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5載|雷鼎鳴:25年來經濟不過不失 發展創科成新增長引擎

2022年07月07日15:47

雷鼎鳴以「不過不失」來形容香港過去25年經濟發展。圖:橙新聞

【橙訊】香港開埠以來至回歸前,由一個小小漁港蛻變為商業城市及金融中心,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可是回歸25年以來,發展步伐反而似放慢了。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前系主任及榮休教授雷鼎鳴,以「不過不失」來形容香港過去25年香港經濟發展,因為金融發展已經成熟,相信創新科技將會成為下一個經濟增長引擎。

在過去25年,本港經歷金融風暴、金融海嘯、「沙士」等事件,雷鼎鳴對1997年的金融風暴,直至1998年9月,港元四度被人狙擊一事最有印象。他憶述,1996年科技大學舉辦了東亞經濟學研討會,剛剛好談到匯率,他與現任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副教授關蔭強合作寫了一篇文章。當年金管局相信「自動調整機制」,如果有人沽空港元,資金將流出,令香港利息提高,變相再吸納金錢進來,認為不會有人狙擊港元。

1998年港府入市打大鱷,左起為時任財經事務局局長計仕仁,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及金管局總裁任志剛。資料圖

雷鼎鳴稱,當時他認為儘管相關說法正確,但條件是外界對港元有信心,如果有人認為港元利息高企的原因是有崩盤危機,儘管利息升至100厘,也不會有人持有港元,「自動調整機制」並未考慮到對港元的觀感。港元被狙擊後,終在1998年9月改善機制,杜絕炒家。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1997年至2021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由約13,700億港元上升至約28,700億港元,期間增長超過1倍。不過,過去24年間,扣除通脹因素後,實質經濟年均增長率為2.7%,雷鼎鳴稱,與歷史比較這是一個倒退的數字。「24年間(人均名義GDP)上升了67%,扣除了通脹,平均每人上升2.16%,跟香港歷史比較,以前是升6%至8%,所以跌了很多。」

1997年至2021年期間,香港GDP增長超過1倍。圖:橙新聞

從香港人收入中位數看,雷鼎鳴指,回歸以來香港人工中位數升幅達101.4%,升幅與GDP增長率相約,但如果計及通脹,1997年至2021年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升了35.9%,因此月薪中位數僅上升47.2%,平均每年上升1.62%,稍為低過人均實質GDP的升幅。「數字來看不是很好,但主要看跟甚麼地方比較,比歐洲及美國為好。」雷鼎鳴說。

雷鼎鳴認為,本地經濟增長的計算方法一直存在一大問題,就是樓價,因為本港當計算物價時,是使用租金估算,而不是樓價,未有計及樓市上升對市民生活負擔上升的影響。他解釋,樓價於2003年「沙士」觸底反彈,大約在2011年至2012年,重返1997年高位,在之後的10年時間,樓價又升了九成。

本港CPI於去年12月報112.1點,相較97年累升約36%。圖:橙新聞

2021年首季港人收入中位數為17,600元,較1997年增長76%。圖:橙新聞

「這非常厲害,對於一般人的感覺,日常生活的消費屬可負擔範圍,但樓價愈來愈不能夠負擔,能買樓的能力距離愈來愈遠,所以出現怨氣。」雷鼎鳴又指,年輕人的薪水升幅比起其他年齡層更少,15至30歲人口收入上升幅度,較其他組別低逾10%。

雷鼎鳴同意必須在供應下手,才能解決樓市問題。在2003年樓價大跌,政府為支撐樓價而減少土地供應,導致2000年之後的填海量大降。另外政府與環保團體打官司,也限制本港填海造地。雷鼎鳴又提到,2004年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及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合力草擬了一份文件,若要填海需滿足一堆條件,而該等條件均難以實現,變相是不鼓勵填海。

他指,整個香港加起來一共填海7,000公頃,當中6,000多公頃是在2004年之前填海:「香港歷史是填海史,沒有填海的話,又沒有發展新的土地,弄了一弄便用光土儲。」

雷鼎鳴指過去20年香港大幅減少填海造地。

雷鼎鳴批評,政府拿地發展速度極之緩慢,由概念出現、到第一批市民入住一個地方,2000年之前大概需時7年半左右,但2000年之後,儘管過程「順利」,平均也需要17年半。以他所知最長的例子,是洪水橋其中一個部分,足足需時48年。「要環評、又要諮詢,速度比以前要慢,諮詢幾年後,最後的建議跟未諮詢的時候沒有甚麼大分別,為的是解決政治問題。」

談到特區政府在過去25年的經濟決策,雷鼎鳴直言,政府最大一的政策是改善聯繫匯率基制,令到金融、匯率穩定,改善金融環境。他形容,政府過去的長期政策傾向審慎理財,稅率亦低,已經幫到香港經濟發展,同時基本上沒有關稅,是促進香港經濟發展的基礎。

回歸以來內地亦幫助香港經濟發展,例如2003年推出的緊密經濟夥伴協議(CEPA),就是內地惠及香港的措施,讓人到內地時能享有相當多的優惠。

內地與香港於2003年簽訂CEPA自由貿易協議。

香港擁有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的獨特優勢。雷鼎鳴指,目前中國經濟發展鼎盛,西方國家經濟萎縮或增長很慢,香港未來的發展,要看懂不懂利用百年難得一見的機遇。他又提到在中美角力下,「美國會不會沒收香港儲備呢?她可以做得到。以前我們不會這樣想,但近年美國已沒收過其他地方的儲備,香港要承受風險」。

雷鼎鳴認為,香港金融服務業仍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佔香港GDP接近22%左右,但金融業已成形,不會再飛快擴張;另一支撐香港經濟是進出口貿易及物流業,但其重要性較以往低,所以未來發展方向將會是創新科技。他指出,香港的大學有不少人才,以資金及論文出產量的比例,實際上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差不多。不過,由於欠缺生產鏈,儘管研究上取得進展,卻不能將成果帶出實驗室,間接令香港難以留住人才。他認為香港不能再孤立地做科技研究,必須要跟珠三角、大灣區結合,拉人才來香港,辦創科基地,才能好好應付未來經濟發展。

圖:法新社

更多推薦文章

回歸25載|零售經歷數劫靠自由行重生 邵家輝:新冠疫情後冀港珍惜旅客

回歸25載|黃國英:港股市值增長高非原地踏步 去年低潮市場超鎮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