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控訴家暴的餘秀華,不該被冷嘲熱諷

2022年07月07日15:07

▲7月6日晚,餘秀華髮微博稱被家暴,被抽了上百個耳光。目前該微博已刪除。截圖來自微博@餘秀華
▲7月6日晚,餘秀華髮微博稱被家暴,被抽了上百個耳光。目前該微博已刪除。截圖來自微博@餘秀華

  新京報評論員 劉昀昀

  近日,詩人餘秀華在微博發文稱,遭小14歲的伴侶楊某家暴,曾被抽上百個耳光。7日淩晨,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她害怕楊某天亮來找她,並聲稱“我要出去躲躲,不出去的話會被打死。”

  餘秀華自述被家暴的消息一出,便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自2015年憑藉一系列愛情詩成名後,餘秀華的名字便伴隨著不少爭議活躍在輿論場上。她發表新詩集、離婚、表白被拒、戀愛等等,都被置於公共討論的框架下,一再成為輿論焦點。

  此次家暴風波中,很多人紛紛表示“心疼餘秀華”,並鼓勵支持她拿起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可以看到,網友們的同情背後,也是在表達對家暴的零容忍態度。網友關注餘秀華家暴風波,是希望此事能得到一個妥善的解決。

  但在同情聲之外,也有一些質疑餘秀華的聲音,甚至以冷眼旁觀的嘲諷態度看待這次的家暴風波。

  餘秀華的“出場”,確實總是伴隨著不小的爭議。她從一個行動不便的腦癱患者,到成為大眾所關注的詩人,身上總是圍繞著關於“愛情與慾望”“殘疾人和正常人”的討論。尤其是,今年已經46歲的餘秀華,依舊勇敢地、義無反顧地追逐愛情。這樣的嚮往,在部分人眼中成了“另類”。

  如今,這個追逐愛情的“大齡女人”疑似遭遇家暴,便成了一些人的“笑柄”,好似她的愛情本就是一場可以預料到結局的鬧劇。

▲餘秀華。圖片來自微博@餘秀華
▲餘秀華。圖片來自微博@餘秀華

  一個書寫愛情的詩人,沒有擁有令人豔羨的愛情,這並不可笑,也不是供人閑聊的談資。必須得說明的是,任何一場不被看好的愛情,或者不被祝福的婚姻,從來都不是家暴的理由,更不是遭遇家暴後被冷嘲熱諷的原因。

  7月6日夜裡,餘秀華在微博上說,“我這一生,走得實在辛苦”。她走到今日,個中艱辛可想而知。經曆苦難的餘秀華,依舊嚮往愛情的餘秀華,實在不該被嘲諷。

  大膽說出自身的渴望,勇敢地去追尋,本就是個體的正當訴求。也正因此,無論是餘秀華義無反顧地奔向曾經相愛的男友,還是自述被家暴的遭遇,都應該得到正視。每個人都擁有享受愛情、婚姻的權利,同樣擁有保護自身生命健康、不被家暴的權利。

  目前,當地婦聯回應餘秀華家暴風波,稱她情緒穩定,暫無其他訴求,將與她保持聯繫。家暴是否屬實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調查,但在這件事情中,餘秀華理應被尊重。

  家暴並不是一個私人話題,對當事人的嘲諷更不是一種私人情緒,尤其是當其出現在公共討論的空間時,無疑將對當事人造成進一步的傷害。而從更廣泛的層面來看,這種嘲諷與看熱鬧的心態,不僅僅是對餘秀華的傷害,更是對家暴的縱容。

  面對家暴,《婚姻法》《民法典》等法律法規已經有了明確的規定,但更多的時候,其仍然需要道德上的約束。社會層面應該形成一種對家暴譴責、製止的聲音,才能最大程度消滅家暴的種子。

  每一個勇敢追求愛的人,都應該被尊重;每一次家暴的行為,都需要被嚴肅製止。餘秀華疑似被家暴風波中,跳出個體悲劇遭遇,關注保障被家暴者的群體權益,或許才是更高的價值所在,而不應該用冷嘲熱諷遮蔽了事件的本質。

  微博博主熱議

  相關新聞

  楊櫧策回應家暴餘秀華:能把愛她的人逼著打人,是我的錯嗎?(上遊新聞)

  針對餘秀華自述被家暴一事,7月7日,楊櫧策回應上遊新聞記者委託的第三人時說:“能把一個深愛她的人逼到動手打人,真的是我的錯嗎?”

  餘秀華46歲,楊櫧策32歲。兩人相識於2021年冬天,2022年1月1日楊櫧策宣佈兩人戀愛,4月29日楊櫧策和餘秀華拍攝了一組婚紗照,餘秀華5月從老家鍾祥市石牌鎮橫店村來到神農架。

  上遊新聞此前刊發的《餘秀華回應被小14歲伴侶楊櫧策抽上百耳光事件:天亮後就出去躲,怕被再打》報導顯示,7月6日晚10時6分,餘秀華在其微博發文稱,“其實,他對我很好,就是脾氣暴躁。在神農架的時候,520那天,一個女人給他發了1314、520、我心裡不舒服,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我給他扣帽子,就掐我脖子,差點掐死。如果他沒有刪監控視頻。應該還在。第二天,很多人去看我,他還是打了我。這一次,他不停說我兒子是傻X,我罵他女兒,他抽了我上百個耳光。可能我人品不好,配不上他。他回神農架了,謝謝他的陪伴,祝福他找到更好的!”

▲楊櫧策和餘秀華。圖片來源/網絡
▲楊櫧策和餘秀華。圖片來源/網絡

  7月7日上午,上遊新聞記者委託第三人與楊櫧策對了話。

  第三人:你看到餘秀華的微博了嗎?

  楊櫧策:看到了,她可以黑我,隨便黑,我還愛她,讓她踩在我肩膀上吧。

  第三人:你打了她嗎?

  楊櫧策:打了,沒有她說的那麼厲害,打了十幾個巴掌,沒有掐脖子,沒有罵她兒子是傻X。但我打她的時候不是沒有分寸,如果失控,她就發不了微博了。

  第三人:無論如何打人不對,為啥要打人?

  楊櫧策:打人是不對。但有隱情:她酗酒,酗酒後她的行為失態;她罵了我家所有人,不止是女兒;她用極其粗俗的語言侮辱我人格後,說要去找別人,我這才沒忍住,扇巴掌十幾下,有重有輕,但還算有分寸。

  第三人:你可以合理處理此事,為啥要動手?

  楊櫧策:我知道動手就是錯,但當時那種場景下,很少有人能忍住。我們在6月底就有矛盾了,那時候我一直克製。我至今還愛她,她要黑我儘管黑。把一個愛她的人逼著動手打人,真的是我一個人的錯嗎?

▲楊櫧策和餘秀華。圖片來源/網絡
▲楊櫧策和餘秀華。圖片來源/網絡

  第三人:下一步如何打算?

  楊櫧策:想去西藏散心,我現在正在平複心情。從現在開始遠離網絡,不看網上的信息。

  第三人:遠離網絡你就沒法直播賣蜂蜜了。

  楊櫧策:賣蜂蜜毛收入十幾萬元,利潤五萬多。我沒花她的錢,我為她花了30多萬了。我是愛她才和她在一起。

  第三人:餘秀華說有人在5月20日給發“520”“1314”的紅包,是真的嗎?

  楊櫧策:是真的。但那個人是恩人,對我一直幫助很大。餘秀華看到後,趁我不注意,拿我手機,把人家所有家人都罵了個遍。

  第三人:這個時間這個節點,發這個紅包,確實會讓人多想。

  楊櫧策:那隻是恩人,之前買過我很多蜂蜜。

  第三人:你們拍婚紗照了,領結婚證沒有?下一步還能復合嗎?

  楊櫧策:沒有領結婚證。真的愛情不是靠結婚證約束的。現在不可能和好了,回不去了。

  第三人:你倆人身安全怎樣?

  楊櫧策:她有家人守著,我想過輕生,但不會的,我能堅持住。等心情平複了,我就只想安心照顧家人和女兒。

  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