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汽車要「胎死腹中」?八年四度換帥,庫克仍未開闢新天地 | 海外周選

2022年07月23日08:21

  編譯 / 友亞

  Apple造車項目 "Titan"已艱難走過八年。這八年里,光負責人就換了四位,開發目標也、變來變去。就這樣,在向 "全自動駕駛"汽車發力的過程中,Apple經曆了毫無意義的演示、虛假的希望,以及地圖障礙等諸多挑戰。

  去年8月,Apple派出了幾輛自動駕駛汽車原型,在蒙大拿州(Montana)進行了大約40英里(約合64公里)的"長途"跋涉。Apple相關經理們用無人機拍下了這段從博茲曼(Bozeman)到滑雪勝地Big Sky的旅程,這樣,他們就可以製作一部精美的紀錄片,以風景如畫的山脈為背景,向CEO蒂姆·庫克(Tim Cook)展示:Titan這項燒錢的、耗時多年的項目正取得進展。

  在Apple內部,高管們稱讚這次演示很成功:測試表明,這些車輛行駛不依賴高清3D道路地圖,而多數友商的自動駕駛汽車離不開它們。Titan的項目經理們希望有朝一日能拋棄這些昂貴且無法擴展的高清地圖,造一款真正的全自動駕駛汽車--不配備方向盤或踏板就能在世界上幾乎任何地方行駛,汽車的行為和乘客的安全將完全由Apple負責。

  好景不長。兩位參與該項目的知情人士稱,Apple的測試車是改裝後的雷克薩斯SUV,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很難在矽谷總部附近的街道上行駛,有時會撞上路緣石,有時無法正常駛過十字路口。一位知情人士稱,今年早些時候,一輛測試車差點撞上一名過馬路的慢跑者。

  種種跡象凸顯了Apple汽車在安全方面面臨不小的挑戰。立項八年,目標不斷更換,負責人也頻繁更迭。動盪背後,軟件問題比預想得要棘手許多,而上市日期的不確定,則是高管流動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次演示還反映出Apple等公司在研發自動駕駛項目時的一個常見商業錯誤:在應用場景極小的技術上浪費大量時間,即沿著特定的路線設計演示,使用"在這裏有效但在其它地方幾乎沒用"的技術,這種現象被稱為"演示件"(demoware)。一些Titan研發人員表示,Apple陷入"演示件"的程度,比很多友商要嚴重得多。

  曾在Uber從事自動駕駛汽車研究Arun Venkatadri稱:"只要錢到位,自動駕駛車能搞定幾乎任何固定路線。問題是相應軟件是否可擴展,能否在更多路線上運營。"

  雪上加霜的是,一位項目經理伊恩·古德費羅(Ian Goodfellow)最近離職了。他是一位著名的機器學習專家,一直負責"將深度學習注入Apple自動駕駛軟件"。

  Apple開發自動駕駛汽車的計劃,幾乎是矽谷公開的秘密。雖然許多自動駕駛汽車開發商都在吹捧這項"顛覆性"技術,但Apple至今還沒公開承認過。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Waymo、通用汽車的Cruise和亞馬遜的Zoox這幾位巨頭是想運營類似Uber的機器人出租車(robotaxi),並錯峰推出,而Apple的目標是賣車。這意味著Apple面臨的挑戰要大得多:其自動駕駛不能只在特定區域內奏效,要在哪裡都能運行,這才能有人買。

基於雷克薩斯SUV改裝的Apple自動駕駛測試車
基於雷克薩斯SUV改裝的Apple自動駕駛測試車

  基於公開文件和部分自動駕駛汽車開發商的表述,這些公司在相關項目上已總計耗費了300多億美元,但目前基本上還沒有收入。這項技術還遠沒有準備好大規模運營,大家好像都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商用。讓汽車預測周圍的汽車、自行車和行人的移動,還需要什麼突破性技術,也同樣不得而知。這也是讓自動駕駛汽車達到或超過人類司機所面臨的一大關鍵挑戰。

  但Tesla和一些傳統車企靠自動巡航、車道保持和自動轉向等部分自動駕駛功能每年已經可以賺個幾十億美元了。由此引發一個問題:Apple汽車把籌碼壓在全自動駕駛,算是一個重大的商業錯誤嗎?

  “庫克基因”讓造車根基不穩?

  這些賭注對Apple意義重大。除了仍在開發中的混合現實(MR)頭顯之外,Titan算是從2011年喬布斯去世後Apple發力新領域做出的一大努力。現在Titan項目由Apple機器學習和AI主管約翰•詹南德雷亞(John Giannandrea)帶隊,成員有上千人。

  Titan和MR頭顯項目面臨同樣的問題:庫克與喬布斯的風格截然不同。喬布斯深入產品設計,並指明方向,而庫克和Titan則保持一定距離。多位參與該項目的人士表示,庫克很少造訪Titan加州辦公室。一些前員工表示,這是項目沒有起色的一大原因。Titan一直沒有一位能闡明產品的領導者,戰略頻繁更換讓成員筋疲力盡。庫克不願意承諾量產,也讓一些Titan高管泄氣。

  Apple高管團隊對Titan的支援也參差不齊。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Craig Federighi)對此一直表示懷疑。他在Apple頗有聲望,負責軟件開發,但沒直接參與Titan項目。由於領導層和戰略換得太勤,以及隨之而來的裁員,Titan成了Apple其它業務部門嘲笑的對象。多名前員工稱,一些經理已主動警告員工,離Titan遠點。

Apple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
Apple軟件工程高級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

  Titan很燒錢,每年成本都在10億美元以上,但對Apple來說就是九牛一毛,畢竟每年研發支出超220億美元。Titan立項這八年,Apple回購股票花了4300多億美元。對此,Apple發言人拒絕置評。

  向著“實體車”啟航,出發即內鬥

  八年間,Titan四次換帥,每位都有不同的抱負。2014年,Apple Watch即將推出時,庫克決定把業務觸角伸到電動汽車。當時,Tesla賣車6年了,Google測試自動駕駛汽車也有5年了。兩位知情人士稱,從Apple在工程和設計上的實力來看,造車對庫克來說應該不難實現。

  Titan項目有四位核心成員,在Apple外號"四大天王",分別是史蒂夫·紮德斯基(Steve Zadesky)、本傑明·里昂(Benjamin Lyon)、約翰·賴特(John Wright)和DJ·諾沃特尼(DJ Novotney),他們向時任Apple硬件工程主管丹·里奇奧(Dan Riccio)彙報。在Apple高管團隊中,里奇奧是Titan的主要支援者。

  里奇奧雖是Titan負責人,但"插手"不多,很多工作是由紮德斯基在負責,後者是負責Titan產品設計的副總裁。紮德斯基是從福特汽車機械工程師一路做到這個位置的,他想帶著Apple打造傳統電動汽車,靠更先進的"輔助駕駛"功能趕超Tesla;但他的同事有更高的目標,比如全自動駕駛。內鬥就由此產生。

  Apple曾與豪華汽車製造商麥格納斯太爾(Magna Steyr)合作造車,最初設計類似於小型貨車。Apple當時重點在乘客體驗,而非自動駕駛。Apple設想過,汽車如何檢測司機心臟病發作並送醫,也想過可消除噪音的環繞聲。

  不到兩年,Apple造車已向多個方向發力。儘管當時造車項目還只被看做是在"技術調查",但Apple告知員工,希望最快能在2019年賣車。紮德斯基還聘請汽車界專家設計車門、照明和內飾,並開始與零部件供應商接洽。

  Titan一半的員工來自Apple消費電子部門的其它團隊,Apple此舉是希望能用新方法來造車。其工業設計團隊提出了一些激進想法,比如能不能以玻璃材料為主。

  Apple希望能開發出屬於Apple的汽車工程知識,不依賴業內幾十年的經驗,這一決定帶來了重大挑戰。工程師們認為這純屬浪費時間。

  改道鑽研軟件,目標是“汽車界的iPhone”

  2015年底,經曆了庫克對造車的動搖,面臨著新成本和安全風險,Titan陷入停滯,而紮德斯基也因個人原因選擇離開。又過了大約6個月,里奇奧說服已退休的Apple高管鮑勃•曼斯菲爾德(Bob Mansfield)復出,重啟Titan。

Titan早期領導者史蒂夫•紮德斯基(左)和鮑勃•曼斯菲爾德(右)
Titan早期領導者史蒂夫•紮德斯基(左)和鮑勃•曼斯菲爾德(右)

  換領導之後,Titan也暫停了前述汽車的開發,轉而發力全自動駕駛軟件。

  導致這一轉變的一大原因是時任Apple工業設計主管喬納森•艾維(Jonathan Ive)的強大影響力,他堅決反對製造傳統電動汽車。艾維認為,自主性之於Apple汽車,正如多點觸控之於iPhone,Apple要造車,就得造出個手機界的iPhone,掀翻整個行業才行。

  值得一提的是,7月中旬,艾維與Apple長達三十年的合作關係結束了。

Apple前首席設計師喬納森•艾維(左)和硬件工程高級副總裁丹•里奇奧(右)
Apple前首席設計師喬納森•艾維(左)和硬件工程高級副總裁丹•里奇奧(右)

  2016年,曼斯菲爾德終止與麥格納斯太爾的合作時,Apple汽車外觀已經過重新設計,成了類似寶馬i3的緊湊型轎車。但自動駕駛軟件還不知何時準備就緒。許多Titan員工被調至“自動駕駛測試車輛”部門(代號“Baja”)或汽車關鍵部件(電池、發動機和動力傳動系統)研發部門。

寶馬i3
寶馬i3

  多名參與該項目的人士表示,2017年,曼斯菲爾德認為Apple離完善自動駕駛軟件還有一段距離,因此決定分階段推出該軟件,並設定相對切實的目標。他把目標集中在與大眾汽車合作開發自動駕駛班車,路線是從加州帕洛阿托到Apple總部Infinite Loop。

  然而,這目標後來又變了,變成將矽谷(Santa Clara Valley)附近接送員工上下班的多條巴士線路實現自動化。最終,曼斯菲爾德終止與大眾汽車合作,放棄製造實體班車,聚焦於準備上述路線的測試車。

  絆腳石難攻克,“軟件至上”戰略擱淺

  此時的Apple,已然陷入“演示件”。團隊投入開發自動駕駛軟件,然後向高管演示。但兩位參與軟件開發的人士稱,他們做不到為該軟件進行後續擴展或增加功能。

  Apple在現實世界中的測試中倒是取得了一些進展。2017年,Apple簽署了一項租賃購買協議,接管了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附近一條曾經屬於克萊斯勒(Chrysler)的測試賽道。公開文件顯示,Apple去年通過一家空殼公司以1.25億美元收購了這條賽道。除了模擬和在公共道路上測試,Apple還在此測試了自動駕駛軟件。Apple在這條賽道上建造了模擬街道,將海運集裝箱當做建築物,並聘請合同工充當步行或者騎自行車的路人。這種“三管齊下”的做法與Waymo等友商類似。

Apple在亞利桑那州的Robo City測試賽道
Apple在亞利桑那州的Robo City測試賽道

  同年,Apple首批測試車開始在總部附近以及亞利桑那州賽道上行駛。改裝版雷克薩斯汽車每輛成本高達100萬美元,主要因為它們所攜帶的設備,包括14個Velodyne激光雷達傳感器,這些傳感器用激光確定物體的距離。(知情人士稱,Apple後來自己開發了定製激光雷達)。

  但曼斯菲爾德對Titan的領導能力有限。知情人士稱,他曾是芯片工程師,在自動駕駛軟件或汽車方面並無經驗,只能給出總體方向。曼斯菲爾德這次還只是兼職回歸Apple,最終目標是為Titan尋覓到一位全職領導。

  知難而退,重新鑽研實體車

  2018年,曼斯菲爾德終於找到了這個人:道格•菲爾德(Doug Field)。菲爾德曾擔任AppleMac硬件工程副總裁,後來在Tesla任職五年,參與設計了Model 3,並監督其生產。

  和紮德斯基一樣,菲爾德從福特開啟職業生涯,算是汽車界老炮。回到Apple後,菲爾德把Titan團隊裁了約200人,並再次把設計實體汽車作為團隊的首要任務。在這一時期與菲爾德共事的兩名人士表示,他的目標是賣車,而不是運營robotaxi服務。菲爾德有汽車交付經驗,但缺乏軟件經驗。

  Apple造車,軟件還不成熟。

  2018年,一名Titan前工程師在加州桑尼維爾(Sunnyvale)坐著測試車,沿著一條有十字路口和丁字路口的簡單路線行駛時,發現軟件基本上全程都把控制權交給備用的人類安全員(當系統不知做什麼操作時,就會採取這種保險措施。)

  Titan的經理們更傾向於用深度學習作為解決自動駕駛軟件問題的一種方式。Apple矽業務負責人約翰尼•斯勞吉(Johny Srouji)幫助他們製造了一款定製芯片,代號“Tinos”,用來訓練深度學習模型,以幫助Apple自動駕駛軟件識別物體和交通標誌(這一過程被稱為“感知”)。

  於是,在第三位負責人的帶領下,Titan開始擁抱深度學習。

  Apple程式員根據感知軟件檢測到的內容,手動編碼汽車要遵循的規則。這種方法風險相對較高,涉及用深度學習來識別人類駕駛方式的模式,以確定上述規則並生成汽車行駛路線。專家表示擔憂,稱這種方法仍未得到驗證,可能得處理海量數據,才能得出所有可能的規則。

  2019年,Apple挖來了廣受尊敬的深度學習研究員古德費羅。他曾在Google工作,為Titan的“預測和路線規劃”軟件引入了深度學習。2020年,Apple又指派同樣曾在Google工作的AI主管詹南德雷亞監督道格•菲爾德和Titan項目,突顯了對深度學習的重視。

Apple深度學習研究員伊恩•古德費羅
Apple深度學習研究員伊恩•古德費羅

  高管演示仍在繼續。就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前,庫克還在矽谷乘坐了一輛測試車,完成了一次平安無事的旅行。一位知情人士稱,這輛車甚至還自動進行了一次DMV(加州交管局)認證的駕駛測試,以展示其能力。菲爾德告訴團隊,演示成功。

  並非每位Titan成員都為此震撼。為了完成這次演示,Apple工程師耗時許久,用激光雷達等傳感器,徹底地“理清”了這條路線。但有知情人士稱,這輛車不能偏離預設路線。一旦自動駕駛軟件故障,還是得有人類司機來接管。

  Apple Car“落地”遙遙無期

  在第三位掌舵者的帶領下,Titan迎來穩定發展期。一些前員工認為,Apple很可能在菲爾德任期內成功開發出汽車,並發佈。但2021年9月,菲爾德卻宣佈辭職,重返福特,擔任先進技術和嵌入式軟件主管。兩位知情人士稱,菲爾德和紮德斯基一樣,難以從Apple高層那裡獲得有關量產的承諾。雖然他可以理解,Apple自動駕駛軟件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準備好。

  菲爾德辭職前,已有兩名Titan高級經理離開,分別是負責傳感器的里昂(Lyon)和負責運營安全的詹姆•韋多(Jaime Waydo)。自菲爾德辭職以來,至少還有另外三名Titan高管離職。另外,還有一些中層人員離職。這引發了人們對Apple能否繼續研發汽車質疑。

  Apple任命老將凱文•林奇(Kevin Lynch)接替了菲爾德,林奇之前負責Apple Watch的軟件。今年5月,研究員古德費羅告訴團隊,他將從Apple辭職,因為公司要求員工重返辦公室。

Titan第四任負責人凱文•林奇(左)和第三任道格•菲爾德(右)
Titan第四任負責人凱文•林奇(左)和第三任道格•菲爾德(右)

  Apple汽車的物理設計仍在繼續。一位知情人士稱,設計師艾維已告知Titan團隊,應該把重點放在車輛的獨特設計,而不是隱藏傳感器。當前設計的特點是四個座椅全部面向車內,以便乘客相互交談;以及一個類似於大眾甲殼蟲的弧形車頂。

  設計師們還在試驗一種後備箱。它可以升高,讓車主更方便地使用後備箱的存儲空間,然後自動下降。設計師們還討論了座椅大屏幕,它從座椅後面升起,不用時降回原處。他們還討論了乘客在車里平躺睡覺的可能性,雖然安全考量可能會放棄。知情人士稱,Apple還希望從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獲得“不要方向盤和刹車”的豁免,並於去年聘請了NHTSA首席法律顧問喬納森•莫里森(Jonathan Morrison)提供幫助。

  Titan員工們在討論如何改裝新版自動駕駛車,才能讓Apple定版,並實現最早明年上路的目標。

  “慢跑者事件”

  Apple正在洛杉磯、聖地亞哥、西雅圖和太浩湖周圍等雨雪更多的城市測試車輛,收集有關道路和當地駕駛行為的數據。一位知情人士稱,今年早些時候,Apple還計劃在波特蘭、拉斯維加斯和丹佛開展業務。但Apple何時能準備好在這些新地區測試其自動駕駛軟件,目前尚不清楚。

  有跡象表明,Apple的自動駕駛軟件仍然不成熟。根據Apple向加州監管機構提交的數據,取消高清地圖給測試車輛帶來了許多問題。測試車中,人類安全員需要頻繁接管汽車。今年第一季度,一輛Apple測試車以時速15英里行駛,差點撞上一位在沒有標誌的人行橫道上過馬路的慢跑者。Apple自動駕駛軟件將慢跑者識別為“靜止物體”,而後將其重新歸類為“靜止的人”,最後才成功識別為“移動的行人”。這一切,前後不到一秒。

  但這輛車並沒有停下,只是略微調整路線。一位知情人士稱,得虧安全員在最後一刻猛踩刹車,車才在距離行人幾英呎的地方停下。

  為此,Apple暫停測試,調查這樁所謂的“慢跑者事件”。在解決了識別問題,並將特定人行橫道添加到地圖數據庫後,幾天后又恢復了測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