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外貿順差增加,緣何未能驅動外彙儲備“水漲船高”?

2022年07月14日13:46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陳植 上海報導

  7月13日,海關總署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進出口總值3.079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0.3%。其中,出口1.7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4.2%;進口1.35萬億美元,同比增長5.7%,令上半年貿易順差達到3854.4億美元。

  但是,持續增長的外貿順差,似乎未能有效帶動外彙儲備“水漲船高”。

  數據顯示,今年前6個月,中國外彙儲備從去年底的3.25萬億美元,小幅回落至3.07萬億美元。

  “事實上,外貿順差增長與外彙儲備增加之間,早已沒有明顯的相關性。”一位國內私募基金宏觀經濟學家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當前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延續自主均衡態勢,即經常項與資本項在很多時候呈現“一進一出”的鏡像關係,令外彙儲備無需吸收額外的外貿順差資金;二是近年以來,外彙儲備規模波動,更多反映其投資組合里各類資產的估值變化,與資本跨境流動變化的相關性持續減弱;三是外彙市場供求關係持續完善,也令相關部門無需動用外彙儲備進行調節。

  7月7日,國家外彙管理局公佈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底,截至2022年6月底,中國外彙儲備餘額為30712.72億美元,較5月末下降565.08億美元。

  國家外彙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表示,在國際金融市場,受主要國家貨幣政策、通脹預期、全球經濟增長前景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顯著上漲,主要國家金融資產價格大幅下跌。由於中國外彙儲備以美元為計價貨幣,在非美元貨幣折算成美元後金額減少,以及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6月外彙儲備規模下降。

  “事實上,中國外彙儲備波動受其投資組合里各類資產價格影響較大,也成為金融市場的共識。”上述國內私募基金宏觀經濟學家向記者指出。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都注意到一個有趣現象,即每逢美元指數上漲期間,當月中國外彙儲備都會大概率出現小幅回落,反之則回升。究其原因,是美元指數上漲導致中國外彙儲備里的非美資產折算成美元後金額減少,拖累外彙儲備規模小幅回落;反之則非美資產折算成美元後的金額增加,令外彙儲備規模回升。

  通聯數據Datayes顯示,6月美元指數上漲2.89%,導致日元兌美元彙率下跌5.48%,歐元兌美元彙率下跌2.32%,英鎊兌美元彙率下跌3.36%,都導致眾多國家外彙儲備非美資產折算美元後的金額較大幅度減少。加之6月美聯儲超預期大幅加息75個基點等因素令美國道瓊斯指數下跌6.71%,英國富時100股指跌幅也達到5.75%,進一步拖累這些國家外彙儲備規模出現回調。

  記者多方瞭解到,部分海外投資機構對此頗感好奇——在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與美元上漲導致外彙儲備估值回落的情況下,中國相關部門緣何沒有吸收外貿順差擴充外彙儲備。

  一位香港銀行資深外彙交易員對此表示,這背後,是中國經濟韌性與經濟基本面穩健增長,令中國無需從外貿順差吸收大量外彙儲備,用於穩定人民幣彙率與防範資本流出壓力。

  首先,隨著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增長與經濟韌性增強,經常賬戶和直接投資等國際收支基礎性順差仍會保持一定的規模,將發揮穩定跨境資金流動作用。具體而言,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認定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也在持續推進,貿易夥伴多元化也取得積極進展。所以貨物貿易保持順差是有堅實支撐的,對於直接投資,在堅持國內高水平開放和不斷優化營商環境的背景下,2021年中國吸收外資居世界第二,外資在華投資興業意願比較強。加之近年境內主體對外投資平穩有序,預計直接投資項下還會呈現資金淨流入。所以,經常賬戶、直接投資等國際收支基礎順差還會保持一定規模,將繼續發揮穩定跨境資金流動的作用。

  其次,中國對外資產負債結構優化,外債償付風險較低。截至去年底,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和GDP比值是16%,低於全球主要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說明中國外部債務水平不高。而且外債結構也在不斷優化。截至去年末,存貸款、貿易融資等融資型外債的占比,比上一輪外債去杠杆比較強烈的2016年末,下降了13個百分點。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中國外債增長主要來自於外資增配中國債券。與此同時,中國還長期保持對外淨資產,比如去年底中國對外淨資產規模達到約2萬億美元,處於較高水平。這都令中國外彙儲備資產居全球首位,民間部門資產規模也在不斷提高,可以很好適應外部流動性的變化。

  第三,人民幣彙率雙向波動發揮調節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外彙市場成熟度不斷提升。近年人民幣彙率彈性不斷增強,及時有效地釋放了外部壓力,市場預期保持穩定,外彙市場交易理性有序。當前境內主體外彙存款在7000億美元以上,處於曆史高位。企業“逢高結彙、逢低購彙”的理性交易行為持續增加,也有效平抑部分彙率調整,有助於人民幣彙率總體穩定和外彙市場平穩運行,無需相關部門動用大量外彙儲備穩彙率。

  一位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儘管中國相關部門沒有將大量外貿順差轉化成外彙儲備,但這絲毫不影響海外資本持續看好人民幣平穩波動。究其原因,一是外貿順差持續增長表明中國外貿景氣度重新回升,有助於人民幣彙率在美元迭創新高情況下保持相對堅挺的走勢,二是他們意識到當前中國外彙儲備規模波動主要反映其投資組合資產價格變化,與中國資本跨境流出不存在明顯的相關性;三是外彙儲備規模波動,也沒有影響到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延續均衡平穩的態勢。

  截至7月14日12時,受美元指數創下過去20年以來最高108.58的影響,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徘徊在6.7254附近,這意味著過去一個月期間在美元迭創新高的情況下,人民幣彙率跌幅遠遠低於其他非美貨幣。

  他強調說,這意味著4-5月份的人民幣大幅貶值潮或已宣告結束,目前不少海外投資機構正流行一種觀點,即此前人民幣彙率大跌已提前釋放美元大幅上漲所造成的下跌壓力,如今外彙市場正將中國外貿景氣度與經濟增長基本面,作為判斷人民幣均衡彙率估值高低的最重要依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