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入塵煙》:寫給家鄉的電影詩

2022年07月16日00:08

文 / 柳鶯

近日,《隱入塵煙》在國內正式上映,這部由李睿珺導演的影片,在第72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獲得兩個提名,和一眾來自世界各國的影片角逐金熊。

正如導演所說,《隱入塵煙》是一部“耐心的電影”。為了讓影片儘可能地真實,攝製組在西北當地造土房、種莊稼,等待了一年的時間,才完成了取景。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卡司採用了素人與明星搭戲,這一頗具挑戰性的方式。一方面,飾演馬有鐵的演員是土生土長的農民,他雖然是本色出演,卻也要儘可能讓他在鏡頭前不露怯。飾演桂英的則是知名女演員海清,此番飾演鄉土氣息濃鬱的角色,她也著實是下了一番苦功,才能操著方言,融入當地艱苦的環境。

《隱入塵煙》採用的仍舊是農村寫實主義的創作方法,在劇作上也讓人想到早些年同類型題材的影片。有鐵和桂英兩人之間由“搭夥過日子”而產生的真實感情,像極了早幾年劉苗苗導演的《紅花綠葉》,電影中一對青年在相處中,學會如何“先結婚,再戀愛”。有鐵的願望是賣了秋收的糧食之後,能給桂英添一台電視,這裏電視作為“現代性符號”承載的意義,不言而喻。

平心而論,和1990年代鄉土系影視作品相比,《隱入塵煙》並沒有在美學上做太多的新嚐試,它仍舊秉持一種最樸素的拍攝手法,讓鏡頭不緊不慢地跟隨著主人公們,目睹著他們養殖、耕地、建屋的瑣碎過程,觀眾由此獲得沉浸式的體驗。影片在美學上的平實處理,當然和導演的個人風格有關,但也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電影思維的保守,也或者說,是經過多方權衡、折中後,採取的最為保險的創作方式。

當然,在看似溫和的敘事下,影片依舊管窺當下的農村情狀,並對其中存在問題進行了一定的探討。正如有鐵家的驢也是影片的核心演員那樣,農村景觀是影片重點描述的對象。留守故土的人們,日複一日地進行著播種和收穫的循環,與不可捉摸的自然抗爭,維護來之不易的果實。而更多的青壯年,則選擇湧入城市。他們中個別人實現了自己的資本積累,過上了相對富有的生活,甚至實現了階層的流動,繼而回到家鄉。兩個群體之間的分化,導致了一些利益矛盾,在這個彷彿時間停滯的村莊中,馬有鐵們用僅有的身體和力氣,儘可能地為生活創造希望。

《隱入塵煙》是李睿珺寫給家鄉甘肅的電影詩,他用鏡頭記錄鄉土社會中農民生活、勞作的日日夜夜。主角馬有鐵和身患殘疾的桂英經人撮合步入婚姻。對於兩個溫良的個體來說,他們對於生活的野心並不大,有一處避風所、莊稼能夠有好收成,即是最大的幸福。儘管條件艱苦,有鐵和桂英在日常的點滴中相互扶持,用最粗糲的方式製造著屬於他們自己的浪漫。冬末放眼望去,甘肅大漠邊緣的村莊儘是蕭條,惹人唏噓,而兩人卻堅韌地在這片貧瘠中辛勞開墾,最終在夏季迎來大片綠油油的作物和秋天的收成。

(編輯:杜尚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