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耶高斯:希望拿度康複 現在和祖高域有兄弟情誼

2022年07月09日07:00
在溫網男單決賽之前,克耶高斯在Ins上發佈了一張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在溫網男單決賽之前,克耶高斯在Ins上發佈了一張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在拿度因腹肌撕裂傷宣佈退出本屆溫網之後,克耶高斯以一種非同尋常的方式完成了個人職業生涯突破—首次鎖定大滿貫男單決賽入場券。在決賽開始前,克耶高斯稱自己甚至緊張到睡不著覺,不過對於拿度的退賽、還有最後決賽,他有著很透徹的看法。

  談拿度和準決賽,“這不是我想要的進入決賽的方式。作為一個競爭者,我確實想要打這場比賽。我以前和拉法有過很多精彩對決,我們也都擊敗過對方,我真的很希望看看最新篇章會如何推進。顯然,你也永遠不希望看到,像拉法這樣對網球運動如此重要的人,因為這樣的傷病而倒下。他經曆了一個艱苦的賽季,我只是希望他能夠康複,我相信,會有機會在大賽中再次與他交手。”

  談祖高域,“我們現在肯定有一點兄弟情誼在,這很奇怪。我想每個人都知道有一段時間我們之間沒啥情感存在,但每一次我們交手,都會被媒體大肆炒作,媒體和觀眾對此都很有興趣。我感覺自己是唯一一位在今年澳網力挺他的球員,這在某種程度上贏得了尊重,不是在球場上,而是現實生活里,有人為你發聲。我們會在Ins上發私信,這很奇怪。不過本週早些時候,諾瓦克還說,希望我能在週日再見到你之類的話。”

  談決賽感覺,“我過於興奮了,所以前一天晚上可能只睡了一個小時,我已經感到自己非常緊張了,而通常情況下我是不會感到緊張的,並且還有些焦慮。我知道很多人希望我能有出色發揮,希望我今晚能睡個好覺。”

  “我滿腦子都是關於溫網決賽的各種想法,甚至有點坐立不安。想該怎麼打球,也會想贏了會怎樣,輸了會怎樣,所以的一切。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在大滿貫賽場你就是要披荊斬棘,勇往直前,因為你自己也不知道結果會是怎樣,真的有可能距離出局只差4分,然後11天之後就進入了決賽。”

  “現在我可以說,週日無論輸贏,我都會很高興,因為這是一個很棒的成就,我以為自己永遠不會成為其中的一部分,特別是我今年已經27歲了,對我來說,這應該是我職業生涯的後期階段,我確實沒想到會闖入到大滿貫單打決賽,而現在我有了一次衝擊冠軍的機會。我現在只是為自己感到驕傲,決賽我會全力以赴,然後再看會發生什麼!”(Amber)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