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大戰馬斯克:想走,哪那麼容易!

2022年07月15日10:40

  一地雞毛一攤賬,一場遊戲一場夢。自己簽的協議,自己挖的深坑。

  上下半場形勢驟變

  本週二,推特正式向公司註冊地特拉華州的衡平法院提交訴訟,要求法庭下令馬斯克以此前約定的440億美元價格完成收購交易。就在三天前,這位全球首富以推特違約為由,正式宣佈終止收購。

  過去半年時間,馬斯克收購推特的這筆天價交易,一舉一動都吸引著全球媒體與網民的聚焦;卻又像是出一波三折的肥皂劇,註定要寫進商學院教程。每每看似已成定局,卻又總是新生變數;雙方來回接招推手,勝負主動不斷易手。雖然目前最終結果尚難預料,但或許雙方都無法對這一地雞毛感到滿意。

  從今年1月底到4月底,馬斯克悄悄在公開市場收購推特股票,一舉成為推特最大股東,公開炮轟推特打壓“言論自由”,隨後誌在必得地發出惡意收購邀約,再到逼迫推特董事會簽下收購合同。全球首富即將把最具影響力的社交媒體變成自己的私人企業,計劃進行大刀闊斧的重組調整,這是馬斯克佔據絕對上風、步步為營的上半場。

  但5月份開始發生的一切卻令全球首富措手不及。美聯儲大幅加息,資本市場風雲突變,Tesla與推特股價雙雙暴跌,馬斯克一邊自家財富急劇縮水(比去年11月的最高峰減少了近1000億美元),一邊還要支付高昂溢價收購推特。馬斯克開始搬出虛假賬戶的理由,為撤出交易進行預熱試水,要求推特提供原數據進行確認,最終正式宣佈退出交易。這是馬斯克陷入兩難境地、進退維穀的下半場。

  如果馬斯克可以擁有時光機,他可能會想回到4月25日,阻止那個誌得意滿的自己,不要被勝利衝昏頭腦直接簽下收購合同。因為現在讓他陷入訴訟麻煩的這個大坑,也是他自己親手挖下的。

  推特憑什麼起訴?

  推特在週二提交的訴狀中寫道,“馬斯克拒絕履行對推特及其股東的義務,因為他當時簽下的協議不再符合他的個人利益。馬斯克顯然相信,自己不同於其他人,可以不遵守特拉華州公司法,可以隨意改變主意,羞辱公司,毀壞業務,摧毀股東價值,然後轉身走人。”

  推特的律師團發表聲明稱,馬斯克此前終止收購的行為是“無效和錯誤”的,馬斯克是知情、有意、故意、嚴重違反收購合約。推特表示,公司對虛假賬戶比例數據擁有信心,馬斯克退出收購只是因為股票市場的波動影響了他的資產,所謂的虛假賬戶問題只是他放棄收購的理由。

  此外,推特還指責馬斯克公開羞辱推特管理層,包括在推文中用“大便”符號來回覆推特CEO阿格加瓦爾(Parag Agrawal),這種行為同樣違反了雙方此前達成的收購協議。5月17日,由於阿格拉瓦爾拒絕外部調查推特虛假賬號規模時,馬斯克毫不掩飾地在推文里直接回覆了他“一坨屎”。

  馬斯克此前宣佈退出交易時,在監管文件中表示,是推特違約在先,因為推特沒有提供他所要求的信息數據以確認虛假賬號規模,而且沒有進行裁員推進正常業務。雖然推特公開表示虛假賬戶占活躍用戶的比例不到5%,但馬斯克卻多次公開質疑這一數字,認為推特在這一關鍵數據上誤導了自己,虛抬了公司商業估值。

  但對馬斯克不利的是,在4月25日簽署收購合約時,當時以為勝券在握的他被喜悅衝昏了頭腦,主動放棄了對推特進行盡職調查的權利,就直接簽署了具有約束力的收購協議。而且推特董事會還在收購合同中加入了允許推特起訴的條款。

  根據推特提交的加速審理訴訟,特拉華州衡平法庭將在今年9月份展開為期四天的庭審,屆時推特和馬斯克的代表都將出席。此前合同設定的馬斯克收購推特最終完成期限是10月24日。但如果屆時特拉華州衡平法庭還沒有做出最終判決的話,交易期限將順延六個月時間。

  此外,馬斯克最頭疼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又雙叒叕對他展開了調查。此前馬斯克在持股推特比例超過5%時沒有如期披露,已經引發了SEC調查和推特股東訴訟,現在SEC又開始調查馬斯克在收購推特過程中的一系列推文涉嫌引導股市。

  最富盛名商業法庭

  必須解釋一下特拉華州衡平法庭(Chancery Court),這是美國最富盛名和值得信賴的商業法庭。特拉華州面積和上海市相近,美國第二小州,但卻是美國公司的註冊勝地,聚集了180萬家企業。財富500強企業中,有三分之二都在這裏註冊。推特也不例外,他們的公司總部在加州舊金山,但註冊地卻是特拉華州多佛市。

  特拉華州之所以會成為美國公司的首選註冊地,除了這裏的公司法體系健全和靈活之外,創建於1792年的衡平法院也是一個重要的吸引因素。絕大多數在特拉華州註冊的公司,其實際業務都不在特拉華州,因此他們與這裏的商業法庭幾乎沒有商業利益影響,不會有偏向本地公司的情況,可以相信衡平法院的公正公平性。

  衡平法庭與普通法庭處於平行地位,是英美法律體系下的一個重要補充,法官依據“公平公正”原則審理案件,因而可以提供法律之外更為靈活的解決方案,尤其是涉及到商業糾紛、離婚、遺產以及監護等案件。當訴訟一方在經濟索賠之外具有明確訴求時,他們就會通過衡平法庭起訴,此次推特起訴的要求就是馬斯克必須履行合約完成收購。

  美國目前只有三個州依然保留了衡平法庭,特拉華州就是其中之一。特拉華州衡平法院不設陪審團,新案件由大法官委派給一名法官審理,如果必要可以在數週甚至數日做出裁決,這是其他州所難以做到的。當然,衡平法院的裁決結果可以上訴到特拉華州最高法院,這是特拉華州公司法和商法最終判決機構。

  實際上,美國法律院校的每個公司法教程都會涉及特拉華州衡平法院的案例與判決。美國知名商業律師幾乎都清楚特拉華州的商業法律,也瞭解特拉華州衡平法院。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特拉華州公司已經成為美國實際上的全國通用公司法。這裏衡平法庭判決的可預見性,也是其他州所無法比擬的。

  因為特拉華州是美國公司註冊和訴訟聚集地,這裏的衡平法庭在處理商業糾紛方面也擁有極其豐富的經驗,公司併購糾紛更是司空見慣。單是過去二十年在這裏起訴的公司併購案件就有2002年惠普與康柏合併案引發的股東訴訟、2016年Tesla收購SolarCity以及2020年法國奢侈品巨頭LVMH與蒂芙尼(Tiffany)收購糾紛。

  馬斯克和推特都在這裏打過官司。2016年Tesla斥資26億美元收購馬斯克創辦的太陽能企業SolarCity,部分Tesla股東認為馬斯克操縱Tesla董事會股東利益,因而在特拉華州衡平法庭提起訴訟。最終衡平法庭做出了有利於馬斯克的判決。2020年,推特股東也在這裏起訴推特虛報用戶數據,最終在衡平法庭的批準下,推特與股東達成了和解協議。

  核心爭議水軍比例

  推特與馬斯克的訴訟大戰,雙方最核心的糾紛莫過於推特平台上的虛假賬戶比例。從2014年上市之前的監管文件開始,推特一直聲稱,抽樣調查顯示自己平台上的虛假賬戶比例不到5%,而馬斯克質疑的正是這一數字。如果虛假賬戶實際數字遠遠超過5%的話,那麼推特的業績營收和股價市值都會受到直接影響。

  馬斯克是收購之後才發現水軍比例問題嗎?過去兩年時間,馬斯克已經多次公開吐槽推特平台上的虛假賬戶問題。就在雙方達成收購協議之前,馬斯克還發表推文稱,“我們會擊敗機器人水軍,否則就會死亡。”現在,他此前發過的推文現在卻成為了推特呈上法庭的證據,表明他非常清楚推特上存在著虛假賬戶問題,

  更為關鍵的是,馬斯克隨後主動放棄了盡職調查,直接簽署了收購協議。這意味著他已經瞭解了相關風險,認可了推特提供的預估數據。不過,如果馬斯克的律師團可以向法庭提供證據,證明推特5%的官方水軍預估數據嚴重失實,故意誇大了公司估值,那麼他依然有機會贏得訴訟。但目前馬斯克並沒有提供真正有效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

  在伯克利商學院執行總監斯特靈(Adam Sterling)看來,馬斯克提出了自己的法律訴求,但幾乎都沒有合理依據。推特存在虛假賬戶問題並不能充分支援馬斯克退出收購交易的合理性。因為馬斯克在收購之前就公開提到推特的虛假賬戶問題,並將其作為收購理由之一。推特的業務也沒有脫離正常運轉軌道,幾位高管離職並不足以作為證據。

  從今年4月底達成協議到現在,推特股價已經暴跌了35%,跌幅遠遠超過標普500成分股公司的10%,成為表現最差的標普500成分股,市值只剩下280億美元。但這也意味著馬斯克要溢價160億美元完成收購。

  與此同時,推特的財務狀況和員工士氣正處在最低穀。在推特與馬斯克達成收購協議之後,推特在5月宣佈凍結招聘,尋求削減成本,並開始進行裁員準備。隨後包括營收總負責人以及消費業務負責人在內的諸多高管也紛紛離職。

  今年第一季度推特的總成本支出同比增長了35%,總負債增長到66.2億美元,現金頭寸減少到23億美元。目前標普對推特的評級只有BB+,低於推薦投資級別。

  下令強行完成交易

  但或許令馬斯克一方不利的是,特拉華州衡平法庭此前曾經審理過一起非常相似的案件,而最終判決則是強製收購方繼續按照合同完成收購交易。如果此次衡平法庭繼續做出類似判決的話,那對馬斯克來說無疑是個噩耗。

  2001年1月2日,美國最大的雞肉供應商泰森食品(Tyson Foods)在一場競購戰中,以現金加股票的方式擊敗了市場競爭對手Smithfield(全股票報價),最終達成協議,斥資32億美元收購牛肉包裝廠IBP,還將承擔15億美元的債務。這筆交易將打造全球最大的肉類加工廠,雙方總年營收將達到230億美元。

  但簽下協議僅僅1個月後,泰森食品就宣佈暫時推遲交易,理由是在IBP的財務報表中發現了審計問題。問題的確存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隨後對IBP展開調查,後者重新提交了財務報表。不過,泰森食品隨即在3月底宣佈放棄收購,理由是IBP提供了具有誤導性的財務文件,兩家公司已經不存在信任。

  當然,泰森食品放棄收購的真正原因是美國股市在2001年開始暴跌。在市場大幅波動,經濟前景不明的情況下,泰森食品不願繼續推進這筆巨額收購。而IBP的審計問題正好給他們提供了一個退出交易的最好理由。

  另一方面,在泰森食品宣佈放棄交易後,IBP股價隨即暴跌,一度遭遇了腰斬。IBP隨後向特拉華衡平州法院提起訴訟,訴稱泰森食品在簽署收購協議時就瞭解相關審計情況,要求法院強製泰森食品完成收購交易。

  2001年6月,特拉華州衡平法官採納了IBP的說法,認為雙方簽署的收購協議是合法且應執行的,泰森食品當時就已經獲知了風險,因此下令泰森食品必須完成這一交易,要麼就必須支付巨額罰金。最終泰森食品接受了判決,現在IBP依然是泰森食品旗下的豬肉和牛肉子公司。

  依然可能重燃交易

  雖然馬斯克與推特擬訂的毀約金是10億美元,但這是附帶了相關條件的退出條款,例如被監管部門否決或是融資出現問題,並不代表他只要賠償10億美元就可以任意毀約。

  在目前的情況下,推特恐怕不會接受10億美元的賠償,或許會要求得到更高金額的賠償金。按照特拉華州此前的判決,推特甚至可以要求得到合同交易金額15%的賠償,相當於超過60億美元。

  當然,推特與馬斯克依然存在達成和解的可能性。馬斯克想要退出交易的直接原因就是股市大幅下跌之後,推特目前市值和收購價格差距巨大。如果推特同樣做出讓步,願意降低收購價格,雙方依然有可能以新價格完成收購。

  有趣的是,馬斯克的律師正是來自2020年代理LVMH與蒂凡尼收購訴訟戰的律所,那也是一起狗血不斷的訴訟糾紛,但最終還是以完成收購告終。

  2019年10月,LVMH達成協議斥資145億美元收購蒂芙尼,但一個月後蒂芙尼股東嫌棄收購價格太低,雙方又以162億美元達成新協議。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導致蒂芙尼業務大幅下滑,雙方第二次就收購價格產生糾紛,在特拉華州衡平法庭提起訴訟。在長達一年多的訴訟與談判之後,最終LVMH還是以158億美元完成了收購。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