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企業數量成城市競爭新指標,區域競爭進入創新賽道

2022年07月26日15:39

圖/IC
圖/IC

科創板於2022年7月22日迎來開市三週年。三年來,在一系列基礎制度創新中,科創板上市企業從首批25家,擴容到如今的437家,彙聚了一批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硬科技”企業,科創示範和產業集聚效應日趨明顯,市場整體生態呈現積極向好變化。過去,城市間的競爭往往以GDP,人均GDP作為衡量指標,如今,科創板上市數量成為了新的競爭指標。

科創企業數量與經濟總量掛鉤嗎?

目前,437家科創板企業,落戶在上海、北京、深圳、蘇州、杭州、江蘇、成都、廣州、合肥、東莞前十座城市的企業達到了285家,科創板企業在地區層面呈現出明顯的集聚效應。一個很自然的聯想是,科創企業數量與經濟總量掛鉤嗎?是否地區經濟發達就能擁有更多科創企業呢?

經濟體量與地區科創板上市企業數量有關聯性,但不是必然性。從地區生產總值角度來看,經濟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別為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蘇州、成都、杭州、武漢、南京,能夠發現,在經濟總量和科創板企業數量排名上,前十城市大抵是對應的,但也有出入。重慶經濟排名位列第五,科創板企業數量卻不在前列,並且,直到現在重慶才剛有一家企業完成過會,經濟體量與科創板數量完全脫鉤。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科創板企業的發展需要資源支持,城市經濟體量代表的是城市可動用資源,而可動用資源並不等同於可有效利用資源。有些地區看似經濟規模較大,但能夠真正用於科創板企業發展的卻很小,一個地區是否能夠有效利用資源與該城市各項軟指標直接掛鉤,比如城市創業氛圍,包容的政策環境和營商環境等。

這是為什麼成都與重慶地理位置接近,創新表現卻截然不同。成都經濟總量和科創板企業數量均位列第七,兩項排名非常協調,這都得益於成都出色的創新軟實力。近年來,四川以成都為核心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成國家級創新平台216個,不斷培育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同時,城市科技創新生態不斷優化,2021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佈的全球創新指數(GII)全球排名中,成都排名升至全球第39位。可以說,經濟體量決定了可利用資源規模,但創新軟實力決定了利用資源的效率,只有在規模和效率的雙重支撐下,才能最大化推動城市創新發展。筆者看來,成渝地區當前創業氛圍很好,未來前景很廣闊。

創新是自身和區域因素共同作用結果

自身因素是一個方面,區域外溢效應同樣不能忽略。之所以將成都和重慶對比是因為兩者距離較近,且都是地區核心城市,但科創板企業數量排行榜上,還有一個城市出現令人意外,那便是東莞。東莞的科創板企業數量排名要遠超其GDP排名,這便是區域外溢效應的力量,東莞處在珠三角,外貿發達,不僅資本充沛,與國內以及全球投資人的交流也非常方便,臨近深圳使得東莞能夠很好地承接來自深圳的創新企業,對一些對集聚效應要求較低的企業來講,東莞更優待的政府政策彌補了遠一些的路程。東莞的例子說明區域經濟對於地區經濟的反哺同樣重要,在這一方面,蘇州也是一個較好的例子,臨近上海讓蘇州能夠獲得更好的金融以及創新資源,加之過去多年經濟發展的積澱,使得蘇州不僅擁有大量可調動的資源,同時還擁有良好的創業氛圍和創新活力。

事實上,之所以強調科創板上市企業數量,是因為科創板上市意味著該企業有實力讓地區圍繞它打造產業集群,發揮企業的龍頭效應。從目前的發展經驗來看,往往是企業的“硬科技”實力達到一定程度,或是產業集群相對完備才會孵化更多的科創企業,並且這種作用具有相互性。以合肥為例,合肥在最初進行企業引進的時候做足了發揮企業龍頭效應的準備,合肥靠著一些行業內具有龍頭地位的企業,後續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產業鏈企業,打造出相對完善的產業鏈,之後又靠產業集群的優勢,繼續向其他產業進軍,形成良性循環。

研發創新需政、企、研共同發力

科創板上市企業數量的討論引申出另一個話題,即對各地科技投入的重視。地方科技投入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一是投入規模,一是各方投入比例。先看投入規模,毫無疑問,科技創新的產出一定是與投入掛鉤的,不能說完全正相關,但一定是投入多,收穫多。從研發投入規模來看,北京、上海、深圳依舊排在前列,研發投入占GDP比重均超過4%,除此之外,西安研發投入占比也較高,超過上海的4.17%,達到5.05%。

這種現象或許是有原因的,2020年度,全國企業、政府屬研究機構、高等學校R&D(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所占比重分別為76.6%、14.0%和7.7%。企業是R&D經費支出的主要力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科創板企業數量多的地區研發投入占比也相對較高。不過,筆者認為,這樣的占比並不合理,企業作為創新的主體,創新投入占比最大理所應當,但政府和高校的創新投入並不高。對於一些處於創新萌芽期的地區,政府投入的拉動作用是很大的,要知道,商業化的研發投入是科創實力的體現,部分研究試驗投入並非面向商業應用,距離成果落地距離太長,無法短期見效,在缺乏足夠的激勵機制或是外部壓力,創新動力維繫大多靠政府。除此之外,高校作為人才的培養基地理應提高創新投入,應構建產學研一體的創新體系,實際上,高校本就具有創新的動力,因此在沒有利益導向的情況下依舊不缺乏創新熱情,應好好利用高校在這方面的機制優勢,實現創新水平的更高突破。

文/盤和林(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