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後備箱擺攤的年輕人,到底賺了還是虧了?

2022年07月11日21:24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起於今年的這一輪全國各地汽車後備箱擺攤,大多以集市的形式出現。它既是疫情之下,年輕人社交與生活方式的選擇,也是主業之外,補貼家用的剛需。但潮水之後,那些擺攤的人,到底怎麼樣了?

  偶然入行

  因為一個偶然,甄瑞劍開始出門擺攤,用的是轎車後備箱。

  甄瑞劍是南京人,起念擺攤,是因為今年3月,甄瑞劍帶老婆孩子開車去長江邊的五馬渡風景區玩,看到街邊停著不少汽車商舖。店主們站在自己車子旁邊,後備箱打開,車前放了各家的招牌,像是夜市,但賣的東西又比普通夜市合自己口味,花樣更多更潮。他買了烤羊肉串,一份提拉米蘇,還有些海鮮,花了100多塊,回去的路上,他想著不如試一試開個店,增加一份收入。

  第一次進貨,甄瑞劍從鼓樓開了一個多小時車,去南京最大的批發市場之一天環市場,買了200份榴蓮。同時,他還在淘寶上訂了一串網紅小燈泡、兩把伸縮椅、簡單的小桌子、黑白鮮明的桌布和兩個烤箱,還定製了兩個橫幅,一條寫著“火燒榴蓮”的招牌,一條寫著“中國人不騙中國人”。後備箱一開,小店舖就支棱起來。傍晚時分,小燈星星般印在橫幅上,看起來很溫馨,也省了吆喝時間。

後備箱里的火燒榴蓮(受訪者供圖)
後備箱里的火燒榴蓮(受訪者供圖)

  在甄瑞劍的榴蓮攤之前,五馬渡已有30多輛車出攤,甄瑞劍向那邊的車隊隊長打了招呼。車隊內部的規則是不重品,烤榴蓮這個項目沒有搶其他人的營生,甄瑞劍順利加入了組織。開始時,城管管得不嚴,甄瑞劍和車隊屬於“打野”,就是占道經營,和遊戲中走發育路線的英雄很像,靠擊敗零星的“野怪”積累經驗和受益。

  後備箱集市的概念,最早來源於歐美國家的“Car Boot Sale”,又稱車尾集市。車主將家中的閑散舊物放在後車尾售賣或交換,從衣物到家電用品應有盡有,有一種原始物物交換的色彩,意非盈利。

  上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初期,國內短期內也興起過汽車後備箱售物,但未形成集市。當時因為國企改革或企業重組,出現了“下崗潮”,一些曾輝煌過的私家車車主,不得不費盡心思養家餬口。他們販賣從香港走私的盜版光碟,掛在汽車後備箱里,還有些架著喇叭放著“廠家倒閉”的宣傳口號,從批發市場進來襪子內衣,塞進車後。車主擺攤時塑料布一鋪,聽到城管風聲,合上後備箱,及時逃跑。

  而這一輪的汽車後備箱售物,大約起於今年年初,並大多以集市的形式出現。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能看到不只在南京,昆明、濟南、成都、武漢等地都出現了規模各異的後備箱集市。甄瑞劍在南京加入五馬渡的後備箱集市甚至還得到了官方的認可。

2022年7月2日,瀋陽,位於興華街北二路西北角的“宜家後備箱市集”。(圖|視覺中國)
2022年7月2日,瀋陽,位於興華街北二路西北角的“宜家後備箱市集”。(圖|視覺中國)

  官方也依助後備箱集市的形式,舉辦一系列文化主題活動。根據《江蘇經濟報》5月20日報導,當天“五馬渡汽車後備箱文化市集暨達摩長江夜公園開園啟動儀式在南京幕燕濱江風貌區達摩古洞景區隆重舉行”。南京消防整裝“入市”,現場教學,開展消防安全知識宣傳活動。據報導,為配合“2022南京國際消費節”,5月20日下午,南京首輪消費助力券發放,通過領券入口領到的消費券,可在市集商戶直接核銷使用。

  賺錢和社交

  剛加入後備箱集市時,甄瑞劍只是想二次利用自家閑置的轎車,賺點小錢,補貼家用。沒想,開張幾沒天,五馬渡的後備箱市集火起來,根據甄瑞劍自己的說法“當時一晚最多能賺2000塊”。

  照這個趨勢,甄瑞劍盤算著,堅持出攤一個月,能賺3~5萬。看著自己因為上下貨被刮傷的車,甄瑞劍一咬牙,決定加大投資,托朋友專門買了輛二手紅色鈴木昌河北鬥星用來擺攤。車價1.8萬,加上改裝費,一共花了兩萬多。不過甄瑞劍看好自己的投資,橘紅色的車配店名里的“火燒”很吉利,他想用心經營一番。那段時間,甄瑞劍一次進了1000份榴蓮,兩週內售空。

  甄瑞劍選擇賣烤榴蓮,源於自己愛吃榴蓮,7歲時第一次聞到榴蓮的味道,他覺得很臭不敢嚐試,被父母要求嚐了一口,就再也沒碰過。長大工作以後,也不知道為什麼,吃著吃著就喜歡上了。

  因為愛好,甄瑞劍擺攤時,和其他攤主一樣,也建了一個顧客群,裡面都是買過他榴蓮的同好,大家時不時在裡面聊天拉家常。之前還有個母親找到甄瑞劍,說女兒中考沒考好,悶悶不樂,想在他的榴蓮攤辦了一個鼓勵儀式,半路攔截住回家的女兒,給她驚喜。儀式舉辦那邊,甄瑞劍卸下“火燒榴蓮”的招牌,在後備箱上掛上“無論考試結果如何,媽媽都愛你!”甄瑞劍將過程錄成視頻,放在自己店舖的短視頻平台上。

  甄瑞劍自己也是中考沒考好,讀的是五年製大專數控機床專業。在工廠待了一年辭了職,現在在一家兒童益智教育培訓中心工作。對他來說,後備箱擺攤,平時能跟顧客聊聊天,算是既滿足了賺錢的需求,也兼顧了疫情後的戶外交友體驗。

  另一個跟甄瑞劍一樣看好後備箱擺攤的車主名叫袁興,江蘇常州人,現在也住在南京。他與自己的妻子也是今年3月開始做後備箱擺攤的,選的是雞爪品類,原因是妻子喜歡吃雞爪。選好品類,夫妻兩人在家學著網上的教程,嚐試了5、6次,研製出一款自創檸檬雞爪。因為選品比較獨特,袁興的小店粉絲不少,也自建了一個粉絲群,每天出攤時在群裡發個公告,高峰時,每天收入800~1500元不等。

  4月,袁興早早組建了一個車隊,如今整個車隊已有百來輛車。車隊中的品類各異,多數是飲料小吃。年輕人開創意店居多,塔羅占卜、二次元手繪,還有一家00後攤主,開了個“珍珠開蚌”店,顧客選一個中意的水蚌,現場開蚌取珍珠,店主將珍珠做成簡單飾品,有點像開盲盒。

  林女士是南京某後備箱文化公司的主理人,負責後備箱集市的活動策劃和日常管理,白天她的職業是HR。她認為疫情期間大家內心承受很多壓力,都有外出的社交需求,後備箱市集給了年輕人豐富的交友機會,邊吃邊逛,有一種回到小時候趕集的感覺。另一點是油價上漲,車別閑著,二次利用,做個有自己特色的汽車攤位也不錯,時間地點靈活,再加上文化、交友和賺錢三不誤。

  比如一些車隊中,甚至有攤主用豪車出攤,270萬的賓利飛馳後備箱用來賣鮮花,或者180萬的保時捷911攤位,賣著10塊多的涼粉。這類攤主,看起來更像是體驗生活,為自己的實體店打些廣告。

  潮水過後

  但甄瑞劍的火爆生意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五馬渡汽車後備箱文化市集正式啟動前,從4月起,城管在五馬渡駐足了半個月,甄瑞劍和車隊開車東躲西藏擺了半個月攤。大家不想過貓捉老鼠的日子,只能商量著怎麼轉型。

  轉型並不容易,畢竟不同於以往街道旁的地攤,後備箱集市的場地選址和車隊規模,都對集市的氛圍感營造和消費者體驗很重要。比如五馬渡是南京後備箱市集最初火起來的地方,這裏位於幕府山北麓,比鄰滾滾長江,具有自然風光優勢,還有是曆史悠久的地理做表,能吸引市民遊客放鬆休閑。同時,一般需要20~30輛的車店聚在一起,才能稱之為“集市”,形成規模性集體出攤,帶來更多客流量。

  不能長期駐守五馬渡後,車隊隊長們開始跟市內的商場或公園一類的休閑場場地對接洽談。疫情期間,商場或公園也因客流量下滑,願意給後備箱集市提供場地,不同的是,加入後備箱集市的車主需要每次出攤交30~50元不等的管理費,最火爆的時候達到100元。袁興作為車隊隊長,也給自己的車隊洽談過這樣的合作,在他看來,這個管理費用遠遠低於鬧市區商場每月上萬的店租,如果經營得好,也能雙贏。

《已是香港明日》劇照
《已是香港明日》劇照

  也是從那時起,為了規範經營,甑瑞劍和袁興知道的車隊,都開始製定一系列規則,比如車主需要提前向管理部門遞交報備文件,餐飲攤主要申請衛生經營許可證,提交個人信息和健康碼。每次開市前,每一處攤位下面都要自備的塑料地墊,收攤時大家再一起打掃衛生。

  但經曆了一番整頓,今年6月以來,後備箱市集的人氣卻不複從前。因為大量後備箱店舖湧入後,消費者失去了新鮮感, “商業化嚴重”“價格高、口味平平、賺快錢”“沒意思”,成了很多人對後備箱擺攤的評價。大潮之下,袁興的車隊中有15%的車主退出了。甑瑞劍跟不同的車隊拚攤,偶爾也進入袁興的車隊里。

  他倆都想再堅持一下。袁興說,自己今年35歲了,播音主持專業出身,原本是一名商演主持人和演員。受疫情影響,商業活動主持銳減,他如今每個月只能出場三四次,收入降低一半。去年7月,他的孩子剛剛出生,家中開銷將他壓得喘不過氣。後備箱擺攤,已經是袁興的第三份工作。對他來說,後備箱市集能帶來更多元的生活體驗,但更重要的,還是補貼家用。

  和袁興一樣,賣榴蓮也是甄瑞劍的第三份工作。他今年30歲,已經有個2歲半的兒子,除了在兒童益智教育培訓中心當孤獨症康複老師,週末還接些婚禮主持的活兒。此前2020年疫情剛暴發時,甄瑞劍工作的培訓中心停課大半年,妻子又休產假在家,夫妻兩人算是放了個長假,積蓄耗得所剩無幾。甄瑞劍說自己以前不用信用卡,但資金周轉不過來,今年也成了卡奴,每月要多還2000元。

  6月後,甄瑞劍的烤榴蓮店也受到衝擊,雖然調整了幾次價格,單份從32塊降到28塊,還是無力回天。擺攤收入不穩定的時候,他甚至連著幾天,每天賠了100塊。但還貸的壓力讓他不想放棄後備箱貨攤,也捨不得那輛改裝的鈴木昌河北鬥星。

  有時候,賣不出的榴蓮甄瑞劍不想浪費,就自己吃掉或分給周圍的攤主吃,但周圍的攤主已經換了幾波人。市場飽和度高的漢堡店、三明治店或提拉米蘇店,在價格戰中精疲力竭。提到這件事,甄瑞劍還有些不好意思,“最近我也有點吃膩了。”之前他的火燒榴蓮口味是原味和芝士味,夏天到了,他尋思再做個冰冰涼榴蓮。

《一頁台北》劇照
《一頁台北》劇照

  在6月“洗牌期”,甄瑞劍不知道快進快出的後備箱車主們虧了多少錢。沒有客人來的時候,甄瑞劍做些b-box的直播表演或者和一起出攤的朋友聊聊天,但6月以後堅持出攤的車主情緒都不高。

  但還有更多的人瞄準這個行當,查看百度指數,“後備箱”這個此條的搜索指數,是從今年4月開始猛漲的。而到了6月中旬以來,與“後備箱”關聯搜索的詞語里,搜索頻率上升的有“地攤經濟”“提拉米蘇”“市容市貌”“馬蹄糕”和“夜經濟”。

  經曆了爆火和爆火後的冷清,如今甄瑞劍顯得更冷靜了,他說自己將固定堅持出攤, “打三份工確實有點累,但疫情以後,我就想家人平安。我賺點錢補貼家用,養兒子,讓生活更好點。人要有耐心,一步一步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