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幅加息50個基點,歐洲經濟何去何從?

2022年07月26日00:07

劉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務委員兼合作研究部主任、研究員)

近日,歐央行開啟11年來首次加息,加息幅度50個基點,這也是22年來最大幅度加息,由此告別八年的負利率,在去年歐央行結束資產購買計劃後正式邁出了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又一步。此番加息在意料之中,但是此前市場多預計加息25個基點。為控制高企的通脹,歐央行此次加息50個基點的同時還發佈了預防危機防止金融碎片化的TPI。但僅靠翻倍加息恐怕仍控制不了歐元區高企的通脹,加息後內憂外患的歐元區經濟將何去何從?歐元區碎片化風險能否有解?

近十年負利率暫時終結。歐央行此次決議將三大關鍵利率均一次性上調50個基點,其中,再融資利率上升為0.5%,邊際貸款利率為0.75%,存款利率為0,自7月27日起生效,已經實施八年的負利率也暫告一段落。2009年歐債危機以來,歐央行為了刺激經濟增長而多次降息,並採取了負利率等非常規貨幣政策。

歐央行在去年結束資產購買計劃後,並未急於結束負利率政策,此次超出市場預期加息50個基點是在通脹高企和美聯儲大幅加息的雙重壓力下不得不採取的被動之舉,在複蘇疲弱、疫情反複、經濟下行壓力大、面臨製裁反噬和反製裁多重積壓的背景下,歐元區不僅經濟前景堪憂,而且還可能會面臨碎片化的風險。

世界各國在美聯儲大幅加息下被動競相加息。歐央行大幅加息的目的首先是控通脹,防止貨幣貶值也是原因之一。今年以來美聯儲快速大幅加息,這讓全球多國捲入了快速大幅加息的週期當中。自3月份起,美聯儲在連續三次議息會議上分別加息了25個基點、50個基點和75個基點,而歐央行則一直按兵不動,由此導致歐元彙率持續走低,日前歐元兌美元甚至跌至平價之下,創出20年來新低。本月底美聯儲大概率會再加息75個基點,而就在上一週加拿大央行一次加息100個基點,韓國和新西蘭也分別加息50個基點。在此背景下,歐央行此番加息也是為應對美聯儲大幅加息所帶來的負面溢出效應,保持歐元幣值穩定。

從2021年3月巴西帶頭打響加息第一槍以來,伴隨美聯儲的快速加息,截至目前已經有超過76個國家加息,甚至發展中國家也紛紛步入了加息行列,斯里蘭卡今年已分別加息50個、100個、700個和100個基點,存貸款利率都已達雙位數,但是仍無法阻止美元外流,最終面臨危機窘境。

50個基點仍難解比美國還難纏的高通脹。歐央行大幅加息首先是為了控制高企的通脹,但是即使加息50個基點也並不能控制高企的通脹水平。與美聯儲因貨幣超發而大幅加息控通脹不同的是,歐央行除了貨幣問題,導致通脹高企的因素更多是供給衝擊和能源短缺。能源對通脹的貢獻率幾乎高達一半。而歐洲的通脹不止來自長達8年的負利率這一非常規貨幣政策,除貨幣超發因素之外,還有來自長達3年的新冠疫情反複以及俄烏衝突所帶來供給衝擊及需求拉升。

比美國高通脹難控的因素是,俄烏衝突仍在持續,歐美對俄羅斯的能源禁運、出口管製和金融製裁,製裁帶來反噬和反製裁等,更加推升了歐洲糧食和能源的價格。由此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儘管歐央行加息50個基點,歐洲仍難控制韌性的通脹水平。

歐元區經濟前景堪憂,低增長高通脹“類滯脹”。在歐央行大幅加息50個基點的背景下,歐元區將面臨低增長、高通脹、高債務的經濟困境,前景堪憂。與歐央行6月份的利率決議中認為抑製經濟的表態不同,7月份明確提出經濟放緩。歐元區經濟以消費為主拉動經濟增長,歐央行加息50個基點後,預計9月份還將繼續加息,利率的抬升將直接抑製消費,利率抬升疊加各項成本上升,將進一步抑製投資,而歐元兌美元可能的升值也將進一步抑製出口,歐洲的火車頭德國已經出現30多年來的首次貿易逆差。歐元區的需求側三駕馬車消費、投資和淨出口都掉頭向下,顯示其經濟將陷入低增長,本來老齡化問題未解,新增疫情衝擊、地緣風險和製裁反噬,令歐洲迫切需要防止經濟進一步放緩甚至萎縮。

歐央行此次大幅加息給了複蘇疲弱的歐洲經濟當頭一棒。因疫情反複、地緣衝突、製裁與反製裁等各種因素的綜合影響,供給衝擊、供應鏈產業鏈斷鏈將推動通脹持續高位運行。特別是歐美製裁俄羅斯及其反製裁,進一步推升糧食和能源的價格,而這些都會加劇通脹壓力,不釜底抽薪難控高通脹。

創設TPI工具也難防控碎片化風險。除了加息之外,無論是資產購買計劃還是疫情緊急購買計劃到期本金還會進行投資,而且歐央行創設的TPI類似於美聯儲的危機處理工具,通過二級市場購買1-10年期的證券,也是為了讓歐央行的貨幣政策更好地傳遞,平滑不同貨幣政策訴求。與歐債危機OMT出險之後救助不同,TPI帶有預防性質。OMT集中於1-3年期的短債。無論是TPI還是OMT都沒有規模限制。

更為危險的是債務危機可能與經濟衰退相伴而行,伴隨歐央行的持續快速大幅度加息,利率不斷上升,各國的債務危機還將進一步地加劇。2021年末歐元區和歐盟的政府債務率約90%,目前歐元區有12個國家、歐洲有20個國家的政府債務率超過60%的警戒線,希臘和意大利的政府債務率更已超過150%,而作為當年救助歐債危機三駕馬車之一的歐央行時任行長德拉吉,今年在意大利總理任上兩度辭職剛被總統接受,這不僅會危及意大利政壇,對於意大利經濟也不是一個好消息。

歐央行加息50個基點以應對高企通脹,當前歐元區通脹水平嚴重分化,高者超過20%,低的不到5%。不同加息需求卻面臨相同的加息水平。儘管希臘和意大利等歐元區邊緣國家與德國等核心區國家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差距尚未觸及12年前歐債危機時的水平,但是還在拉大。特別是伴隨歐央行加息幅度和頻度的提高,這種差距或將拉大,歐元區面臨分化。與歐債危機期間歐央行發佈OMT事後應對不同,此次歐央行在加息同時,發佈TPI工具來預防風險,謹防危機重現。

歐元區本身份散財政和統一貨幣的根源並未根除,疫情三年來歐元區各國政府債務問題居高不下,如處理不當,歐元區或將面臨碎片化風險。依據泰勒規則計算,核心區德法與邊緣區希臘等國的利率水平並不同,歐央行此次加息50個基點將使兩者的利差進一步擴大。在美歐並未根本走出金融和歐債危機的當下,歐元區要防控風險,恐怕還要創新貨幣政策工具。

(編輯:陸躍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