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植入影視劇 同款變“爆款”

2022年07月14日11:01

非遺入螢屏 傳承前年東方美學

  【《中國新聞》報作者 王番 報導】“輕羅團扇掩微羞,酒滿玻璃花滿頭”。手中扇和頭上花這些影視劇角色身上的裝飾,無一不包含著中國古代女子雅緻婉約的風韻,隨之傳播的,還有傳承千年的東方美學。從《延禧攻略》中的絨花頭飾,到《玉樓春》中的皮影,從《清平樂》中的風箏,到《當家主母》中的緙絲……影視劇植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元素,成為近年來影視劇創作的新風尚。通過螢屏,非遺走進尋常百姓家,這也為傳統技藝的市場化探索出一條新路。

《延禧攻略》中女性角色的絨花頭飾引人注目。(受訪者供圖)
《延禧攻略》中女性角色的絨花頭飾引人注目。(受訪者供圖)

手中扇與頭上花比美 角色同款成為爆款

  作為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絨花製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趙樹憲沒有想到,2018年清宮劇《延禧攻略》的熱播,讓他和團隊製作的絨花成了新晉“網紅”。

  經趙樹憲一雙巧手,蠶絲和銅條“變身”成五彩的花朵,被戴在了劇中女性角色的頭上。隨著電視劇的熱播,這項始於唐代的技藝不僅重現榮光,也在如今的消費市場上為非遺項目“搶回”一席之地。

  “絨花最主要的購買者,是漢服愛好者。”趙樹憲介紹,絨花隨影視劇“出圈”後,購買者中年輕人日漸增多,他們主要選購胸飾和頭飾這樣的小體量作品,單件價格大約一兩百元至三四百元(人民幣,下同)不等。

  播撒中華傳統文化之美、彰顯佩戴者不俗的品味,絨花飾品成為企業商務送禮的上佳之選。

  趙樹憲介紹,絨花銷售目前主要以線下為主,他們設在南京市民俗博物館內的展示區域,每天都能接到訂單。此外,各類非遺展會和漢服文化活動都是他們“收單”的主要場合。今年,團隊也開始嚐試進駐短視頻平台,希望借助新的傳播力量讓更多人感受絨花之美。

  “我們的客戶不僅局限在南方城市。”2017年7月,趙樹憲寄出發往甘肅的快遞,至此,南京絨花的客戶遍及中國內地所有省份。

  同樣因影視劇而收穫更多關注的非遺項目,還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緙絲。作為唯一不能被機器替代的織造工藝,緙絲工藝極其複雜繁瑣,有“一寸緙絲一寸金”之稱。2009年9月,緙絲作為中國蠶桑絲織技藝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2021年7月,國內首部以緙絲為主題的電視劇《當家主母》令這項技藝成功“出圈”。此前,帶火絨花的《延禧攻略》中同樣有緙絲的身影,那便是女性角色手中的團扇。

  蘇州緙絲技藝傳承人顧建東介紹,劇中各宮嬪妃們的同款團扇一下子成為“爆款”。“戲播出之後,緙絲確實是從扇子開始火了。現在很多年輕女性喜歡緙絲,喜歡傳統文化,買過10把團扇的也很常見。”顧建東說,後來像香囊這樣小體量的作品也有很多年輕人購買。

  緙絲是以在織機上密密排列的素色絲線為經線,以穿在竹梭里的絲線為緯絲,通過“通經斷緯”的方式穿插變換,一經一緯交錯緙織而成,製作起來費時費力。也正因如此,大體量作品一般為博物館收藏或私人訂製,價格高昂且出貨量極少。顧建東說,“即便如此,私人訂製客戶也越來越多了”。

 電視劇播出後 “我們接到美國訂單”

  近年來,同《延禧攻略》走出的絨花和緙絲一樣,借用非遺元素提升影視劇品質,影視劇促進非遺項目進行市場化探索,雙贏的合作成為文化產業的新趨勢。

  如何在創作中用好影視化手段以達到傳播非遺的目的?趙樹憲和顧建東都認為,圍繞劇情合理化呈現非遺元素是關鍵。

  “《延禧攻略》劇方找到我們,對故宮里展覽的團扇進行部分改良,讓它更具實用性,更適合作為道具出現在演員手裡。”據瞭解,劇中皇后娘娘愛用的黃色團扇,就是顧建東仿製的乾隆年間宮廷款《黃色紗貼綾絹桃樹雙鶴圖染雕骨柄團扇》,原版展陳在北京故宮博物院。顧建東以緙絲形式進行改良,讓扇子更簡約,拿起來也更輕。柔和的米黃色,搭配大氣祥瑞圖案,更能體現富察皇后角色溫婉氣質。

  “電視劇幫助緙絲傳承。”顧建東說,宮廷劇不僅中國人愛看,在海外也很有市場,“我們還曾接到過來自美國的訂單”。

  《延禧攻略》中的絨花對營造戲劇衝突以及豐富人物角色,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皇后清冷樸素、高貴妃雍華、魏瓔珞輕靈……在籌拍《延禧攻略》期間,趙樹憲和徒弟耗時整整一個月,為劇組定製19款絨花髮飾。特別是富察皇后頭上的藍色系絨花頭飾,已成為角色的標籤,更成為消費者指名購買的同款。

  “以影視化的活態表達,影響越來越多的海內外年輕人關注非遺和中華傳統文化。”歡娛影視總經理楊樂表示,經過《延禧攻略》《當家主母》的探索,展示非物質文化遺產已成為歡娛在古裝劇細分賽道的創新手段。近年來,歡娛還融入京繡、花絲鑲嵌、敲銅、紜襇、螺鈿、披帛等數十種非遺工藝元素,通過劇作實現對非遺技術的推廣,讓許多沉寂的非遺行業重煥生機。

趙樹憲製作的絨花頭飾。(受訪者供圖)
趙樹憲製作的絨花頭飾。(受訪者供圖)

實用的“天馬行空” 非遺聯名還有更多可能

  在非遺傳承的道路上,還有哪些創新值得嚐試?趙樹憲一直都是“邊走邊想”。“我不介意和任何領域進行跨界聯名,對方或許對絨花的技藝不太瞭解,想法天馬行空。而我有時會受工藝和材料的約束,禁錮了想法,所以雙方正好中和一下,相互促進才能有更新的嚐試。”

  為知名香水品牌Acqua di Parma設計製作絨花限量版禮盒、與戀愛綜藝欄目《心動的信號》跨界聯名,在透明的亞克力禮物盒中呈現絨花製作的“愛情信號魚”……“南京絨花一直在表現形式上創新,更符合當下審美,讓這一古老技藝,能和時代捆綁得更緊密一點。”趙樹憲說。

  “雖然緙絲技藝決定了作品無法大量出貨,但我們一直嚐試在保證品質和創新形式間保持平衡。”顧建東則將目光放在實用性上,重點是可以隨身攜帶的小體量作品。“哪怕像鑰匙扣一樣,你和朋友一起喝茶,隨手放在桌子上,它可能就吸引別人的目光了,甚至成為一個話題,就會被關注”。此外,諸如眼鏡盒、腰帶扣、小手包等都是顧建東團隊正在嚐試的產品形式。

荷花鴛鴦圖是影視劇《當家主母》中用到較多的緙絲作品圖樣。圖為顧建東緙絲作品。(受訪者供圖)
荷花鴛鴦圖是影視劇《當家主母》中用到較多的緙絲作品圖樣。圖為顧建東緙絲作品。(受訪者供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