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元宇宙 上海與未來握手

2022年07月23日00:05

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不少海內外知名企業和城市表達了對待元宇宙的嚴肅態度,而上海也將元宇宙納入了城市的產業規劃版圖中。

一種新的產業正在上海萌芽,可能改變上海的城市面貌和產業地圖。今年7月,上海市政府在多個經濟規劃中對元宇宙(Metaverse)著墨較多。

從科幻概唸到落地生根成為產業,元宇宙或將具備千億產值的潛力。一批上海科技產業從業者告訴記者,他們正圍繞元宇宙,進行產業鏈的環環突破,不僅將形成又一經濟增長點,還將改變上海的城市生活。

在國家數字經濟戰略里,元宇宙或是下一塊拚圖。在城市競爭的眾多賽道中,元宇宙會為城市未來發展帶來什麼?

上海,正與未來握手

一批上海的產業正向元宇宙聚攏。

上海幾位創業者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介紹,他們正圍繞AIDC(智能數據中心)、數字內容引擎、AR(增強現實)雙目眼鏡等擔當元宇宙世界的“建築師”。元宇宙到底是什麼?受訪者眾說紛紜,但都相信從業者正與未來握手。

“商湯正在做元宇宙的基礎設施能力搭建。”商湯科技數字空間事業群數字文娛事業部總經理欒青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介紹,“數字內容引擎是其中重要的一環。”

元宇宙一大核心是三維數字場景建設,其中一個方向是如何將現實世界搬到數字世界。欒青解釋,“數字內容引擎”是一個技術平台,提供多種開發者需要的關鍵能力,令開發者能更加方便地開發元宇宙中的數字內容。和傳統軟件技術平台不同,元宇宙所需要的數字內容引擎涉及感知、互動、決策,以及VR、AR、MR(混合現實)等新功能。“借助數字內容引擎,可以便捷生成數字內容,包括元宇宙的三元素:Avatar(虛擬化身)、數字人(虛擬三維形象)和三維場景等內容。”

據介紹,商湯“數字內容引擎”的算力基座——商湯人工智能計算中心AIDC於今年1月落戶上海臨港新片區,將成為亞洲最大的人工智能計算中心之一。與此同時,商湯總部坐落於徐彙區漕河涇,今年6月,上海市政府宣佈將在這個區域建設一個元宇宙產業園。

在張江高科技產業園,元宇宙廠商正在打造進入虛擬世界的通道。

“像智能手機一樣,元宇宙設備能承載互聯網的未來。”亮風台信息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OO(首席運營官)唐榮興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表示。

目前,國內外不少廠商都潛心製造使用AR或VR(虛擬現實)技術的頭戴設備,希望能再創“Apple奇蹟”。“這種工具同時具備empower(提高生產力)和enjoy(娛樂)的屬性。”唐榮興說。AR眼鏡正在走向智能製造工廠、公共服務、文化娛樂等各行各業,結合AR軟件系統,給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帶來更高效的機器協作體驗,也能令遊客得到與眾不同的觀景體驗。

“上海給了我們良好的產業基礎和市場空間。”唐榮興告訴記者,上海的集成電路產業集群為AR眼鏡的開發提供了必要的芯片、光學鏡片、組裝產線等,而娛樂互聯網、文化資產、製造業等又提供了豐富的產品推廣空間。

上海企業已在元宇宙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內容建設上展開行動了,儘管如此,當問及元宇宙定義時,尚無定論。部分觀點認為,必須形成大規模虛擬生活空間才可稱之為元宇宙。唐榮興認為,目前在垂直領域、特定場景做好技術深耕已經是元宇宙建設的第一步。

“一家公司將能引發一個行業的共振,一個小場景也會跨界感染更大生態,那時候將形成更理想的元宇宙。”唐榮興稱。

無論如何,從業者們都相信元宇宙是互聯網的下一個承載者,也是能夠實現的未來預期。

從虛幻概唸到紮根城市

元宇宙原本是科幻小說里的一個虛幻概念,但如今已然落地生根,在現實的產業中萌芽。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不少海內外知名企業和城市表達了對待元宇宙的嚴肅態度,而上海也將元宇宙納入了城市的產業規劃版圖中。

有通信產業專家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指出,發展元宇宙是推動國家重大戰略實施、促進技術要素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發展國家科技核心競爭力的重要舉措。

從政策、產業園、科創等角度,上海從政府層面接納了元宇宙概念,並給予了產業政策層面的發展支援。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首席數字戰略官杜正平告訴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元宇宙建設正是落地國家數字經濟戰略、推動數據要素探索的一部分,“上海對元宇宙的接納,反映了上海市基於城市定位對國家數字經濟戰略的具體承接和快速落實。”

政策面上,截至7月20日,元宇宙已被上海寫入數份政策文件,包括《上海市數字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上海市產業地圖(2022)》《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賽道行動方案(2022—2025年)》等,以及上海市通信管理局製定的《5G應用“海上揚帆”行動計劃(2022—2023年)》和虹口區政府公佈的“元宇宙產業發展行動計劃”等。

產業空間和科創培育方面,上海16個行政區中的部分地區為元宇宙專設了發展空間。其中普陀區在中以(上海)創新園鼓勵企業進行三維技術軟硬件研發、三維影棚落地和元宇宙內容製作;虹口區打造了元宇宙虹口1號和2號空間,計劃進行產業培育和企業引進,並推動更多應用場景落地。

此外,上海也在6月首次將元宇宙與集成電路、生物醫藥等產業並列,推進相關特色產業園建設。其中張江數鏈產業園將圍繞連接、交互、計算、工具、生態五大板塊,進行元宇宙技術研發、數據服務、數字創意、賦能應用等。漕河涇“元創未來”元宇宙產業園目前已經聚集了一批頂尖研發機構、100餘家相關重點企業、250餘家人工智能全產業鏈企業以及約90家集成電路企業,包括微軟技術中心、騰訊優圖實驗室、Arm智能計算產業技術創新聯合體、星環大數據產業技術發展促進中心等平台機構,以及商湯、依圖、米哈遊、Ubisoft等知名企業。

通過政策和產業規劃,上海市政府肯定了元宇宙的經濟價值,相信這個產業將能帶來重大的產業產值規模。根據7月初公佈的《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賽道行動方案(2022-2025年)》,到2025年,上海的元宇宙相關產業規模或將達到3500億元,且將帶動軟件和信息服務業規模超過15000億元、電子信息製造業規模突破5500億元。

近年來,國家高度重視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建設,將數據作為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共同並列的核心生產要素,並重點關注新要素的供給活力和成果轉化效率。杜正平指出,元宇宙需要依託新一代數字技術和數據要素作為核心推動力,包括雲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物聯網、人工智能、AR/VR/XR(混合現實)、隱私計算、量子計算等。

“為迎接必將到來的未來數字世界,我們還面臨著很多世界級的技術挑戰。”杜正平表示,這包括萬億規模的連接、以光子計算為基礎的超級算力、基於海量多模態數據的知識自動提取能力、每秒PB級訪問吞吐速度的新存儲,還有打通聽覺、視覺、嗅覺等多個感知界限、計算與感知相結合、多模交互的超現實體驗等。發展數據要素和數字技術對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建設至關重要,同時全球最大規模的城市化進程和最大規模的數字化進程交織,可能幫助我們探索出一條更可持續的人類現代化發展路徑。

杜正平認為,作為新一代數字科技的集大成者和新型應用場景,元宇宙將成為國家科技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基於在中國乃至全球數字經濟和科技競爭當中的核心定位,上海應當建成全球元宇宙技術的統一體驗集群和創新集群,這將涉及展示中心、路演中心、開放實驗室、協同創新中心、產業基金群、企業創新總部等建設。

新科技重塑上海國際大都市形象

深遠的產業規劃,對社會大眾而言仍有些抽像,然而元宇宙眼下已經悄然進入普通人的生活。元宇宙將給城市的生活空間帶來什麼改變?帶來哪些別樣的體驗?

據從業者介紹,上海市民將在不久的將來於旅遊、公交、工廠生產中體驗到元宇宙,而上海的科技之城形象也將因此更加豐滿。

今年3月26日,包括上海博物館、上海科技館、上海自然博物館、上海市歷史博物館以及部分上海高校在內的60位館長、學者聯名發佈《關於博物館積極參與建構元宇宙的倡議》,元宇宙將對數字藏品、文物保護、博物館研究、展品陳列、知識傳播與教育等帶來新氣象。

據此前報導,上海科技館已經將數字人運用到了科普會場,上海市歷史博物館已對包括鎮館之寶“百子大禮轎”在內16件文物進行了1:1數字孿生。

唐榮興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介紹,公司正向上海的旅遊互聯網和製造業提供基於AR平台的產品與方案。“我們目前為客戶的一些特定場景,進行深入的垂直化打造,建立了一些從AR基礎能力到工具集再到解決方案的平台化端雲服務。”在上海的工廠中,工程師可以在免操作手冊的情況下,用AR眼鏡完成機械安裝和檢測,並實現遠程客戶溝通。

在臨港的產業園區,也在規劃著各類元宇宙元素。“比如園區內的巴士由AR進行各種園區信息的完整展示,豐富乘客的導航導覽體驗。”欒青向南方財經全媒體介紹稱。大家辦公也許會進入元宇宙辦公和會議系統、公司的前台和行政由數字人服務替代,每個人都將擁有自己的數字名片等,這些都可能在規劃園區企業得以實現。

目前,上海不少銀行也已經開始採納數字人員工。數字人通常擔任客服角色,具有真人形象,但更重要的是,數字人的“大腦”喂足了知識庫和業務數據。“數字人可以從事標準化的工作,通過人工智能手段輸入的專家知識庫可以令其生成更嚴謹的工作步驟。”欒青稱。

通過在上海實現具體的場景落地,元宇宙企業可以進一步磨練技術。唐榮興介紹,在服務智能製造產業客戶的過程中,AR技術服務提供者不斷深入瞭解客戶的需求:是需要更智能的身份捕捉,還是語音準確識別,抑或遠端協作的快速數據傳輸。這些反饋不斷促使AR設備商改進核心能力,直到最後形成真正的技術“護城河”。

“可以明確,元宇宙絕不是某個單一互聯網或科技巨頭面向人類未來數字世界的宏大敘事,而是一種全社會群眾共同討論,不斷相互啟發、逐漸成熟的創新湧現的必然結果。”杜正平稱。他指出,元宇宙產業的發展和應用,將促使上海的科技創新創業加快發展,也會改變整個城市的社會和經濟面貌。“元宇宙可以同時凸顯上海的產業、科技、金融、消費特色,同時體現國際國內市場交彙優勢,兼具東西方人文藝術浪潮,這有利於人類進入數字經濟時代後,上海重塑面向全球的嶄新國際大都市形象和獨特的科技與產業競爭力。”

爭議之下元宇宙“城建”仍然火熱

在元宇宙走紅之際,爭議也隨之而來。元宇宙是否營造了一個虛幻的美麗泡沫?如何辨識從業者的實力和營銷?很多人依舊對元宇宙持有謹慎觀望的態度。

一些企業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給出了耕耘思路,試圖打破質疑。有從業者稱,“未來不是預測出來的,而是創造出來的。”

有律師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表示,元宇宙行業從業者應該儘早展開知識產權的法律保護,避免未來受製於人。

對元宇宙產生質疑和爭議的一大起源,就在於當前的元宇宙用戶體驗。以VR頭戴設備為例,商家所宣傳的沉浸式體驗賣點,並不足以描述用戶的真實感受。“眩暈感,以及時間稍長後設備‘燒臉’,這都是當下設備商還在努力解決的問題。”一位VR行業從業者向記者表示。

再以三維會議軟件為例,交互感弱、延時感強,將會直接導致用戶放棄使用。有從業者還向記者反映,連avatar(真人的數字模擬,或稱為“化身”)設計也是一大難題。“這裏的審美有一個微笑曲線,十分逼真或完全卡通,通常容易被接受,但若介於兩者之間,就變得無法接受。”在三維會議里需要“捏人”的這一步驟,因此也成為一項用戶障礙。

最後,元宇宙生態建設也將是重大議題。“究竟應該先有硬件還是先有軟件?這就好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一樣。”一位醫療行業的人工智能從業者對記者說,現在硬件設備商希望軟件端先造出豐富場景,而軟件端希望硬件端先解決過熱、眩暈問題。生態的貧瘠,將導致大眾用戶難以輕易為元宇宙付費。

針對上述問題,唐榮興指出,目前AR設備將先從企業端入手,再向消費級滲透。通過對企業的垂直化深耕,可以形成初步的行業積累。“不要過度高估兩三年的變化,也不要低估十年的變革。”

“從基礎設施到硬件,中國的元宇宙產業鏈非常全面,也將具備迭代優勢。”欒青稱,從研究資源到人才儲備,從業者也有信心進行技術的逐一突破。

在元宇宙“建造者”行動的同時,也有人正為這個虛擬世界的規則建立做準備。“目前,有關區塊鏈和NFT的法律判決往往具有強烈的引領性意義。”長三角知識產權發展聯盟秘書長郭國中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表示。

郭國中介紹,元宇宙不會是法外之地,但目前圍繞這個領域展開的法律行動往往需要法理性的辯證。“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地方性的法律法規出台,但我相信將有龍頭城市率先給出示範。”

眼看元宇宙的“城建”正在全球各地如火如荼地展開,郭國中指出,國內從業者需要提高對這個領域的知識產權關注。

“專利申請是誰提前申請、就歸誰所有。”郭國中提醒,不少元宇宙先行公司、國際公司已經在大規模地佈局元宇宙專利申請,“(國際公司的專利佈局)一旦涉及中國從業者的從業區域,中國從業者就會陷入被動。”

(作者:江月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