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辭職,誰會是“下一位”英國首相?

2022年07月08日12:37

  “辭職大潮”引發連鎖反應,令英國政治機器陷入一片混亂。

▲英國首相約翰遜同意辭職。圖/新華社
▲英國首相約翰遜同意辭職。圖/新華社

  文 | 陶短房

  7月7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終於經受不住巨大壓力,宣佈辭去執政黨保守黨黨領職務,這意味著他也將在不久後自動失去首相職位。

  “比戴卓爾夫人還戀棧”

  格林尼治時間當天上午,英國廣播公司(BBC)率先獨家披露了約翰遜“鬆口”的消息,不久,約翰遜正式發表了辭去保守黨黨領職務的講話,並感慨“沒有誰是不可替代的”“辭職的示範連鎖效應無法遏止”。

  這和他在僅僅一天前所多次宣稱的“我背負著多數選民信任”“黨內人才濟濟無懼有人辭職”形成鮮明對比。

  此前,因約翰遜在諸如“派對門”和北愛爾蘭事務、英歐交涉等問題上屢屢觸犯“政治不誠信”大忌,已引發黨內一眾后座議員強烈不滿,並在6月5日觸發執政黨議會黨團“1922委員會”首相彈劾機制。儘管約翰遜涉險過關,但多達148名黨內議員投票支持彈劾,仍嚴重動搖了約翰遜在保守黨的執政基礎。

  此次,約翰遜在明知心腹平徹惹上猥褻風波的情況下,仍執意提名其出任保守黨副首席黨鞭要職,且在醜聞曝光後一度保持緘默,直到醜聞見報已近一週後才通過視頻做出了姍姍來遲的道歉。

  這使得約翰遜再觸“政治不誠信”大忌,這是遠比平徹事件本身更令保守黨政要惴惴不安的惡劣行為。因此,這直接引發了包括衛生部長賈維德、財政部長蘇納克、教育部長威爾·昆斯等重量級人物在內,多達50名以上閣員及工作人員的辭職。

  最初約翰遜表現得極為“頑強”,非但多次公開表示不會辭職,更兩次安排“後備”補缺,甚至在已有40名左右閣員及工作人員辭職情況下,“怒裁”一直和自己作對的住房和社區部長戈夫。

  但當更多重量級內閣成員,尤其是走馬上任不到48小時的前衛生部長、現任財政部長紮哈維“含淚辭職”,給了約翰遜最後的沉重一擊,迫使其最終放棄抵抗,以免遭受更大羞辱。

  充滿混亂的48小時里,辭職“逼宮”的人員不下50人,大大突破了英國代議製政治史上官員辭職“逼宮”的紀錄。

  加上7月5日有民調顯示、英國選民高達69%對約翰遜辭職的支持率,令約翰遜再無其他退路。

  1990年,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在涉險擊退“1922委員會”彈劾動議後,鑒於支持彈劾者實在太多,遂在一天后主動辭職,保住了最後的政治體面。此次約翰遜的辭職速度,讓很多人戲稱其“比戴卓爾夫人還戀棧”。

  當前,后座議員正推動修改規則,允許立即提前舉行下一次“1922委員會彈劾”(原本需間隔一年),而低迷的民意支持率,又讓幾乎所有保守黨政要都不敢附和其解散議會、內閣,以免連執政黨地位也輸掉。

▲7月7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倫敦唐寧街10號門前發表講話後離開。圖/新華社
▲7月7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倫敦唐寧街10號門前發表講話後離開。圖/新華社

  “現在走還是10月走?”

  “辭職大潮”引發連鎖反應。突如其來的一幕令英國政治機器陷入一片混亂。《獨立報》披露,由於政府官員、尤其大量低階官員紛紛辭職,甚至不少“後備”剛接任又旋踵辭職,導致英國多個政府職能部門癱瘓。

  一位英國政府官員承認,他們“毫無頭緒,根本無法工作,內閣完全成了一具殭屍”。前科學部長弗里曼稱,如此混亂令政府面臨“憲法危機”,嚴重損害英國國際聲譽,並導致英國在世界舞台關鍵談判中喪失權威。

  有分析家認為,未來一段時間混亂仍將持續。因為不少關鍵部門缺乏主官,而另一些主官如外交大臣特拉斯,明顯忙於爭位而無暇顧及本職工作。

  儘管在新黨領、新首相產生前,各空缺崗位都會被補齊,但誰都知道,一旦確定的新黨領、新首相就位,這些“救場後備”中絕大多數註定只能是匆匆過客,他們當然不會有太大的工作積極性。

  事實上,就政府層面而言,尚不能輕言“善後”——因為直到10月,英國首相仍然是約翰遜。由於約翰遜在最後關頭選擇了黨內交接的“溫和”形式,下任首相將仍由保守黨從現任下議員中選出一位新黨領接任。保守黨計劃在9月舉行新黨領遴選,並在10月保守黨會議上完成新舊黨領、首相的交接。

  絕大多數分析家認為,由於已成“瘸腿首相”,約翰遜在卸任前的幾個月裡將不太可能繼續在內政外交上冒險。

  其中,內政方面擬定的若干節能、削減福利和平抑物價計劃可能擱置,把包袱甩給繼任者;外交方面,內部爭議不大的涉俄烏衝突政策將延續,而爭議巨大的英歐關係領域喧囂將趨於沉寂。

  至於蘇格蘭、北愛爾蘭事務,則“樹欲靜而風不止”,在當地政壇、民意已被挑動的形勢下,不論約翰遜或其接班人都註定難以輕易過關。

  而反對黨工黨領袖斯塔默和自民黨領袖戴維則擔心,約翰遜留任首相至10月,可能導致他在此期間強行通過立法,因此敦促他“立即徹底離開”。

  一些保守黨內人士和內閣成員也呼籲暫時由副首相拉布擔任看守首相,而不是讓約翰遜留任到10月。因此在未來一段時間,圍繞“約翰遜是現在走還是10月走”,恐怕還將有一番博弈。

▲7月7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倫敦唐寧街10號門前發表講話。圖/新華社
▲7月7日,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倫敦唐寧街10號門前發表講話。圖/新華社

  誰會是“下一位”首相?

  最早跳出來宣佈競爭保守黨新黨領職位的,是司法部長佈雷弗曼和下議員貝克。但分析家普遍認為,他們兩人“份量”過輕,攪局有餘,“搶戲”不足。

  有民調顯示,保守黨內民調支持率最高的繼任人選,分別是國防大臣華萊士和國際貿易部長莫當特,以及此輪“逼宮”大潮中第二個辭職的前財政部長蘇納克。

  分析家們認為,華萊士風格和約翰遜反差很大,民調支持率高,如果參選希望很大,但他未必有參選意願。

  蘇納克施政口碑一度不錯,但因近期的高通脹率致其聲望受損。新“黨領”遴選是黨內選舉,他在黨內和后座議員中的高支持率有很大幫助,但他也未必願意參選。

  莫當特也是熱門繼任人選,因為其人氣不錯,且曾經支持約翰遜的政敵亨特,帶頭批評約翰遜此前的失信醜聞,以直言不諱著稱。如果參選,他也有一定競爭力。

  賈維德曾經是被廣泛看好的人選,但他2019年衝擊保守黨領失敗後競爭力有所褪色。

  而外交部長特拉斯在風波中表現圓滑,宣佈支持約翰遜卻縮短了訪問印尼行程匆匆趕回。她在民調中競爭力列第四,但和前三名間差距很大。她早早為參選首相做準備,刻意模仿戴卓爾夫人造型。英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強硬受到選民好評,這對她有利,但她當選概率小於前面三人。

  前衛生部長亨特一直是約翰遜政敵,但此次風波他未能第一時間站出來會令其上位概率大減。

  紮哈維能力和公眾形像一直受好評,但此次風波中他先是匆忙同意為約翰遜救火,不到兩天后又轉而辭職,這會令其人設受損。此外這位前伊拉克難民一直被質疑財富來源不當。

  相對中間派的下議員圖根哈特、擁有小而堅定核心團隊的內政部長帕特爾都屬於冷門,當選概率微乎其微。

  至於副首相拉布,人們意見不一。大多數分析家認為,如果約翰遜在此次“平徹事件”發酵前主動讓賢,就可以通過首相指定或自然接替等程序,安排拉布接班。

  但此番約翰遜是被辭職大潮逼退,而拉布直到“船沉”都選擇和約翰遜同進退,這讓他無形中喪失了“後備接班”的法理和黨內支持基礎。其成為約翰遜接班人的概率,要低於華萊士、莫當特、蘇納克“三強”。

  撰稿 / 陶短房(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