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正諮詢:24載精品投行路,打造另類“專精特新”

2022年07月14日17:28

文 | 楊旭然

編輯 | 王方玉

根據專精特新的定義,可以看到這是對於一家企業成功的幾個衡量標準:

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

粗看之下都是用以讚許企業的溢美之詞,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每個詞的達成都需要滿足極高乃至於苛刻的要求:專業意味著技能上的擅長與領先,精細意味著深究領域里的每一個細節,特色意味著難以被人模仿,新穎則通常需要突出的創造力。

而所有這些關於企業的優點和成就,都需要一個共同的基礎:時間的沉澱與積累。

一家專精特新機構的成長需要十多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在注重專業能力養成、口碑傳播的投行領域更是如此。“榮正諮詢”的成長史,就是一部如阿甘般不斷奔跑的創業史。

創始人鄭培敏在上世紀90年代從清華大學本碩畢業之後,很快就進入資本市場。按常規路徑,進入投行之後會有兩條不同的專業道路:進入券商機構一路拚搏,從基層幹到高管;或下海奔私,創立投資機構到市場中搏殺,成為眾人眼中的“資本大佬”。

但他卻做出了和很多人預期截然不同的選擇:創辦了專注於股權激勵諮詢業務的“榮正諮詢”,一路經營至今已有24年。在這個過程中,鄭培敏銷掉了股票賬戶,拒絕了所有關於上市公司內幕信息的交流和“朋友關係”,且幾乎沒有涉及任何多元化業務。

鄭培敏放棄了成為眾人眼中更加光鮮、更有財富與社會地位的“資本大佬”的可能性,選擇從資本市場與人力資源的中間地帶著手,做中國特色的“草根投行”。

但也正因為這個選擇,我們有機會看到一個24年間只執著於股權激勵的“精品店”,占到整個A股聘請股權激勵中介機構的上市公司70%左右的有效市場率——妥妥的隱形冠軍。也能由此看到股權激勵這件事在中國資本市場中生根發芽,走向繁榮。

01 回報來自“難而正確的事”

2022年的當下,股權激勵已是一門顯學,成了企業留住人才的關鍵工具和籌碼。

硬科技企業為主的科創板尤其明顯。截至2022年5月末,A股科創板共有235家科創公司推出300單股權激勵計劃,板塊覆蓋率為55%。另外,也有越來越多的國有控股企業、地方國有企業也在混合所有製改革大潮下開始接受並積極推進相關的激勵政策。

“基本上平均每個晚上都要有三~五個公告放出來”,鄭培敏觀察公司的業務情況,和巨潮資訊網、全景網等信息披露平台的信息時看到。“榮正諮詢”作為一個機構、作為股權激勵的代名詞,正高密度地出現在資本市場中,這和20多年前的情況形成了鮮明對比。

“榮正”的創業開始於1998年,當時市場上對於股權激勵有概念、有意識的企業家並不多。那時的中國企業更多屬於機會導向型——找到做項目、做業務的機會,抓住它併發展壯大。

相比內部的人力資源價值,當時的企業家更看重外部市場機會、人際交往和政商關係。

早期中國股權激勵市場的情況,更像是那個經典的營銷學故事:兩個推銷員去荒島上推銷鞋,但發現島上的人都光著腳,對鞋完全沒概念。

彼時的鄭培敏認為這是機會,而非問題和風險。根據他的觀察,在上世紀90年代末,股權激勵之於美國資本市場、矽谷創業市場已經不是新鮮事物,而是被各類企業所廣泛接受的管理工具,但國內當時900多家上市公司對此的接受幾乎為零。

另外,當時股權激勵更多與國企改革聯繫在一起,例如有“國企改革泰鬥”之稱的陳清泰,就推崇股權激勵能夠在改革中發揮作用和價值。

上世紀90年代前後,中國特殊國情下的國企改革如火如荼,產生了不少相關的股權激勵需求,這成就了早期“榮正諮詢”的業務,鄭培敏參與了國內不少重磅的改革項目,一度被人稱為“MBO教父”。

2000年初,當時還不到30歲的鄭培敏,已經是幾位“資本大佬”的座上賓,為幾個著名的“資本系”做專業化的顧問服務。但在交流的過程中,鄭培敏發現了其中的巨大風險,最終決定主動放棄顧問身份,不再參與,冷眼旁觀。

短短幾年之後,龐大的資本帝國、上市公司系統轟然倒塌,“大佬”鋃鐺入獄,虛幻的百億財富成了過眼雲煙、灰飛煙滅。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這也證明了鄭培敏對於資本運作的清醒和理性。對資本市場的瞭解越是深入,他就更加堅定於做有前景、有價值,但在當時看起來更難做,更“沒油水”的股權激勵業務,從中國特色的“草根投行”做起,遠離資本市場中的光怪陸離。

鄭培敏將自己的創業史總結為在“寬度一釐米,深度一公里”的世界里深耕。如首網紅歌曲《孤勇者》所唱的,其實每個最終浮出水面的成功創業者,都有不為人知的水下隱忍和沉默的孤獨期,最終能穿越週期的只是少數。

02 24載“贏之道”

按照管理學界的標準,要成為隱形冠軍並不容易。企業不僅需要“專精特新”,還要在所在細分市場中佔據行業最重要的生態位。

鄭培敏將“榮正諮詢”做成隱形冠軍級企業的邏輯歸結為四點:遠見、堅持、創新、合規。按照他的說法,要做到這幾點並不容易,需要“看得到、挺得住、做得巧、別惹事”,而所有這些都有一個共同的底層邏輯,就是“贏在價值觀”。

這其中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挺得住”。在國內幾乎是從零到一地普及、擴展股權激勵業務絕非易事,“榮正諮詢”從創業起就聚焦於“寬度1釐米”的細分領域,意味著對單一業務的全情投入,和對更多成功可能性的放棄。深耕了24載之後已經挖到了甘甜的泉水,取得了如今股權激勵諮詢服務領導品牌的地位。

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到,人力資本價值在中國資本市場中價值放大的時間節點,與科創板、註冊製的時間相吻合,共同成就了“榮正諮詢”股權激勵業務最近幾年的大爆發。

而股權激勵業務的大爆發,又貼合了“榮正諮詢”立足於投資銀行與人力資源復合交叉領域的特徵——股權激勵工作依託於資本市場,大多數專業人力資源公司對此認識不足;以券商為代表的常規投資銀行,又缺乏人力資源相關的知識和技能儲備,只有“榮正諮詢”全面客觀地看待、把握住了股權激勵業務的本質。

這種專業的交叉學科定位,正是鄭培敏所謂“做得巧”的內涵,同時也是專精特新中“新”的所在。

另外,在資本市場中做業務,其最重要的底線就是合規,對市場抱有敬畏之心、不做內幕交易、不做操縱市場。這是“榮正諮詢”展業的基本要求,也是其穩定發展至今的重要因素。

“榮正諮詢”的復合型專業能力,和其股權激勵“精品店”的特點,充分體現在了其客戶規模體量的資本市場價值上:

科創板是“榮正”頗具優勢的業務板塊。自2019年科創板開設以來,已經有400家各類企業掛牌上市,這400家企業中有210家進行了股權激勵,而“榮正”參與了其中的106家;

另外一部分重要的業務來源是央企、國企和地方國企。2020年5月30日,國務院國資委發佈了《關於印發

“榮正諮詢”在改革中起到了關鍵性作用。根據鄭培敏的統計,幾乎所有的央企和央企的子公司上市做股權激勵,都有他們的身影:要麼是團隊執行操作的(如中國三峽、中國鋁業、東方電氣等大型央企、國企機構),要麼是鄭培敏以國務院國資委央企股權激勵評審專家的身份參與審核的。

此外,“榮正諮詢”還服務了包括山西汾酒、青島啤酒、上海電氣等地方國企機構,很多省國資委批準的第一家本地國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都出自“榮正諮詢”,如山東、江蘇、浙江、上海等;

除了這兩部分客戶之外,國內大型民企集團也是“榮正”重要服務的客戶,其中包括了“寧王”寧德時代、“光茅”隆基綠能、用友網絡等。其中用友網絡與榮正共進行了10次左右的合作,並在2021年“榮正諮詢”首次開放外部機構投資入股時,就領投了A輪融資。

市場上對股權激勵業務有核心需求的主流企業客戶群體,都已經與“榮正”達成了全面的合作。

“榮正這兩年的大發展,得益於科創板,得益於註冊製”,鄭培敏表示。表面上看是撞了風口,實際上更深刻的根源在於經營上的邏輯,也就是遠見、堅持、創新與合規這四條“贏之道”。

03 兩條升級路徑

2022年相對不利的宏觀環境和資本市場行情里,A股上市公司沒有放緩上馬股權激勵的腳步。根據“榮正諮詢”的統計,2022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公告數量(427個)與去年同期公告數量(426個)相比依然能夠保持基本持平。

其中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數據是,在上半年A股的股權激勵案中,多期股權激勵計劃227個,佔比53.16%,比首期案例還要多,這意味著已經有相當多的企業對於股權激勵的效果感到滿意,並開始將激勵進一步深化。

2022年5月19日,隨著山東中小板上市公司“共達電聲”公告發佈股權激勵政策,“榮正諮詢”服務過的A股上市公司數量正式達到了1000家,遙遙領先於所有同業機構。

近兩年的業績爆發,表明此前“榮正諮詢”做專賣店、精品店的邏輯得到了市場的充分印證。

企業家們對於股權激勵的重要性,已經有了較為清晰的認知,越來越多地將其視為企業發展的剛需。鄭培敏也由此判斷,近兩年“榮正”業績的繁榮並非曇花一現,而是仍將持續。

如今的“榮正諮詢”營業收入已經破億元,並引進了包括“用友網絡”、“萬得”等多家戰略股東、啟動了上市計劃,中國特色的“草根投行”開始展示出更多可能性。那麼,它未來的發展路徑會是怎樣的?

對此,鄭培敏規劃了“一縱一橫”兩條升級路徑:“縱”的是繼續深化股權激勵業務,下沉客戶群,去服務更多的成長性非上市公司;“橫”是擴寬圍繞上市、擬上市公司的非牌照專業服務——包括合規信披、財經公關、ESG、投資者關係相關諮詢等等。

這些業務擴展,會讓“榮正”成為一家服務體系更豐滿的市值管理綜合服務機構。但需要注意的是,此市值管理非彼市值管理,榮正的市值管理業務與“偽市值管理”涇渭分明,是不涉及任何內幕交易、操控股價的,功能強大的正規、專業、陽光化的市值管理,是通過向資本市場更加積極、精準地展示企業價值而獲得投資者認可的市值管理模式。

在具體策略上,“榮正”選擇通過與市場上成建製的團隊實現股權、業務上的全面合作進入相關領域,相當於賦能市場上現有的人力與團隊資源,並快速展開業務上的協同。

更多能夠為企業帶來實際效益的業務增量,則來自於股權激勵業務的下沉。這裏下沉的定義並非是要擴展村鎮市場,而是在資本市場的外圍探索業務機會——包括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創業公司群體等等。

根據鄭培敏的預期,凡是有誌於上市登陸資本市場的企業,無論大小,都是“榮正諮詢”的目標客戶與合作夥伴。相比目標客戶規模體量的大小,企業對人才價值重要性的認識,才是與“榮正”產生合作更重要的基礎共識。

04 寫在最後

鄭培敏告訴《巨潮WAVE》,目前“榮正諮詢”過億元的收入構成中,有75%來自上市公司相關業務,非上市公司業務占到其中25%。根據他的規劃,未來非上市公司股權激勵業務要占到公司股權激勵收入整體的1/3以上,同時,非股權激勵諮詢收入也要逐步提到總收入的20~30%。

北交所的設立、新三板的激活,為大量原本滬深上市無望的企業提供了另一種可能。鄭培敏判斷,在北交所和新三板上市的企業數量未來會更多,它們需要人才,也需要製定股權激勵計劃。

“寬度一釐米,深度一公里”的股權激勵世界,並沒有那麼狹小逼仄。當年的中國特色“草根投行”,如今已長成為茁壯的樹苗。堅持做難而正確事情的“榮正諮詢”,正把專精特新和隱形冠軍的道路越走越寬。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