了三年時間。

  唐歡是體育學院科班畢業,2009年,他以超過一本線很多分的成績報考武漢體育學院,學習體育教育專業,專項是散打。

  “以前從來沒想過當老師,高考的時候,我的分數可以隨便報湖南師大等一本高校,但我只想去那種專業的體育大學,接觸專業一點的體育運動,畢業後去水平高的地方當個教練,或者從事健身行業,所以就選擇了武漢體育學院。”

  武漢體育學院原名中南體育學院,實力非常強勁。大學讀書期間,唐歡除了學習本專業課程,還利用學校的便利條件考了很多證書,比如散打教練員證、籃球教練員證、籃球裁判員證等,游泳教練員證和救生員證也是那時候考的。

  “以前我沒學過這方面的東西,也沒有接觸過專業的游泳訓練,但是學校裡面的資源很豐富,專業人才特別多,國家體育總局在我們學校設有考點,我找同學輔導了一下,通過了筆試和技能考試,就把證書拿到了。”

  有了技能和證書,唐歡大學期間就利用假期在外面兼職,大學生活非常充實。

  2013年,唐歡從武漢體育學院本科畢業,當時家裡突然遇到一些狀況,不得已回到家鄉,陰差陽錯當了小學體育老師,結果就離不開了,一幹就是10年。

  在農村地區當小學老師,用他的話說,“生活一眼可以望到頭了,沒太大發展和進步的空間。”而他的很多大學同學在高校當老師,或者在各行各業都有很大發展,但唐歡感到比較滿足,閑暇時間養蜜蜂、養雞鴨,義務給鄉親除馬蜂,拍一拍短視頻,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現在的生活是我自己想過的。”

唐歡在教孩子們游泳。
唐歡在教孩子們游泳。

  兩個得意學生溺水讓他感到痛心

  在鄉村小學開游泳課,緣於唐歡經曆的一些悲劇。

  前兩年,唐歡的兩個學生不幸溺水身亡,這讓他感到非常痛心。“這兩個學生跟我關係很好,在學校讀書的時候,都是我的籃球隊隊員,都很聽話。他們初中畢業以後,考上了省重點高中。”

  “其中有一個是剛放暑假的時候,去南嶽衡山下面一條小河裡面遊玩,他的同伴掉到水裡了,他就去拉,兩個人都不會游泳,都被淹死了。另外一個學生跟著家裡人去河邊玩,不慎掉進河裡,悄無聲息地被淹死了,他家裡人甚至都沒看到。”

  唐歡對這兩個學生感到非常惋惜,“兩個孩子都是一米八幾的個頭了,打籃球非常好,以前我下課以後都是一對一輔導他們,教了好多年,是我特別得意的學生。”

  唐歡喜歡釣魚,他就順便做了個調查,發現在喜歡釣魚的成年人裡面,將近70%的人也不會游泳,近年來,他們那裡淹死過好幾個釣友,都是撿釣竿或者在比較陡峭的地方釣魚時不慎滑進水裡的。

  教育部門非常重視學生溺水問題。2007年,教育部首次發佈《中小學生安全事故總體形勢分析報告》,顯示溺水事故在各類安全事故中佔據第一位,比例高達31.25%,而且小學生溺水傷亡率明顯高於初高中學生。

  上海市也曾在2013年發佈《上海中小學安全報告》,顯示在2012年學生死亡事故中,溺水死亡位居第一,占比高達42.5%,主要原因是私自到河道游泳,或者不慎滑入河道中,從而導致溺水。

  每到暑期,防溺水教育是各級教育部門的一項重點工作,很多地方嚴禁中小學生私自到河流湖泊中游泳。

  但是,一味禁止並不能完全防止孩子偷偷下河游泳,而且因為意外墜入河中溺水的事故也不少見。更為痛心的是,因為不懂救援方法,在救援溺水者的時候,救援者一起溺水的事件同樣有很多。

  唐歡的學生大部分是留守兒童,跟著爺爺奶奶生活,父母在外面打工,家裡監管的力量不夠。他發現,防溺水教育雖然開展得轟轟烈烈,但是大多強調的是遠離河流湖泊。

  “我覺得在這方面進行宣傳是應該的,要讓孩子們認識到水中的危險。但是,讓孩子掌握游泳和救生技能才是最重要的,光一味恐嚇孩子,讓他們不要去玩水,對於那些真正想玩水的孩子來說作用不是很大。我從小就喜歡玩水,曾經被爸媽用棍子打過,但是挨打以後,我還會又偷偷下水。”

  因為親眼目睹過溺水的悲劇,唐歡萌生了在學校里普及游泳和防溺水教育的念頭。

  要想防止溺水,他覺得“關鍵還是要學會游泳,發生溺水的時候知道自救或者救人的方法。

  堵不如疏,如果教會孩子游泳,或者給孩子提供一個安全的玩水平台,讓他們不偷偷摸摸到不安全的地方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私自下河游泳。”

  在學校的支持下他開起了游泳課

  近年來,各地教育部門都在推動中小學游泳教育,唐歡的想法與此不謀而合。

  2017年,海南曾印發普及中小學生游泳教育實施方案,明確到2020年實現“全省中小學畢業生人人會安全游泳”的目標。去年海南省教育廳還對該省初中學業水平體育科目考試進行了調整優化,將游泳納入體育中考選考項目。

  廣東省教育廳在2019年推出《加強學校體育美育勞動教育行動計劃》,明確要求從2020年開始,各地要想方設法在小學某一個年級(建議四年級),開始游泳教育教學。

  江蘇省連雲港市贛榆區為了從源頭上解決學生溺水問題,從2019年暑假開始組織全區初一年級學生參加游泳培訓,要求包教包會。江蘇省揚州市在2019年的“民生一號文件”提出,“在20所義務教育學校試點開設游泳等特色課程”。

  不過在很多地方,還缺乏為中小學生進行游泳教育的條件,鄉村學校尤其如此。

  開游泳課也有風險,不僅學校曾經有擔憂,唐歡也猶豫過是不是值得去冒險,“這件事在衡山縣從來沒有人幹過,我也從來沒有聽過哪個老師在農村搞個游泳池,教孩子們學游泳。”但他思慮再三,還是決心幹下去。

  從前年暑假開始,唐歡就開始推動開設游泳課的事情,學校給予了大力支持,第二年就把這個事情確定下來了,今年終於辦起了游泳訓練班。他今年教四五年級,游泳課就針對這兩個年級的孩子。

  游泳池是移動式的,唐歡出資1萬多元購買。雖然他的工資每個月只有3000多元,“但是萬把塊錢的費用我搞得起,因為我在業餘時間搞點野蜂蜜之類的東西,有一些收入,不會因為建游泳池遇到很大的經濟困難。有人說我傻,但我認為值得!”

  學校里有一個封閉的場地,位於兩座教室宿舍樓之間,成為游泳池設置的地點。當地的自來水公司為泳池用水提供了很多幫助,專門接了一個比較大的水管,方便他們放水。

  雖然困難重重但會繼續推進課程

  首先是天氣狀況多變,影響到訓練進度。唐歡原以為室外游泳池和室內游泳池差不多,自己頂多“喉嚨辛苦一點,多喊一喊。”

  游泳池搞好以後,天氣晴的時候暴曬,打雷下雨的時候遊不了,今年5月25日游泳池投入使用,到7月5日結業,有將近一半的時間因為天氣原因教不了,嚴重耽誤訓練計劃,所以他對教學效果不是很滿意。

  “按道理我教出來的學生以前通過率都是98%以上,現在最多70%,還有三分之一的學生因為天氣原因沒學會。”

  另外,有些家長不是很支持,從骨子裡認為學游泳有害無益,學會了更容易溺水。“真正能夠參加的大約只有一半學生,很多家長的觀念沒辦法改變,不肯簽免責同意書,我不能強迫他們。”

  雖然如此,參加游泳訓練的學生也達到100多個。他本來每天正常有3節體育課,再加上2節課後輔導,總共是5節課,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都改成了游泳課,即使在下雨的時候,也讓學生們在岸上練習。

  唐歡擔任教練,他妻子和另一位體育老師充當救生員,保證現場同時有兩個老師。“我的喉嚨一個多月就沒消停過,都是扯著嗓子喊。”

  防溺水救援是唐歡教學的重點內容,一直穿插在游泳教學過程中。“因為你在岸上跟他們講,不形象不生動,他們沒有印象,我在水裡面通過一些具體語言和運動,把內容講得詼諧一點,學生的印象就深刻一些。”

  他反複強調不能手拉著手下水救人。“很多人覺得人多力量大,手拉手這個方法都害死好多人了,一死就一大串。我跟學生講,沒成年之前游泳技術再好,也不要輕易下水救人,長大成人了,對自己的行為能力有一個理性認識,那時候覺得你行,願意冒著生命危險下水救人,可以這麼做。”

  孩子們都非常喜歡學游泳,很享受在水中玩耍的感覺。他教了40天,平均每個學生下水學習6節課,“三分之二的學生遊10-20米沒問題,以後走到池塘邊不小心掉下去,絕對能夠爬上來了。”

  唐歡說,衡陽市教育部門今年已經開始著手校園游泳培訓,而且未來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將游泳列為中考項目。

  “等到中考要考游泳,普及游泳的阻力就會更少,我以後肯定會繼續推進游泳教學。”

  來源:宋世鋒/紫牛新聞 揚子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