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技術性“入熊” 華爾街上演多空對決

2022年07月08日00:09

除了經濟衰退陰霾,高油價自身也對需求造成了一定衝擊,美國汽油消費出現旺季不旺的現象。

隨著經濟衰退擔憂日益升溫,疊加強勢美元等不利因素,國際油價已經從高位回落,布倫特原油、美國原油雙雙“破百”。

美東時間7月6日,布倫特原油期貨一度跌破100美元大關,為4月25日以來的首次。而在此前一天,美國原油期貨已率先跌破100美元。6日兩大指標原油期貨都收於4月11日以來最低,連續第二天處於技術性超賣區。

與今年3月8日的收盤價高點相比,紐約原油期貨下跌20.35%,布倫特原油期貨下跌21.32%,兩者均跌入熊市。

石油行業高級經濟師朱潤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經濟衰退擔憂目前還只是停留在預期的階段,還沒有真正成為事實。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本輪經濟衰退最終將成為現實的概率遠遠大於不衰退的概率。隨著經濟衰退的到來,全球將面臨石油需求滑坡,國際油價在進入一個新的完整週期前可能還有較大的調整空間,需要經曆一段較長的時間。但另一方面,即使國際油價出現了大跌,但依然還處於相對高位。

新紀元期貨研究所所長王成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對原油市場而言,供給曲線邊際趨穩,需求曲線顯著左移,這意味著價格的坍塌。全球大宗商品受“供給衝擊”完成了泡沫化發展過程,在經濟看衰之際,“需求收縮”驅動暫時蓋過“供給衝擊”,成為目前市場的主要矛盾。

在油價“破百”過後,未來仍存在不確定性,7月7日布倫特原油和WTI原油已開始小幅反彈。對於未來而言,供給衝擊和需求減少這兩股力量的強弱將決定接下來油價的走勢。

多重利空拖累國際油價“破百”

雖然供給端尚未穩定,但是交易員已經將更多的注意力轉移到需求端,擔憂經濟衰退將削減原油需求。

面對數十年未見的高通脹,美聯儲等央行開始大力加息。王成強表示,美聯儲已經分別在3月、5月、6月升息25基點、50基點和75基點,並且在7月28日仍有93.3%的概率升息75基點,對抗通脹成為美聯儲頭號目標。

與此同時,美國經濟也出現疲態。6月29日,美國商務部公佈的最終修正數據顯示,2022年第1季度美國實際GDP按年率計算下降1.6%,較此前公佈的修正數據下調了0.1個百分點,是疫情危機以來首次轉負。王成強認為,由於近來美國經濟數據疲弱,金融市場積極交易“經濟衰退”。同時美國長短期國債收益率出現多次倒掛,預示未來一年內可能存在經濟衰退風險。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Fawad Razaqzada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各國央行目前一心一意降通脹,大舉緊縮銀根,希望在一定程度控制住通脹,即使付出衰退代價亦在所不惜。越來越多的分析師預測,許多主要經濟體將在未來數月裡陷入負增長。需求減弱的擔心開始壓過供應緊張的憂慮。

Razaqzada分析稱,從最近的宏觀數據判斷,美國經濟陷入低迷的時間可能晚於歐元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美國經濟衰退的程度可能不高,但無人保證不會是一次長期衰退。事實上,居高不下的通脹可能束縛美聯儲,使其不能在經濟衰退時迅速寬鬆銀根。也就是說,高通脹時期出現的衰退,持續的時間或許長於其它情況下出現的衰退。

除了經濟衰退陰霾,高油價自身也對需求造成了一定衝擊,美國汽油消費出現旺季不旺的現象。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佈的數據顯示,除2020年因疫情導致需求暴跌以外,上週的汽油消費量達到了2014年同期以來的最低點。過去兩週,燃料的庫存量增加了400多萬桶,而往年這個時候庫存通常是減少的。

此外,美元走強也是在最近幾個交易日拖累油價下跌的另一個重要因素。美元指數6日突破107關口,創2002年以來新高,歐元則跌至20年新低。

朱潤民分析稱,強勢美元疊加高油價,這必然對需求產生強烈的抑製作用,這在美國能源信息署的周度數據上已經有比較明顯的顯現,美國駕駛季石油消費旺季不旺。不過,在供應問題仍未解決之際,國際原油價格“破百”僅是從需求端反映出來的,並不是平衡、可持續的價格。

和對經濟週期更敏感的工業金屬相比,原油的表現已經相對較好。王成強對記者表示,美元指數飆升至20年新高,美聯儲連續加大升息步伐,收緊金融環境,直接誘發有色金屬崩跌,其錄得次貸危機以來最大單季跌幅。其中,有“經濟晴雨表”之稱的銅,已跌回1年零7個月前的低位,脫離歷史高位,最大跌幅超過30%。儘管基本工業金屬自身供需基本面沒有實質性逆轉,但宏觀經濟和資金避險需求已經攪弄了風雲,影響了未來預期。

在王成強看來,原油跌幅顯著低於工業金屬,前者僅抹去數月漲幅,後者則抹平逾一年漲幅。地緣危機尚未解除,原油投機性風險溢價仍存在。此次原油大跌可能是對需求收縮的滯後反應,國際原油市場從“供給衝擊”到“需求收縮”焦點切換,觸發了高價補跌。

華爾街的分歧

在油價回調之際,目前華爾街已經對後市走勢出現巨大分歧,供應端和需求端均存在巨大不確定性。

從供應端看,俄羅斯供應成最大不確定性。摩根大通分析師Natasha Kaneva預計,假如G7實施俄油上限的舉措,俄羅斯報復性減供,可能導致布倫特原油在極端情況下飆升至380美元。

高盛則評論稱,由於全球供應缺口尚未解決,油價已經“超調”,油價因經濟衰退擔憂而出現暴跌還為時尚早。高盛全球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rey Currie維持布油140美元的目標價,稱現貨市場的緊張狀況為史上之最,可用庫存極低。

另一方面,從需求端看,花旗集團全球商品研究主管Ed Morse卻給出了一個截然相反的預測:如果全球出現嚴重影響石油需求的經濟衰退,到今年年底,原油價格可能跌至每桶65美元;到2023年底,原油價格可能跌至每桶45美元。

能源研究機構Rystad Energy分析師Louise Dickson表示,在需求走弱的同時,石油公司已逐漸通過增加產量來應對每桶100美元的油價,因此在今年晚些時候可能會看到更多原油進入市場,從而進一步壓低價格。

總體而言,隨著經濟放緩甚至衰退,石油需求會受到抑製,但現階段庫存不足和煉油廠產能緊張將在今年下半年為油價提供支撐。德銀預計,到今年第四季度,布倫特原油將維持在110美元/桶的附近。到2023年,經濟大幅放緩將使油價回落至90美元/桶。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師Stephen Brennock評論稱,對經濟衰退的擔憂引發了恐懼,但是,其實石油基本面依然穩固。

一些投行著眼於“供給衝擊”,給出極高的價格展望,另一些基於“需求收縮”,給出極低的價格前景。這種展望的兩極分化,反映出當前市場環境的複雜多變,價格驅動將在供需兩端左右搖擺,這決定了油市高波動將是常態。王成強展望道,從長期來看,在能源經濟政治化、國際貿易逆全球化等問題影響下,原油市場可能會熊短牛長。

(作者:吳斌 編輯:林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